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八   更新时间: 2017-12-25 21:11:48   字数:2168字

“我好冷……好冷……”

这下可急坏了秋语,比她胡闹还麻烦。明明身体滚烫,但却一直在说自己很冷。

秋语突然发现,她的胳膊上有一条浅浅的伤口。他惊讶的发现,伤口上往外流的居然是黑血!

这伤口的切痕很整齐,该不会是那时……被鸩的毒给……

鸩,是一种剧毒的鸟。据说它的羽毛放在酒里,瞬间就能化为一杯毒酒。

虽说那羽毛可能不一定真的是鸩的羽毛,否则她可能已经死了。

“曦烨好冷……这里好冷……”

看来她已经中毒了,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她真的可能会死!

这时,他想起了珑灵给他的小瓶子。

他打开瓶子,一股药香气扑鼻而来。里面有几颗药丸,秋语来不及多想,把药丸给她服下了一颗。

原来她叫曦烨吗……

这时,从小药瓶里掉出了一张字条。他把字条展开,上面草草的写着两个字:救我。

“对不起,秋语。”

他想起了临走前珑灵的那句话,更加觉得不对。

珑灵小姐的背叛,其中一定有隐情。

这时,她的呼吸已经不再急促,恢复了平和。但是她没有醒过来,意识模糊,嘴中还是说着冷。

他看到前方的山上点起了炊烟,一定有人家。

秋语背起曦烨,把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忍着自己的疼痛向前走着。

几片阴云挡住了太阳,冰冷的雨点从空中落了下来,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秋语为了不让曦烨被雨淋到,把她抱在自己怀里,用大衣和围巾把她的身体尽可能的裹了起来,而自己却被冰冷的雨水浇透,冷气就就像要渗进骨缝一般。

“喂……庶民……朕命令你,放开朕……”曦烨不知何时醒来,断断续续的说道。

“怎么可能啊!很快就有救了,我一定会救你的……”

山体因为被雨水的浸湿而变得很光滑,秋语几次尝试攀登都掉了下来。

“求求你了,放开朕……你是大傻瓜吗?这样下去,你会比我先摔死啊!”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曦烨抽泣着说道。

秋语再次站了起来,向天空大喊道:“不是说了吗,我暮秋语绝对不可能放开你!”

曦烨哭着哭着,迷迷糊糊的又昏迷了过去。

“混蛋……仅仅这种程度!”

秋语用围巾把她和自己绑在了一起,这样两只手就全部解放出来了。

然后,秋语徒手抓住冰凉的石块,向山上发起冲击!

石块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冰凉,不亚于在雪之原时的玄冰,冻的他的双手几乎失去直觉。

而且有些岩石经过时间的打磨,变的极其的锋利,稍有不慎就会给秋语的手上,身体划一个口子。

秋语不慎一脚踩在了一块已经松动的岩石上,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

“都到了这里……怎么可能还放弃啊!”

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住了岩缝中的荆棘!

“噢……噢噢噢!”

终于攀登上了最后一块岩石,周围再也没有可以攀爬的地方。

他摇摇晃晃的抱着曦烨,向炊烟处走去。

一个人看到了鼻青脸肿的浑身是伤的秋语吓了一跳,赶紧跑上来询问:“喂……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秋语没回答,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雨停了下来,天边出现了一圈美丽的彩虹。

秋语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自己身旁说些什么,声音不大但是他听得很清楚。

“这小子受的伤也很重。所以,这小子是全凭毅力爬上这里的啊。那个小姑娘还是不肯和我们说一句话吗?”

秋语努力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第一句话就是:“曦烨在哪?”

男人被秋语突然来这么一句有些诧异,但也瞬间恢复了平静。“她中了毒,不过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就放心好了。但是我看你怎么这么眼熟……”

秋语也点点头。“是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嗨!我想起来了,之前在赌场的时候见过,你是那个人的徒弟吧。”男人突然想了起来,说道。

秋语也想了起来,说道:“啊,是您……”

这是那时在赌场里遇到的那个运气好到爆的爆炸头,虽然最后被师傅使诈打败了。

但是总感觉和那时有些不太一样……

“是发型,发型啦。”他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说道。

那时的爆炸头已经变成了向后梳的飘逸长发,眼睛深邃得就像能勾人魂魄一般,是个俊朗的男人。

而且看到他的衣着,黑色的貂皮,加上脖子上戴的狐狸围巾,身高七尺有余,就知道他不是个平凡人。

“我叫白炫晨,算是这个山寨的老大。你呢?喏,吃糖。”

“我叫暮秋语……”秋语接过糖,说道。

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白炫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那个女孩。”

到了一个房间门外,耀晨敲了敲门,也不等里面的人回应便推开了门。

一个白衣书生打扮的人见到他,说道:“大哥,你总算来了。她根本不吃药……”

而床上坐着的曦烨看到秋语,赌气的表情变得开心起来,起身向他扑去。“秋语!你终于来了!”

“疼疼疼……”

炫晨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两个的感情还真好啊,我们先出去了,把药吃了后就来主寨见我吧!”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后,秋语端起药碗说道:“总之先吃药吧。”

“太苦了,不吃!”

“不吃药伤可不会好哦,陛下”

曦烨说道:“不用再叫朕陛下了!我……不对,朕特别允许你叫朕的名字!朕的名字是……”

“好了,曦烨。在我面前的话,不自称‘朕’也没关系哦。”

“唉?!秋语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秋语故弄玄虚的说道:“我能看透你的内心哦,曦烨要是不吃药的话,我就把你的小秘密说出来。”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嗯……好,我吃。你喂我。”曦烨张开小嘴,脸红红的等着秋语喂她吃药。

秋语一匙一匙的喂她把药吃完,药苦得她直皱眉。

他把曦烨嘴边的药液抹去,问道:“很苦吧?”

曦烨用力摇摇头。“不苦!秋语喂我的话就一点也不苦!”

“那这个我就自己吃喽。”秋语拿出糖,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糖!快点喂我!”

秋语剥开糖纸,放进了她的口中。看着她满足的表情,秋语欣慰的微微一笑。

她已经向自己敞开心扉了,慢慢地,她或许也会像常人一样回归正常的生活吧。

小八说:

圣诞节快乐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