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八   更新时间: 2017-12-24 21:21:33   字数:2041字

秋语拔出剑,做出了战斗的姿态。“我暮秋语从来就不会做背叛伙伴的事,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事,剑就是剑客最好的语言!师傅,我想说的话,就用剑来交流吧!”

“好小子,把我的话全都照搬过去了。不过这样也不赖,那就让我听听吧,你的语言。”

九海只用一只手拿剑,做出了只用一只手应敌的准备,明摆着要让秋语一只手。作为师傅,他知道秋语剑术生疏,几斤几两。

虽然秋语学会了一点点,但是仅靠这些,自己完全没有打败师傅的可能性,即使师傅只用一只手。

还没等秋语反应过来,九海就用刀柄怼向了他的小腹。秋语迅速用手中的剑身挡住了这一击,身体向后退了数步,跌在了地上翻滚出了很远。

这就是,仅仅用一只手的力量吗,不愧是“猩红死神”……

但是,即使如此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秋语聚集了一些剑气,模仿着九海的样子:“剑之所指,一字斩·劫!”

虽然已经有模有样,但是仍然无法敌过浪九海。他之前也说过,能学成这样已经不错,剑术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

“已经有进步了啊,那么……一字斩·劫!”

两道风暴相撞,激起了巨大的能量,秋语身上被划了数道伤口,倒在了地上。

“秋语……别再打了,这样下去你真的会死啊!”

“还……早得很呢!”

秋语把手放在心脏上,闭上眼睛,呼唤着那个人。

一片洁白的百合花从中,果然,那个美丽的女子再次出现了。

“拜托,请把力量借给我!”秋语把身体伏了下来,头顶着地恳求道。

女子问道:“虽然没问题,但是之前使用‘绝对之壁’已经对你身体的经络造成了阻塞,知道为什么从来到华夏开始你就无法使用力量吗?这是我对你的保护。再次给你力量的话会对你的身体产生损伤,而且也只有一瞬间而已。就算这样,你也还是要用吗?”

“拜托了!请把力量借给弱小的我……哪怕只有一瞬间!”秋语坚定的说道。

美丽的女子用白皙的手摸了摸秋语的头。“你已经知道保护周围的人了,果然,你已经长大了啊……”

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很伤感的感觉,但是却不知这种感觉来自于何处。

“去吧,秋语。回到你的伙伴身边。”

眼前一道光闪过,秋语的意识回来了。

果然,又能使用力量了。但是那个女人说过,只有一瞬间而已。

那么,就只好拼一下了,赌上这条性命。

九海惊讶的发现,秋语的身上散发着蓝色光芒,那光逐渐流向他手中的剑上。

把这力量外附在剑上,如果以我的身体能支撑的程度的话……

就10%好了!

“噢噢噢!”

秋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像一条隐风之龙一般向九海冲去!

“怎么会!这小子的力量……”九海下意识的两手抓住剑,“一字斩·破!”

“strike!”

一股巨大的爆破力量袭向了整个峡谷,大量的石块从两边掉落,封住了入口!

“怎么可能……难道之前一直都在隐藏实力,打算扮猪吃老虎吗?!”九海勉强挡下了攻击,双手居然有些颤抖!

“别大意啊师傅噢噢噢!还没结束呢!”

秋语的左脚脚踩在九海的剑上,九海居然无法移动剑,仿佛有千斤的重量压在上面一般!

他左腿一用力,高高的跃了起来,右拳向着九海的脸打去!

秋语用尽全力的呐喊和拼尽全力的一击!

“strike——!”

九海在拳头触碰到他脸的一瞬间拿起了剑,剑迅速就碎成了粉末,九海身后的石头居然开出了一个巨大的圆洞!

“这力量……”自从还乡以后,九海从没有如此慌张过。如果他刚才头部再向左偏离一点,恐怕……

秋语吐了口血,倒在了地上。

花笙见状,赶紧跑了上去。“你怎么样了,秋语!”

这个,真的是那个对剑术一窍不通的秋语吗?

“对不起啊……稍稍,有些做得过火了……”秋语在花笙的怀里无力得断断续续的说道。

然而,众人对秋语的怀疑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让大家更加怀疑,秋语就是告密者。

“浪九海,想不到你在家里待了这么久,脑袋都迟钝了啊。”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挡在了秋语面前,而他身后还带着大量的黑衣剑客们和一个穿着惹火的女子。

“悲眠先生……!”

悲眠蔑视的笑了笑,说道:“你们还真是愚蠢。无论怎么看,矮秋语都不会是那个告密者吧?如果他就是那个告密之人,那么他就在江南你我对峙之时在背后一刀捅死你然后逃之夭夭了。”

九海仔细的思考了一会,确实是这样。

“所以,你也该有所察觉了吧。告密者就在你们三个之中,珑灵,直烈,择炎。”

三人的表情都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惊讶。

“喂喂,悲眠,说话也要注意一下好吧?我们也是多年的老战友了,怎么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直烈首先不满的说道。

“没错,生与死都经历过了,怎么还会出卖自己至亲的伙伴!”择炎也对悲眠不负责任的话表示了怀疑。

最后,珑灵向悲眠问道:“难道你忘了吗,悲眠?我们零番队可是一家人啊!”

九海彻底陷入了迷茫之中。珑灵、择炎、直烈、秋语、花笙。

毫无疑问,那个人就在众人的中间,可是……

“哼,看错你了啊,浪九海。”悲眠说道,“其实那个家伙早就已经漏出蛛丝马迹了,只不过是你愚蠢没有发现而已。”

他从地上捡起了一片花瓣,接着说道:“从刚才开始,那个家伙就在一路扔着花瓣。这花瓣,就是那个家伙把敌人吸引过来的证据。”

“可是……那这又能证明告密者是谁呢?”

悲眠把那片花瓣放在九海的手上。“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九海颤抖着接过那片花瓣。

告密者的秘密就在这片小小的花瓣中。真相即将揭开!

小八说:

平安夜,你们都过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