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24 23:01:07   字数:3112字

对于杜晓的暴走,她似乎没有多少怒意,反而是饶有兴趣的轻笑着,“果然是啊,女人都听不得自己胸小。”

杜晓就算把这间房子里所有的镜子都砸了,自己也是累的半死,还是没能逼得那人现身。

眼见杜晓停了下来,那声音又再一次的传了杜晓的耳朵里,“在这之前,我在让你看一些美妙的东西吧。”

话落,杜晓眼前的视线又再一次的发生改变。

依旧是那道长长华丽的甬道,可这一次弥漫着的大雾消失了不见,

取而代之的却是清晰的道路和华丽而又庄严的宫殿大门。

整个建筑华丽而又朴素,整体紫黑色的墙面上又勾勒着华丽的紫色的花纹。

一如她家的地板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杜晓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这没什么可好奇的,如果不是你可以指引到这个古老的地方,谁会想起你呀。”

那道声音说出的话,犹如利刃一样插进杜晓的心里。

“哦,不好意思,我好像泄露了什么。”她缓缓的笑了起来。

片刻,在杜晓的眼前,一道和她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杜晓眼神愤怒的看着她,“你也就这么一点本事么?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她面前的杜晓微微一笑,冷冷道,“不用激怒我,在这里,你任何的想法,都在我的洞悉之间,就不必做无用功了。”

杜晓死死的咬了牙,她必须离开这里,这个疯子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她冷冷一笑,挑了挑眉道,“怎么,没有兴趣和我一起进去看看么?或许会有什么你想知道的秘密呢?”

杜晓压制住想要把眼前这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暴打一顿的冲动,微微一笑道,“你都不介意我还介意什么?请吧!”

那人冷哼一声,面带笑意的率先往前走。

只是奇怪的是,在他们之后,也有许许多多和她们擦身而过的士兵经过。但是却又对他们恍若未见一样。

他们手拿盾牌长矛,眼眸深邃,装扮都极为相似古欧洲时期的士兵装扮。

难道!杜晓脑子里的一根弦猛然的绷住了。

那人回过头轻飘飘的看了眼绷住神经的杜晓,冷然一笑,“诚如你所想,这些可都是古欧洲时期的一切,如果被考古学家来撞见,我想那可就好玩极了。”

杜晓听罢,嘴角一瞥,没有搭腔。还考古学家!只怕人家有命无回!

那人站在门口,借着门缝将里面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

杜晓站在她的对面,将她脸上的情绪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有隐忍,有愤怒,也有许许多多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里面的情形她看不清楚,但是声音却是能听得见。

“奥里上将,请你即刻下格杀令,她的下属背叛希曼亚山脉,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必须死!”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急声厉切的,让杜晓对她毫无好感。

另一道男声急道,“不可以,奥里上将,千百年来,希曼亚山脉都是沙希家族守护的,也从来没有发生任何的乱子,这一次也不过是……”

女人的声音立即拔尖,“威固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那这一次是什么?那只小小的杂碎就让希曼亚山脉的守军死伤无数,威固大人当真以为沙希家族中的人就没有出叛徒么?”

“有没有都要证据来说话,交由审判司来处理,这里还轮不上你来指手画脚!”

“哼!”女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愈发嘲讽,“威固大人如此掩护沙希家族,难不成你和沙希家族的人打成什么共识了么?”

杜晓看着那人越来越沉下去的脸色,心里忽而像是明白了什么?

或许这个人,和那个什么沙希家族有什么关系,而把她引到这里也是为了探清当年的事实真相。

杜晓抿了抿嘴准备说话,但话尚未说出,就觉得一道力量顿时像是风一样向她吹了过来。

耳边只听得一句,“休的生事!”话落,杜晓只觉眼前一黑,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着不到力,顺势就倒进一个怀抱里。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杜晓见到的却是自己的那张脸上面布满了惊恐的颜色。

还真是讽刺啊!

……

杜晓完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柔和的日光从窗外投射进来,让她不适的眯了咪眼睛。

睁眼就见三颗头颅齐刷刷的靠了过来,杜晓模模糊糊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蜷起身子尖叫了一声,“妈耶!”

