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18 12:31:27   字数:2002字

“奇怪了,我怎么哭了?”杜晓抬手擦掉眼泪,眨巴了一下眼睛,奇怪的看着手上的眼泪。

卡拉米的视线跟随一偏之际,原本摆放在小桌子上的水晶相框也全然不见了踪影。

“相框和照片呢?”卡拉米呆愣的尖叫了起来,明明,她看见了那破碎的相框还有照片啊,“怎么会没有呢?”

“卡拉米,什么相框和照片啊,你神神道道的在说啥么?”杜晓疑惑的看着急虑的卡拉米,再看一下小桌,“明明什么都没有啊,卡拉米,你是不是魔法练多了产生幻觉了?”

“主人?”卡拉米小声的轻唤了一声。

“嗯?”杜晓扭头去看她,眼底纯净到底,卡拉米咬了咬唇,微微偏了偏头没有说话,眼神一晃,极为奇怪的看着杜晓,为什么她的神色里,似乎是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全然没有记忆?

实在是怪异,适才,她也只是用了一点点的梦回之术,让杜晓的思绪在无边无际的幻想里抽离出来,不可能对她的精神力造成损伤的,那为什么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呢?

卡拉米觉得,她现如今遇到的,绝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像是被人刻意的带进了一团迷雾之中,她的心里总有一股隐隐难辨的不安感觉。

她正陷入自己的思绪时,杜晓瞧着没有潘西气息的餐厅,疑惑的呢喃着,“阿勒,潘西那只吸血鬼呢?”

“伯爵大人么?”卡拉米吸了吸气,让自己的思绪不再陷入那种遐想之中,歪着头咬着手指头,眨巴了一下眼睛,幽幽说着,“现实意义上来讲,伯爵大人已经外出觅食了。”

“觅、觅、觅食……”杜晓舌头一时打颤,差点咬了上去。

卡拉米再一次笑了一下,将自己眼中的情绪尽数掩藏,“哎呀,主人,我讲过了,伯爵大人是要受盟约束缚的,不会有事的了,主人只要好好修炼就好了,晚安主人,卡拉米会为明天早起的主人准备好早餐哦。”

说完,卡拉米身形一晃,就不见了踪影。

杜晓见着彻底又是她一个人的客厅,再看坏掉的窗户和地板,彻底的绝望了,“我的毛爷爷啊……”

杜晓认命的拿出手机,翻开淘宝,使用了淘立拍这个神奇的功能,在砸出几百块银子过后,眼见地板上的书,她又无奈的翻开了书皮。

可当着她翻开看见里面密密麻麻的字眼,当场就愣住了,“我勒个去,全都是英文,这蝌蚪式的文字,当真是要我杜晓悲伤逆流成河么?”

“在这一刻,我深深的感觉到了世界对我产生的恶意……”

“算了,遇见他们两个,我就知道这个世界已经玄幻了,接下来,再多玄幻,也不见得有多惊讶了吧……”杜晓认命的念叨完,就开始费力的认那些天文数字。

似乎是为了验证这个世界的玄幻程度,在她专心致志的研究跆《跆拳道腿法总则》的时候,她砸在地板上的那滴眼泪窗外的微风从窗外吹进来,莹莹月光不偏不倚的落到那滴眼泪上时,一道光束正在往有裂缝的那三块地砖直射而去。

紫色的花朵在吊灯的照耀之下,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紫光,流光溢彩的从四周散去,眨眼间,明晃晃的裂缝以肉眼的速度合拢,然后地砖恢复如初,地板上的盛开的紫色花朵愈发明艳,不可方物。

这一切的发生,杜晓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并没有发觉,但是,其他人却不是这样想。

凉凉的冷风吹起站在高楼之上人的衣摆,红如火焰般的头发随风飘扬,节骨分明的手上亦是拿着一株半红半白的莲花,莲瓣徐徐盛开,在风中摇曳着妖冶的身姿。

莲花之中正坐着一个大约莲子般大小的人,身上的装束也是半红半白,就连装扮也是如此,额头上也是画着同样的莲花,“主人,没想到我们循着踪迹,横跨整个大陆来寻找,没想到她的后代居然到了这里?”

那人将莲花轻轻贴在凉薄的唇角边,轻佻一吻,“中国……一个古老的民族,她的孩子,如同她的血液一样,都是美妙无比呀。”

“的确是啊,主人。”小人儿桀桀怪笑一声,从眼角投射而出的邪光,直直形成了一道寒芒,透过半开的窗口,直接砸向了那刚刚恢复如初的地板上。

刹那间,紫色的萤光幻灭不见,地板更是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向四周蔓延,裂开。

地板裂开的声音,刺啦刺啦的传进杜晓的耳朵里,眼见四处蔓延裂开的地板,杜晓手里的书,哐当的一声跌落在地上,“这、这……”

见有裂缝有愈演愈烈的架势,杜晓彻底的欲哭无泪了,“苍天啊,这是要我彻底的卷铺走人么……”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瘟神附体了,还是怎么了,“果然,遇见你们,就没好事……”

“主人。”忽而,卡拉米急虑的声音凭空出现,紧接着,门被打开,卡拉米半米高的人影直接飞了进来,不由分说直接搂住杜晓的腰,带着她离开了这间房子。

“卡拉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耳边呼啸着风声,远离地面的失重感,让她的心瞬间紧绷到了极点。

她感觉整个肌肉感官都在紧锁起来,胃里迅速的笼聚了一股熟悉的恶心感觉,这让她瞬间紧闭起了嘴巴,硬生生的让剩下的话卡在嘴里。

“主人,现在解释不了那么多了,跟我走就行了。”卡拉米带着杜晓在空中急速的飞掠,她的声音严肃、急切,慌张。

杜晓感到,腰上的手在颤抖,月光之下,杜晓清清楚楚看到卡拉米的脸失去了颜色,整个人都一些紧张害怕。

“不,我的老朋友,你可以告诉她,你们现在遇到了危险。”又是那恐怖的桀桀的怪笑声,随之一道红白双色的光芒从卡拉米他们的正面直射过来,强烈的光芒,逼得杜晓不得不扬起手遮住眼睛。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