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1-24 23:00:20   字数:3057字

“哎对了,敖宇星,你今天穿的挺正常的嘛,不喜欢红色大公鸡了?”杜晓咽下食物,眼见敖宇星那一身正常的打扮,又忍不住的调侃了起来。

敖宇星目光微顿,微微一笑道,“那只是我的行为艺术的一种,见笑了。”

说着他轻飘飘的朝杜晓抛了一个媚眼,笑的愈发花枝招展,“你要是喜欢,下次穿一个全肉色系列的给你看如何,保证百分之百的质量哦!”

“妈呀!”杜晓整个人都恶寒的一抖,甩手就把装了满满一杯牛奶的杯子猛的向敖宇星的方向摔了过去。

敖宇星眼见飞过来的牛奶也不躲,直直抬起手,嘴里不知念了一句什么咒语,那那牛奶就停在半空中不动了。

敖宇星慢悠悠的起身,伸手拿住空中的杯子,一点点的把把那些牛奶一滴不剩的又给装了回去。

这让杜晓看的好一阵的傻眼。

“不用羡慕,你以后也会有这样的力量的。”敖宇星好没气的把她的牛奶杯放了回去。

吃饱喝足,杜晓便开始询问了这两天的情况。

但是一听学校那边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杜晓的心里便是有几分疑惑产生了。

她两天没去学校,田七七那死丫头也都没有打一个电话来?

杜晓向来不是一个能藏得住心事的人,一有疑惑,话便问了出口。

敖宇星白了一眼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现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想要什么消息传不出去,那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们被监视了?”杜晓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觉在她的背后升起,诚如所料,那背后的人到底在谋划着一些什么?

“看事态发生的局面来看,的确是这样。”敖宇星微微拧眉道,“而且这种监视,不是一天两天的,而是长久以来都在监视你!”

敖宇星直接说出了事情发生的真相原因。如果不是监视,那个寻魔师一找到她就各种意外发生!

比如潘西和卡拉米?又比如那个埃拉男爵和敖宇星?

杜晓越想,头脑就越涨得厉害,杜晓微微吸气,正视着三人,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窗外迅速笼聚了一大片的乌云,顷刻之间就把原本晴朗的天空压的密不透风。

潘西顺手打开电灯,昏暗的房间里顿时又亮堂了起来。

一道闪电刺啦劈下来,紧接着平地炸起的惊雷把杜晓的声音全部掩盖。

众人耳朵里全是轰隆隆的雷声,还有那漂泊大雨落下来的哗啦啦声。

他们几乎是默契的站到窗前,眼神淡漠的看着雨中的世界。

“下雨了!”敖宇星拉开窗户,任由着那些雨水落进房间里,顿时地板上,窗帘上满满都是水渍。

杜晓瞪了他一眼,急忙拉起窗户,“敖宇星,你在搞什么,房间里都有雨水了。”

敖宇星歪了歪头,朝卡拉米微微一笑道,“卡拉米,你要不要出去玩一下。”

“好啊,主人一起啊!”卡拉米微微一笑,在杜晓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拦腰搂住杜晓的腰,从敖宇星重新打开的窗户飞了出去。

“卡拉米……”杜晓惊吓的声音还没说完,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这里明明是大雨磅礴,可在不远的地方,一道紫色的彩虹迎着水挂在天边。

整个世界都沉寂在雨水了里,而她们的身上却是干爽的,一点雨水都没有沾到。

“这是?”杜晓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神奇的一幕,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多少科学定论要被颠覆了。

“主人,美吗?”身边的卡拉米把声音压的有些低,听起来凭空变得沙哑许多。

“美。”杜晓的眼神变得有些痴,呆呆的看着那道紫色的彩虹。

卡拉米微微一笑,搂着杜晓的腰又往那道彩虹走了几步。

他们停在三步远,只要杜晓一抬手,就可以触摸到那道彩虹,“主人,来,感受一下,触摸彩虹的感觉吧。”

杜晓愣愣的抬起手,触摸到了那道彩虹。

可她的感觉却不是那么的美妙,手刚刚一碰触,刚好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顺着彩直劈到地下。

而杜晓也是悲催的被彩虹上的雷电电的一颤,整个人一软,就软软的往后一倒!

