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22 23:13:07   字数:3005字

“等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敖宇星看着那个缓缓升起白雾的地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敖宇星的震惊不是假的,因为这样的结界,在这世界上,除了圣介的魔法师,别人根本就做不到。

现在,不止是潘西在思索着这股魔法力量的主人了,苏灵的魔法力量,潘西自认为是知道和了解的,可是眼前的这一道,在他的视野里,却是前所未闻。

那到底会是谁?

“什么?”听到敖宇星的尖叫声,其他三人也是把目光重新聚焦在那个结界。

但是三人一看到那个正在发生变化的结界的时候,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震惊到不可置信。

因为那道结界的正中央正闪现出一朵和地板上一模一样的紫色花朵,而且有越开越旺盛的趋势。

“这……”卡拉米呆呆的看着完全盛开的花朵,“一模一样的花!这!”

“难道这两者有什么关联么?”敖宇星和潘西同时发声。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然后同样是深沉的敛下了眼睑看着杜晓。可杜晓却是一副完全无视了他们,眼神无神之中又似乎是完全聚焦在了那朵紫色的花上面了。

敖宇星和潘西居是目光一冷,试探的喊了一声杜晓的名字,“杜晓!”

不出意料的,杜晓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卡拉米,试着探测一下。”潘西当机立断,立即让卡拉米通过契约来感知一下杜晓的内心。

杜晓现在完全是一副像是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而对方的魔法也已经达到了圣介,根本就不给他们轻举妄动的机会了。

“噗。”正闭上眼睛准备探知杜晓内心的卡拉米,猛的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潘西一把扶住她,眼神泛着冷光,“怎么一回事?”

卡拉米有点失去力气,身体软软的靠着潘西冰凉的胸口上,喘过压在胸腹里的那口气,她才觉得自己的气息顺畅了起来。

“我和主人之间的感知被人阻挡了,对方的力量非常强大,应该是和这道结界出自同源。”

卡拉米微微吸了一口气,看着那道结界的眼神充满了古怪。

潘西冷着眉,抬手帮她抹掉嘴角的血迹。卡拉米一呆,瞳仁一缩,脸颊上迅速的浮起了两道红云。

天啊!伯爵大人居然……

听着卡拉米的话,敖宇星的眉头重重一跳,怀疑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两股力量,不是一个人的?”

“是。”卡拉米点头,“这两道魔法力量虽然相似,如同出自一出,但是一股柔和,一股凌厉,容不得人喘息!”

“这……”敖宇星把目光看向了潘西。现如今的事态,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杜晓身上隐藏的秘密,似乎是被了所有人都洞悉了,而他们,也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等待着杜晓脑子里的那道结印被解开的那一天。

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敖宇星的心里就是一股凉意猛的窜了上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到了那个时候,如果杜晓被一些人利用,那结果的可怕程度,绝非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敖宇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和潘西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点了点头,同时出手抓住了杜晓的手腕。

却没想到可怕的事情,在这一刻出现了。

杜晓的身上倏然出现一道极为浅色的紫色光泽,来自那里的力量狠狠的把他们两个弹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伯爵大人!”卡拉米急忙扶起潘西,担忧的说着,“你没事吧!”

敖宇星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煞有其事的揉着腰,痛心疾首的说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小精灵,有事的不是他,而是我和你的主人啊!”

“你有什么……”卡拉米说着转了过去看敖宇星。

但是这一看,卡拉米就涨红了脸,愤怒的别过脸,咬牙道,“敖宇星,你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看看你都暴露了!”

敖宇星疑惑的低头一看,脸色也是巨变,慌张的用披风裹好下面。

“好了,你就别忘你的伯爵大人的怀里缩了,还管不管你主人!”敖宇星眼见卡拉米背对着他,故意的说着。

卡拉米一呆,急忙退出身。

而杜晓这边却是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嘴里发出令人无法听清楚的声音,“敕渊……敕渊……”

无法靠近杜晓的三人,紧紧的抿着唇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杜晓离那道结界越来越近。

“主人!”卡拉米着急的叫她,杜晓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那一刻,杜晓离那道结界还有一步,十厘米的距离,她停了下来,额头上也闪现出了紫色的花朵。

透明的结界在这一刻如同水面一样,照映出杜晓的身影,她额头上的那朵紫花也是清晰的闪现了出来。

她身后的三人同时顿住了。

“天啊,是那紫色的话!一模一样的!”卡拉米重重的呼吸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这道结界上的花纹怎么会这么凑巧?”

