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22 23:34:39   字数:3079字

不断波动的魔法力量,极为凌厉,一下子就抽打在杜晓的身上,混合着都是一声很大的声响。

即使身上撕裂了一样的疼痛,杜晓也不愿意叫出声,这是她的骄傲!

所以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道,愈发凌厉,杜晓也只能死死的抿住唇受着。

但是她又怎么可能受得了那么久的魔法力量?不一会儿,她的脸色便苍白如纸,额头上更是沁出了冷汗。

她一下子跪倒了在地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引到这里来!”

杜晓的声音很是颤抖,因为她很痛,强大的魔法力量,也在一点点的消磨她的精神力,正在一点点的让她的理智消磨殆尽。

杜晓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有人就是在故意等着这一天。

那冷厉的声音又传来过来,“杜晓,若说你聪明,可实际上你又笨的可以,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既然你能想的通彻,也难怪苏灵那个老巫女会想到你。”

“杜晓,你真的是让人惊喜的意外呀。”那声音带着笑意,可杜晓去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那折磨人的魔法力量在这一刻退了下去,但是那压制人心的东西,一刻也没有消退离开。重重的压制着杜晓,几乎是要她精神奔溃!

听着那人的话,杜晓的心里又是一惊,诚如她所言,那么她和苏灵校长,便是有着什么仇怨。

而她,是苏灵校长要的人,身上又隐藏着秘密,所以,她就成为了头号针对的目标了是吗!

思及,杜晓又是一声苦笑。

等去了克里斯魔法学院,一定要想苏灵校长要一些福利来弥补一下她今天所收到的伤害。

打定主意的杜晓,微微一笑,心神微定,忍痛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冷冷道,“我不管阁下和克里斯魔法学院的校长大人有什么恩怨,但是今天,你把我引到这里来,诚如也相信你有你的目的。”

“但是,如果是想从我身上获得什么力量,那么我想你是不可能得到了,因为,那力量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

杜晓眼神凌厉,她不会不明白这个人引她来这里是什么目的。除了那个神秘力量,她可就是一无所有了不是吗?

眼见自己的想法被洞悉,那道声音也彻底的失去了耐心,“该死的小鬼!既然你不愿意配合,那么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倏然,杜晓就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死死的捏住。自肺腑之中的空气被切断。

她不能呼吸了,她没有办法去挣扎,因为她根本就触摸不到什么!

感到喉咙那里剧烈的疼痛,杜晓却是微微的笑了起来,微睁的眼眸里充满了嘲讽,“你以为……你杀了我,就能……得到那道力量吗?做……梦……”

敖宇星说过,结印只有他可以打开,别人一动,她就会死,那么,这道结印背后的力量,也会消失了对不对?

如果她死了,力量没有了,就没有人会利用什么了,对不对!

杜晓不再挣扎,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结界外的敖宇星忽而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紧紧的捏住一样,让他几乎是要窒息。

敖宇星目光一呆,整个人都滑坐在地上,脸色青紫。

卡拉米的脸色都白了,急忙扶住敖宇星说着,“敖宇星,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敖宇星痛苦的不停的扒着自己的喉咙,口齿不清的说着,“杜晓……有……有危险。”

潘西盯着那道结界目光冷厉异常,一手抬起,手掌心之处就萦绕着了淡淡的白光。

卡拉米看的顿时心悸起来,她急忙一把按住潘西的手掌道,“伯爵大人,您不能这样的,如果这样做,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潘西冷冷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皱眉道,“眼下我们必须把杜晓救出来,不然你们三个都得出事!”

是的,如果不把杜晓救出来,敖宇星,卡拉米,杜晓7,这三个互相关联的人,都会死!

眼下,潘西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伯爵大人,我帮你!”

潘西扭头看了一眼身边正看着他的卡拉米,微微点了一下头。

两个人准备好,口中就分别吟唱出了咒语。

“伟大精灵王啊,请赐予我无上的力量,世界里的风,请化为虚无的厉刃吧!与我的力量,我的身体结合,一起击溃眼前的敌人吧!”

“自九世间出现,我愿以自身为誓,传承你之意念,神主,请赐予所能触及的一切的力量,祷告所有游走於人界的亡者,依循自然之理回归至死者之地!”