“主人,你怎么了?”卡拉米二话不说就跳上床,趴着捧着杜晓的脸检查着。

在杜晓的视线来看,卡拉米胸前的分水岭极为清晰,隆起的两团更是堪堪挂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暴露出来一样。

虽然说大家都是女孩子,但是这么人比人,气死人的场面,杜晓还是有些尴尬的红了脸。

杜晓声音小小的提醒道,“那个,卡拉米,你先起来,都要走光了你……”

卡拉米这才想起房间里还有两个大活人,立马从床上跳下来,凶狠的眼神偏偏直往敖宇星一个人身上放。

敖宇星无语的白了一眼卡拉米,正色的看了看杜晓,扬了扬眉道,“你可总算是醒了,你整整睡了两天,可没把我们仨吓死了。”

“什么!我睡了两天!”杜晓被敖宇星的话吓到了,惶急慌忙的起床。

敖宇星急忙把她拦住,“干什么了你!一起来就这副慌张的样子,见鬼了?”

杜晓见着三个人一脸奇怪,“我不是在结界里么,怎么来这里了?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这一下,杜晓总算回了神,可眼前这个却不是她的家啊!

“什么结界啊!”敖宇星一脸奇怪的看着杜晓,“你这丫头,路还没走几步,就精神力透支支持不住晕倒了,为了给你治疗,只好先把你安排在我家里了。”

“什么?”杜晓倏然瞪大了眼睛。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明明带他们回家了,还被引进了一个结界里,可是这三个人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杜晓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每一个人,她试图想看到一点点的不对。

但是结果却是,没有一点点的错误。

不,或许这也是结界里说一个幻象呢?

她是还没醒过来吗?杜晓的心一刻都在惊惧的幻想着。

“啊,痛啊!”冷不防的额头上被打了一个爆栗,杜晓痛的都惊呼了起来。

敖宇星伸出去了的手都还没收回去,就这么给杜晓看了个清楚。

杜晓立马就怒了,在结界里被调戏不说,现在怎么还挨打上了呢!

“敖宇星,你干嘛打我。”杜晓捂住头,愤怒的瞪着敖宇星。

“我这是在帮你治疗。看你睡醒了没!”敖宇星冷哼了一声,双手抱胸道,“还有,你看我们仨那是什么眼神,当我们仨是怪物啊!”

“就是啊,主人。”得,就连卡拉米都开始幽怨了起来。

杜晓轻咳了一声,以梦境为理由把结界里的事情委婉的说了一遍。

三个人听罢,脸色各异,诚然杜晓所说,这个梦境又不像是荒诞无稽之说。

因为那个沙希家族,那个背叛的事情,那个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敖宇星凝重的说着,“杜晓,看来我们必须抓进时间解开你的结印了,你的梦境绝非是偶然,或许是一次提示。”

潘西冷冷的皱眉,接过敖宇星的话,“当年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其实希曼亚山脉直到今天也是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杜晓的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查清楚这件事情么?”

潘西微微一点头,“这件事是一方面,你的结印也是一方面,现下就是敖宇星所谓的麻烦,一直都没有到来……”

是啊,麻烦不来,杜晓就解不开那道结印,那就更别谈去希曼亚山脉了!

一下子,房间里又变得沉闷了起来。

卡拉米向来活泼,可是受不了这种沉闷的,她不知道打哪里飞走又推着了一个小小的餐车走进来。

“主人都睡了两天了,一定饿了,快点吃点食物吧,不然就要饿坏了!”

杜晓一闻到食物的香味,立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像是小兽一样,毫无形象的向餐桌猛扑了上去。

“主人!”卡拉米被吓的弹走好几米远。

敖宇星嫌弃的看了眼,“真像一种动物啊!”

眼见主人被骂,卡拉米气呼呼的一把揪住敖宇星的耳朵,在他的耳边大吼道“不许欺负我主人!”

敖宇星痛呼一声,不由怒道,“重色轻友的小精灵,你怎么不看看你的伯爵大人的嫌弃样,干嘛欺负我!”

“你自己要当出头鸟的,怪我咯?”卡拉米微微一笑,手上的力道却是越来大。

“我错了,我求饶!”敖宇星疼的立即服软,他妈的,耳朵都要被这暴力的小精灵捏掉了!

卡拉米冷哼了一声,这才放开了敖宇星。

眼见他们的嫌弃,杜晓可就不在乎了。她几乎就是两手并用,狂往嘴巴里塞着食物。

她一边艰难的吞咽,一边斜眼看着敖宇星,目光充满了不快!

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你饿两天,估计你看到吃的也会和我一样生扑上去了,哪里还管什么风度。”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