眼前漆黑的时候,杜晓终于体会到了被漂泊大雨洗礼时候是什么感觉了。

……

无尽的黑暗,造就了光明,杜晓昏昏沉沉的醒过来的时候,又见自己不是在敖宇星的家中,而是在那道熟悉是小巷子里。

身上湿漉漉的极为难受,杜晓忍着身上强烈的不适,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墙打量着四周。

看日头现在应该是早上,土地干燥,只有阴暗的角落里有少许的青苔,一看就知道是很久没有下雨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又在这里?卡拉米他们呢?”杜晓扶着墙,皱着眉理着思绪。

莫名其妙的醒在敖宇星的家里,一场雨过后,她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

“真是混乱啊!”头痛欲裂,头皮也是一直打架。抬手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杜晓的脚步深浅不一的往巷口外面挪。

头晕目眩的让她的视线都开始天旋地转了起来,触手的滚烫,让杜晓意识到自己是发烧了,还不低。

杜晓无奈一声苦笑,还真是不幸,遇到这么多事情,终于是支撑不住了吗?

在晕过去之前,杜晓只记得自己抓住了一个白色的物体,很像是一个人的衣摆……

杜晓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是明晃晃的白炽灯和消毒水味道。

她这是在医院?杜晓偏头就见田七七那死丫头一脸揶揄的表情看着她,漂亮精致的娃娃脸上写满了“八卦”两个字。

每一次田七七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杜晓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杜晓的心里一个咯噔,下意识的蜷起身子,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半张脸,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田七……您那是什么表情?”

杜晓不说还好,一说田七七的脸色顿时一变,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瞪着她,满眼都写着了恨铁不成钢!

“杜晓,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大清早的晕倒在小巷子里,还浑身湿透了,幸好夏阳学长刚好路过碰到了,把你送进医院。”还好没出事,要是出事了,你要我怎么办啊!”

杜晓整个人都是欲哭无泪了,她要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了!

夏阳!杜晓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都是一震。

不管自己的不舒服,猛的坐了起来,揪住田七七的衣服,瞪眼问着,“田七,你说是夏阳学长送我来医院的?”

“是啊!”田七七又把她按到床上,叹气道,“他有课就先走了,我和老师请了一天假,照顾你。”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浑身湿透的晕倒在那个小巷子里。”田七七差点就被杜晓搭沟里去了,神经一弹,回神就揪住杜晓不放了。

杜晓重重的呼吸一声,闭了闭眼睛组织着词汇。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田七七说自己的遭遇,那实在是太荒唐了,现如今她实在是分不清什么是事实,什么是梦境。

她现在在医院里,敖宇星,潘西,卡拉米全部不见了,还有在小巷子里遇到的人,怎么会是夏阳呢?

这可是大夏天啊!自己又是浑身湿透的……

天啊!杜晓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那场景简直是糟糕到家了!

这下好了,杜晓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气急败坏的声音隔着被子传了过来,“丢脸丢大发了……全都被看光了……看光了……”

田七七冷哼了一声,语气极为的漫不经心,“现在知道丢人现眼了?早干嘛去了?”

杜晓猛的拉开被子,情绪不好的拔高了声音,“什么嘛!我又没有未仆先知的能力,我哪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眼里灼热的要死,眼泪花子一下没忍住就开了闸口一样哗哗的往外淌。

真的是够了,都怪那个莫名其妙的寻魔师,什么好运没给她,净给她心惊肉跳了!

“晓晓,你别哭了,是我说话语气重了,我给你道歉,你告诉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呀!”

田七七被杜晓突如其来的大哭弄得吓一跳,一边安慰着,一边替杜晓擦着眼泪。

实际上她也是想弄清楚杜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而已。

那那个小巷子路口偏偏又是一个死角,街角的探头根本就扫不到那里发生的情况。

杜晓知道是躲不过田七七的追问了,于是把事情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

田七七顿声缓缓吸气,眉眼紧皱了起来,“这么违反科学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晓晓,你该不会是烧糊涂了吧,40.1°啊”

杜晓苦笑一声,“就知道你不信,可是这是事实啊,我真真切切的遭遇到了呀!”

田七七目光有些微妙的看着杜晓,有些无奈的说着,“晓晓,肯定是你最近复习资料复习的太紧张了,所以产生幻觉了。”

魔法师,精灵,吸血鬼这些违反现实科学定论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呢?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