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2-03 22:43:40   字数:2087字

他们搁哪一放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顷刻间,学校门口就被堵的水泄不通了,人群里不停传来男女混合着的尖叫声。

“天啊!是吸血鬼啊!这个cosplay装简直是大赞啊!下次我就要cos这个!”

“还有那个美人儿,真的好美啊,我真的是在做梦吗?”

“真的是,受不了,我好想流鼻血啊!”

杜晓听着这些妖言,眼皮搭拢着,她现在只想快点从人群里离开,还有就是,不要被那三个人发现才好!

这三个人真的是行走的惑众了呀!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这吸血鬼是真的话……额,还真是不敢想象那种微妙的画面啊!

她有预料,如果她现在蹦哒蹦哒的跑去了,围观的群众估计都要用眼刀直接砍死她了。

杜晓哀叹了一声,默默的抬脚离开了人群,走到学校的后门。

在经过后门之前,必须穿过一道云廊,一阵奇怪的声音,引起了杜晓的注意。

卡拉米不满的在杜晓耳边说着,“主人,你怎么跑的这么快,眨眼就不见了。”

她刚才也只是好奇的看了眼,但是没想到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差点没把她淹没,转头就不见了杜晓的人影。

杜晓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有人在吵架!”

“不就是那个夏阳么?”卡拉米不以为然的说着。

杜晓整个人一呆!是夏阳?他怎么会和别人吵起来了?

想着杜晓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等她小心翼翼的挨过去,那边的吵架声音,就已经停止了,也只剩下了夏阳一个人在那孤零零的站着。

即使是背影,杜晓也感觉到了夏阳身上有着挥之不去的忧伤和寂寥。

杜晓扭头皱着眉看着卡拉米问道,“卡拉米,你刚才有没有听见夏阳学长在和什么人吵架,吵什么?”

“我没注意。”卡拉米轻轻避开了眼神的说道。

杜晓不疑其他,回神咬了牙,正准备上前去安慰几句的时候,敖宇星那极为欠揍的声音就穿进了杜晓的耳朵里。

“杜晓,干嘛呢,还不回家,本少爷都饿了!”敖宇星好死不死的用了一种极为指使性的口气和她说话。

这让问讯飞奔来的围观的群众又一次的沸腾了起来!

“这女的是谁啊!怎么可以和帅哥的关系这么好!”

“你没听见啊!杜晓啊,那个高二三班有名的贫胸女啊!”

“听说她还喜欢cosplay呢?就看她那个幼儿园一样的身材,也好意思玩cosplay?真的是笑死人了。”

他们的嘲弄,鄙夷不屑的声音,像是潮水一样,密不透风的朝杜晓的耳朵里砸了进来。

这让她内心深处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湖泊再一次的,卷席起了龙卷风,压的她几乎是喘不过气来。

杜晓只觉顿时手脚冰凉,年少时间,那些可怕阴暗的噩梦就再一次的卷席了她的一切!

杜晓的眼前一黑,身子就软软的往后跌下去。

原来不管她是伪装的有多好,当着有些东西明明白白的被人提起的时候,她还是受不了的,选择了崩溃。

杜晓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是在医院里了,床边又不例外的围了好几颗统一表情的人脸。

杜晓不由得咧嘴的傻笑了一下,“干嘛都是一样的表情啊!”

田七七哀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抽开头,说道,“这傻孩子啊……”

其他几个人也是统一步伐的离开,杜晓万分奇怪,极为不解的,慌忙抓住最近的一个人的手臂,不高兴的说着,“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啊!还有,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那些难听,不堪入目的话,又如魔音一样出现,杜晓只知道,她好像晕倒了……

“没什么大事,死不了。”敖宇星一边说着,一边嫌弃的抽开自己的手。

“杜小姐,你醒过来就好。”说话的人是雪莱,微微牵起的唇角,让她是笑意极为得体,温柔大方。

杜晓微微一呆,下意识的缓缓的点了头。

“主人,你没有什么大碍的,我和伯爵大人,还有雪莱就先离开了,这里是医院,尸气很重,伯爵大人不能久呆的。”

耳边忽而响起卡拉米的声音,杜晓疑惑的扭过头去看了眼卡拉米,卡拉米微微一笑,朝杜晓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

杜晓忽而明白了什么!

她不可察觉的微微点头,微微延伸了眼神,目送他们离开。

田七七作为杜晓的闺蜜,也就适时的送了一下,但是田七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是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敖宇星,你说什么!我的魔法力量又有了提升,但是提升的方式还是那么的狗血?”杜晓抬着手,望着掌心里极淡极淡的紫色六芒星图案,笑的极为讽刺。

“是。”敖宇星点了点头,笑的一脸的泼皮无赖,“虽然说这个方式是挺狗血的,但总归是好事啊!”

就算她想提升魔法力量,哪怕是比着极端一百倍的方式,她都可以接受,但是这种可笑的方式,她接受不了!

“去你的好事。”杜晓突然间就发怒了,她的脸色青白交杂的极为难看,大怒的同时,病床上的枕头就向敖宇星的方向砸了过去。

敖宇星轻松的避开了砸过来的枕头,望着脸色惨白的杜晓,神色凝重的说着,“杜晓,这是你心底的魔障,如果不早日摒除,来日一定会后患无穷。”

“魔障?”杜晓不怒反笑,嘲讽的说着,“你说得对,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长久都无法摒除的魔障。”

“我有办法帮你解开你心底的魔障,但是,杜晓,你要清楚,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道理。”敖宇星现在很平静,无波无澜。

杜晓把自己的脸埋进掌心里,呜咽苦涩的声音缓缓的透了出来,“的确是一件麻烦事,如果说,有法子让我彻底忘掉那段过去,我同意你。”

“好。”敖宇星朗声答应着,“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动手。”

“不过。”敖宇星的声音忽而就缓了下来,说着,“这件事情过后,你身体里的力量,就应该可以支撑上路了,毕竟时间摆在那里,拖不得了。”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