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8-01-02 16:34:24   字数:2062字

远离了市区的盘山公路上,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正跨过艰难险阻,往森林深处开去。

敖宇星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一点都不在意车子的颠簸,笑道,“没想到伯爵大人的开车技术还蛮高的嘛!”

“还可以。”潘西一手扶着方向盘,幽幽的勾唇,“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智慧是无限的。”

敖宇星呵呵了两声,手掌翻转之际,莹莹的光芒四射在四周,“伯爵大人,你还没有告诉我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到了。”潘西停下车子,缓缓熄了火,抬眸看着被绿色藤蔓阻挡了的洞口,深邃的眼眸渐深。

“你找我来是为了寻宝么?”敖宇星的眼睛也是深了一下,半开玩笑的说着。

“算是吧。”潘西皱眉的看了眼吊里浪裆的敖宇星,敷衍了事的应了一声,翻手之际一只灯火就亮了起来。

昏暗潮湿的洞口浅浅照出了一点点的光明,敖宇星试探的动了动身子往里面看了看。

潘西嫌弃的冷下了脸,敖宇星这是当贼来了?

他迅速出手,把敖宇星推了进去。

敖宇星整个人都超咧了一下,身手敏捷的一个鲤鱼打滚,这才站稳身子。

敖宇星皱眉的抱怨了一句,“伯爵大人,你这样坑队友可不好。”

潘西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微微抬手,洞里就飞出去一大群蝙蝠,“好了,别玩了,我找你来可不是听你啰嗦的!”

潘西是没什么反应,但是敖宇星就一些受不了的闪开了身子……那些家伙对于他而言,还是有些恶心啊。

尤其是那些毛茸茸的爪子,亮蹭的眼睛直接对着你的时候,嘴里还冒出一些恶心的液体,那感觉只是想要让他隔夜饭都吐出来的节奏了。

潘西拉着他越走越深,里面的光亮也永远只是那么一小节,敖宇星的嘴巴里嚼着口香糖,脚上依然穿着人字拖。

他的眼睛随意的四处看着,但是脚下却是极为平稳的跟着潘西的脚步。

“看来你是很喜欢这种地方了?”潘西冷冷的出声道。

敖宇星嗤笑了一声,目光变得冷戾,“谈不上喜欢,就是挖了几座鬼墓而言。”

“怪不得你的身上总萦绕着一股阴气。”潘西冷冷的皱了皱眉头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你最好尽早停止下来,因果循环,你可是最明白中国话里的深意来了。”

敖宇星的目光越来越冷戾,而他却是懒懒的打了一声哈欠道,“这个事情轮不到我说不,伯爵大人,你的目的地似乎是到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在洞穴的最深处,也是洞中央,也不知道潘西用了什么办法,让这里长久都是灯火通明,久久不灭。

借着灯火,敖宇星看清了这极具欧洲气息的洞穴,在洞中央的石床上,昏睡着一个极为有古典东方韵味的女人。

修身的旗袍,迎着她绝美的容颜。这不禁让敖宇星想起了那一句形容民国美人的句子。

【在这世上,美人多了去,好的,坏的,但都及不了我眼前的,闻着那随风飘进我心扉的幽香,瞧着那犹做西子的眉眼,不禁都让我随之荡漾,只想敲开你的心窗,和你看一遍朝阳。】

“这是你的血奴?没想到这么美。”敖宇星心神一冷,微微定住言语间就猜出了她的身份还有昏睡的原因。

“她体内的魔法力量很是强悍,释放出来怕是会波及到这道山体,伯爵大人,这可就得不偿失了。”敖宇星微微翻转着手掌微笑道。

听着敖宇星话里的深意,潘西仅仅只是轻蹙了一下眉角,“如果我把回收回来呢?”

“这是可以的。”敖宇星继续翻转着手掌,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爬行的昆虫,不知是什么神情,“但是伯爵大人,你需要借助外来介质才可以帮她切断魔法。”

“但是,伯爵大人,你要清楚,你一旦把这种介质喂饱了,它很有可能会反咬你一口的,但是……目前为止,你似乎还没有那个力量对抗它吧。”

敖宇星微微一笑手掌的动作倏然一顿,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潘西,“你可别指望我给你帮忙,我可是自身难保了。”

潘西目光转向了石床上昏睡着的女人,皱眉道,“她如果醒过来呢?”

“她现在对你来说,不过只是累赘而已,醒过来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存在啊。”敖宇星毫不客气的说着,“不过想让她醒过来,也可以,你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条件!”潘西不耐烦的说着。

他的血奴,雪莱,必须醒来,因为有她,自己的力量才能最快限度的醒过来!

还有,如果不是因为契约约束他现在真的很想捏死他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雪莱,他过去最为亲密的伙伴,现在居然被说成累赘!简直是不能忍!

“条件很简单,我最近在做一个有关防御活体吸血鬼的实验,还希望伯爵大人届时多多配合哦!”敖宇星故作轻松的说着。

他现在根本就是在赤/裸/裸的挑战潘西的威严,想他一个纯正的高血统吸血鬼,居然轮到试验品的这一天。

潘西磨牙嚯嚯,为了让雪莱醒过来,他就必须忍住这口臭气!

谁让这丫的混蛋,是目前唯一可以帮忙让雪莱醒过来的人!

“好,我答应!”敖宇星听着潘西冷的不能再冷的语气,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冷战。

果然,千年吸血鬼的威严是不能挑战的,但是索性的是,他挑战成功了!

“想让她醒过来,那么你的代价就是和她命运共生,她生你生,你死她亡,而且感知也会彼此,就好比你受伤,她也会受伤一样。”

敖宇星站在石床边,不知从哪来的一把锋利的匕首,在潘西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划破了雪莱的一根消瘦的手指。

按理说人昏睡百年之久,血液肌肉都基本上冻结,不会再循环流动了。但是雪莱的血液,一经划破,独属血液的铁锈味就在空中飘散了开来。

“呃……”潘西的脸色忽而变得苍白起来,整个人都忍不住的跌坐在地上,苍白的手掌紧紧的按住心脏的位置。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