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18 12:49:12   字数:2011字

“就是,就是。”卡拉米也是小声的附和道。

杜晓恨铁不成钢的瞪眼,这小精灵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是沉默是金么,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往枪口上撞?能感知到杜晓想法的卡拉米,身形又是一晃,差点从杜晓的耳膜边缘跌进耳廓深处。

“主人……”险险站稳身子的卡拉米,扶着杜晓的耳膜,可怜兮兮的发声。

杜晓和潘西这个时候,倒是有几分战斗连队的默契,同时冷哼一声,谁都没搭理她。

卡拉米可怜兮兮的在杜晓的耳朵里盘腿坐下,她现在可不敢冲出去去碰潘西的眉头,老老实实待在潘西不敢伸手的地方,才是安身立命的王道。

卡拉米在认识杜晓的这几个小时里,她就充分的认识到了这个道理的重要性,更是如实的贯彻的到底!

可是,卡拉米突然望着伸进来的尾指,身子又往后退了退。

卡拉米在耳朵了动来动去,让杜晓总觉得又痒又难受,就像是小虫子在耳朵里爬来爬去,那感觉真心觉得是恶心。

“卡拉米,限你三秒钟之内出来!”杜晓没什么时间和她耗了,语言粗暴带了几分严厉。

“我不。”卡拉米往后一躲,避开了杜晓的尾指,身形一晃,就跌进了杜晓的耳膜神经里。

“主人,你别动了,我好像在你的脑部神经里看到了结印。”忽而,卡拉米急切而又激动的声音从杜晓的头皮深处,直直刺激了她的头脑。

“结印?”杜晓呆愣的喃喃说着,“那是什么?”

潘西微微敛住眼眸,放远视线,缓缓勾唇,“上古时期,人类,妖魔各界不乏出色的魔法师,也有自出生就带着高强阶级魔法的新生儿,这些魔法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若非有能力的人,这种力量多半在一开始就会被封印起来,不被魔法师使用。”

“因为,如果使用的人,一旦心术不正,那他的力量,就会毁灭一切美好的东西。”

潘西的字字句句,犹如重石,重重的打在了杜晓的心里,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如果,这道力量,如同潘西的话,是从小就尘封了的,那这力量是从何而来?为什么,她这么多年来,一无所知?

卡拉米眼神呆愣的看着那完全依附在神经上结印,完全手无举措。若不是那一根神经之上不同寻常的黑色,还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结印光芒,卡拉米怎么也不可能发现杜晓的脑子里居然存在着结印。

因为那印记实在是太安静了,简直是安静了过头。

杜晓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头脑之中会存在什么结印,但是如果这样设想,所谓的克里斯魔法学院会找到她,那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现在再去想卡拉米和自己说的话,如果想要去克里斯魔法学院,就要觉醒身体里的不知名的力量。那么?她头脑中的那一个结印,就会是封存她力量的根源所在么?

杜晓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一激灵,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自觉之中,杜晓才惊觉被自己的想法吓的一身冷汗,抬手随手一抹,之间都是湿哒哒的。

“其实,按照你的想法,你身上这种被封印力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潘西微微拧住眉头,不知道打哪翻出打火机,为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毕竟,你的眼泪就是一个的证明不是么?”

略严肃的眼神,便是这样直落落的落在杜晓的眼瞳里,“杜晓,你需要做好准备。”

一旦这种可能性被证实,杜晓遭遇的一定不会是眼前这样一丁点的麻烦了,而是来自四面八方觊觎封印过后力量的厮杀。

“准备?”杜晓冷笑一声,死死地捏住了拳头,眼底布满了不知名涌上来的怒火,冷冷的看着潘西,“今天发生的一切,才近短几个小时,哪一件事是我可以接受的的,准备?你让我准备什么?”

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一切,早就超乎她的想象,内心积压的情绪终于爆发,杜晓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望着潘西的目光都是带着愤然。

眼角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话落下来。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而已,没有吓到奔溃,是不是她的胆子已经够大了?

潘西平头有些烦躁,偏开眼神,狠狠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卡拉米听着外面的动静,望着那道符印无奈一声轻叹,便飞身出去,站在杜晓的面前,也是不忍心的偏开了头,哽咽道,“主人,这道符印,或许,就是把你另一道力量尘封起来的根源所在。”

杜晓冷笑了一声,嘲讽的勾了勾唇,“这一切本就不受我的控制,我的什么狗屁力量有什么可在乎?”

“话不能这么说啊,小妹妹,人生在世,本就变化无常,你的力量,或许是别人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东西呢。”

突如其来的男声,让几人都是一呆,这里什么时候来了人,他们居然没有发觉?

哒哒的拖鞋声音,转瞬之间变得格外的响亮,几人都是冷着眉去看着从远处走来的男生。为什么刚才,他们没有听见妥协和地面碰撞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你居然……”卡拉米戒备的打出印结,“伟大的精灵王啊,请赐予我无穷的力量,打出印结,尘封记忆!”

不管眼前的是什么人,今晚发生的一切,谁都不能知道,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尤其是这个突如其来,不知是敌友的人。

可卡拉米刚刚打出的咒语,却被那人微笑着轻松的化解了。

卡拉米震惊的看着他,眼神里透着不可置信,“你是什么人,居然能破解我的尘封术!”

潘西也是目光冷凝的看向他。

那男生穿着人字拖,穿着花衬衫,红裤衩,整个人的气质都可以用花孔雀来形容了。但是,那张脸,实在是漂亮的不像话,齐肩的银色长发,微微飘逸着,细长的剑眉之下,勾勒着一双极为幽深的桃花眼,似乎无时无刻都在散发出挑逗的情绪。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