咒语一出,白色和金色的魔法力量立刻向那道结界攻击了过去。

顷刻,结界里的一切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但这一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没一会,结界又恢复了安稳。

那人冷哼一声,不屑的笑着,“怎么,想攻击我的结界?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么?

“还有你,想死?可能么?杜晓,你不能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的。”无形之中的力量倏然撤离,杜晓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大口大口的喘息。

杜晓低着头,双手撑着地苦笑着,还真是和死神擦身而过啊,就在刚才,她几乎是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是不知道卡拉米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既然攻击了结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开这道结界啊!

“你是想说结界外面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么?”那人似乎一直都在冷笑着,声音更是愈发阴森起来,“杜晓,你以为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么?”

杜晓顿时一惊,愤怒的大吼道,“你要干什么?不许伤害他们!听到没有!”

无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出现在她的身边,尽管搅乱了她的生活,把她的一切都搅得乱七八糟。

可她就是一个护短的人,既然和她有关系,她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

哪怕她面对的是一个强者,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对抗!

“激动什么?我又没有说要伤害他们呀。”不知为何,那人似乎起了戏弄杜晓的心思。

“不过你倒是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示啊。”她的笑声犹如地狱里的恶魔,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杜晓的耳膜,而杜晓也丝毫都逃不开。

滑落之际,杜晓只觉眼前的场景一晃,密不透风的房间里,犹如十九世纪的古欧洲的装修风格,华丽,奢侈。

无数面镜子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乎是360°无死角的围绕着杜晓。

每一面的镜子里又有杜晓的身影,她的身后,就是一尊一米多高的烛台,明黄色的烛火之中又摇曳着幽深的蓝色。

这让杜晓的呼吸紧缩起来,她似乎感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在看着她,而对方却是毫无踪迹可寻。

而且这个地方,除了烛火照明,无数张镜子的里面的人影,明明是她,杜晓的心里却是幽升了一股凉意,猛的从背后窜起。

“喜欢这里吗?”忽而,正对着她的镜子里的人缓缓的笑了起来,语气极为阴森。

杜晓冷不防的后退了一步,眼底一片不可置信。

那个人,在那个镜子里,用着她的身体,容貌和她说话!

镜子里杜晓死死的捏住了眉角,语气甚是幽怨,苦恼,“不过,小可爱,你的胸真的好小啊,连苹果都算不上。”

“在人类世界里,好像有一个丰乳师这个职业,恰然我也比较喜欢这个职业,要不要我帮帮你?”

那人恶意的笑着,幽幽的抬起手,说着就要放在胸前堪堪隆起的两股上面。

“不许摸!”杜晓羞愤难当,涨红了脸,愤怒的大吼道。

她目光像是冰刀子似得,嗖嗖的直往镜子里的人招呼。

这该死的,吓她就算了,居然还敢调戏她,贫胸又不是她的错!

杜晓死死的捏拳头,抬起腿不由分说的一脚踢了过去,嘴里也是在愤怒的大吼道,“你这个杂碎!胸小是我的错吗,胸大就了不起啊,我还给国家节约资源了呢,怎么,不服啊!”

砰地一声,杜晓眼前的镜子就被踢裂了,不一会,裂纹就布满了全部,瓷片哗啦啦的掉了一地,连带着后面不少的镜子都被带倒在地。

“嗯!没错。”余下的镜子里,那个人依旧是懒懒微笑的表情认同了杜晓的话。

但是……

“你好像没有穿安全裤耶,裙下的风景,很是美妙呀。”那人邪恶一笑,继续激怒着杜晓。

“你这个混蛋!”杜晓彻底的暴走了,她现在根本就不想顾及什么了!

这个人居然这样的调戏她,简直是不可饶恕!既然这个人不会杀了她,那么就不要怪她胡来!

杜晓转身抓住那尊烛台,狠狠的推倒,用脚踩灭了那些燃烧的火苗过后,她举起那尊烛台,就恶狠狠的的砸向那些镜子!

杜晓不清楚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举着那尊烛台就这么一路砸了过去,她的面前,身后,到处都是砸在地上的镜框,镜片。

杜晓一边砸,一边喘气,骂人的声音在房间里更是久久的回荡着,“杂碎!调戏我是吧!我让你调戏我,调戏我!”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