卡拉米的疑惑也引起了另外两个人的重视,如同这栋房子是杜晓出租的,那又怎么会这么凑巧的花纹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杜晓出现在这栋房子里,也是别人一早就想好的局?

他们算好了杜晓会住进这栋房子,会

收下那张邀请函,会遇到他们,身上隐藏着未知的力量吗?

这样的想法一出,所有人的后背都是窜起了一股凉意,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的布局,将会是如何的缜密深沉啊!

可眼下的局面容不得他们继续想了,杜晓缓缓伸出一只手,搭在那朵紫色的花朵,嘴中却是吟唱起了一只古老的咒语。

“堩古的吟唱,打破永久的界限,请聆听永信者的心愿,创造至圣之结界!分离!”

吟唱过后,杜晓就消失了不见,卡拉米吓的一呆,连带着叫了好几声都没有用,只有那结界还是真真切切实实的存在着。

“这是打开结界的咒语!”敖宇星震惊的喊到!

敖宇星的眼神兴奋了起来,同杜晓一样念起了咒语,可是他尚未张嘴,就感到了一个强大的魔法力量在压制着他,不许他念出咒语形态。

“该死的!”敖宇星愤怒的骂了一声,“怎么会还有禁制!真的是该死!”

“什么?”卡拉米一呆,见了敖宇星都没有办法,卡拉米是真的急哭了,“连你都不行,那怎么办啊!现在主人也不知道被弄去哪了,我也感知不到她,怎么办啊!”

“别哭了,烦死了!”敖宇星的头脑现在是混乱不堪极了,杜晓的不见,这强大而又神秘的结界,哪一样都是让他烦恼无比。

这也就算了,卡拉米还在这里哭的像是个孩子一样,这让他的情绪怎么能好?

眼神一瞪,教训卡拉米的气势就又来了,敖宇星烦躁的在破碎的衣服里翻出幸存完好的烟和打火机。

烦躁的点燃一根烟以后,恶狠狠的吸了一口说到,“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等,等杜晓被那个人放出来!”

“杜晓额头里的结印,必须有我才能解开的,在我和她确立结印关系之后,她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和我同生共死了。”

敖宇星低下头,弹了弹烟灰,低声说到,“只要我活着,杜晓就活着,我额头上的符印还在,她脑海里的结印就没有解开。”

事实上,敖宇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深处是很忐忑的。

杜晓不能出事,绝对不能。

他要想办法,把杜晓从结界里捞出来。

而杜晓这一边,在踏足结界里的那一刻,头脑就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杜晓揉着有些发涨的额头,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眼神茫然。

她没有任何的方向往前走,杜晓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深处总有一道声音在指引她,指引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渐渐的,白茫茫的大雾消散了不少,眼前终于是出现了一条极为很长的道路。

只是那道路和她平常见到的完全陌生,黑白金三种眼神的大理石相互平行,构成了一道极为华丽的甬道。

前方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杜晓模模糊糊的在那大雾里看到了许多多多移动的黑点。

是人!

杜晓的眼神里闪着亮光,有人就好,或许他们可以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杜晓抿了抿嘴,抬脚就往前跑,她几乎是不要了命了一样往前跑,可是无论她怎么样,眼前的人影也是一点也没有向她逼近。

依然是那样的距离,遥远,不可触及。

“即是遥远的路途,何必这样用力呢?”

忽的,一道声音,在杜晓的耳边闪现,那样的漫不经心,那样的充满了恶意。

杜晓一惊,停了下来,眼神戒备的看着四周,“你是谁!”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那个声音充满了不达心底的笑意。

在下一刻,她的语气却是彻底的冰冷了下来,“杜晓,我真是讨厌你这种质问的语气啊!知道吗?”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