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2-03 22:41:37   字数:2032字

“嗯。”杜晓知道自己现如今已经是失去了所以的选择权,她只有往前走,往希曼亚山脉的方向走了。

她浅浅的应了一声,“只是……”

“关于你的一切,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忘记,你不曾出现过这个世界上。”敖宇星明白杜晓的想法,他的一句话,也是毫不犹豫的斩断了她所有的牵绊。

杜晓的身体猛的一颤,呜咽的声音失去了稳定的说着,“这样也好……”

敖宇星微微抬手,指骨搭在眉心上,轻轻一拧,忽而,他的眼神犀利凌厉的看向门口,冷冷道,“你都知道了?”

杜晓惊愕的抬起了头,呼吸猛的窒息。

门口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田七七。

她脸色很是难看,抖动着嘴唇看着杜晓,“你要去哪?为什么要忘记我们……”

敖宇星可不打算给田七七解释什么,身形一晃,一记手刀就劈在田七七的脖子上了。

田七七只觉眼前虚影一晃,脖子上猛的受到重击,而后,眼前一黑,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敖宇星拦腰抱起田七七,把她安置在病房的小沙发上,头也不抬的说着,“关于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了吗?”

敖宇星失去了初见的嬉皮笑脸,剩下的只有凝重。

杜晓见着昏睡着的田七七,微微咬唇,缓缓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一想到再过几个月,她最为亲密的朋友都会忘记她的时候,杜晓还是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敖宇星见杜晓的眼泪,神色忽而就变了变,卡拉米告诉他,杜晓的眼泪有愈合的能力,那么……这个眼泪又是什么力量的来源呢?

敖宇星想着,心里躁动的求知想法,很快的就被自己的行动证明了!

他缓缓的凑过去,站在病床前,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瞬间把窗外多半的日光全部都挡掉了。

瞬间投射下来的阴影,让杜晓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睛,抬头就看见敖宇星那张妖孽的脸,还有那双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发出挑逗情绪的眼睛。

杜晓的心一下子颤了颤,心底不知是有什么情绪冒出了水面。

“你……”

杜晓半个字尚未吐露出来,敖宇星整个人都是一倾,那张妖孽的脸瞬间的就贴近了杜晓。

不是杜晓要犯花痴,而是敖宇星这家伙是真的太妖孽了,那种妖孽,是是个女人都会忍不住犯花痴的那种感觉。

杜晓整个人都是蒙了三秒,然后懵逼的惊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撑着床铺,微微拱起身子,不自然的看着敖宇星,“敖宇星,你干嘛呢?”

敖宇星眨着眼睛,好一副乖宝宝的模样说着,“卡拉米说,你的眼泪有愈合的能力,我好奇的想看看。”

“嘘……”

“那你看吧。”杜晓整个人都大松了一口气,刚才那暧昧的架势,还真是吓到她了。

说完,敖宇星整个人都坐在了床沿上,一手托住杜晓的脸,还真就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敖宇星扒拉了一下杜晓的眼皮,借着光看着她的泪腺,没结果!

伸手弄了一点眼泪尝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不高兴的撇嘴道,“咸的。”

杜晓好没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谁家眼泪不是咸的!”

“也是哦!”敖宇星犯傻的笑了一下,又凑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看泪腺,而是直接去看了杜晓的眼睛。

这一次,他看的认真,甚至默念起了一种古老的符咒,他想试探一下杜晓眼泪里是不是被人蕴藏着了某种愈合的魔法力量。

但是没想到,还真的被他看到了一丝丝的苗头。

杜晓的瞳仁之中,缓缓变得黑沉,一颗六芒星缓缓的闪现了出来,不停的旋转,流动着强大的蕴藏着的力量。

但是!当着他想继续探知下去的时候。杜晓的眼瞳里,一道模糊的人影让人看不清,唯一能让敖宇星看清的就是她抬起的手,手指朝上,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倏然,一道无形的力量瞬间就压了过来,逼得敖宇星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堪堪扶着墙这才站稳了身子,没有跌下去。

只是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凝重之色都能清楚的看到。

杜晓被吓到了,急忙下床去扶他,也顾不得自己还在打点滴了,“敖宇星,你怎么样?”

敖宇星在杜晓的帮助下,坐回床沿,脸色更是难看的要命,他整个人都快要掩面哭泣了,“杜晓啊杜晓,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好命呢……”

“额……”杜晓的脸上大写着懵逼,“怎么说?”

敖宇星满脸的欲哭无泪,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说了,说出来都显得自己心酸无比!”

眼见敖宇星有心隐瞒不说,杜晓也不打算多问,豪气的挥了挥手,配合的笑着说着,“去吧,去吧。”

敖宇星离开没多久,田七七就醒了过来,她揉着胀痛的脖子,狠狠的皱着眉说道,“怎么一回事,我怎么睡着了,咦,我脖子怎么这么痛啊!”

“晓儿,你是不是趁着我睡着了偷袭我了!”田七七故作愤怒的盯着杜晓说着。

杜晓真心是无辜,“我没有,我是病人,我可没力气。”

田七七眨着眼睛环顾四周,都没看见敖宇星的影子,不由奇怪的问道,“啊嘞,那个帅哥呢?”

看着好友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红晕,杜晓唯有一叹,的!又一个被敖宇星那妖孽的脸唬住了。

“他正哭晕在厕所呢?”杜晓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说着。

“什么意思?”田七七极为不解,什么叫做哭晕在厕所了?那个帅哥又怎么会哭晕在厕所呢?

田七七的视线不自觉的飘向了门口,眼神一偏,立马又是大惊小怪起来,“刚才是有谁来过了吗?怎么会有水果篮摆在那里。”

杜晓顺着田七七的视线一看,瞳仁猛的一颤,给她送果篮?夏阳大概是第一个吧,虽然那个是幻境。

难道!杜晓整个人都是一崩,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她拔掉了还在输液的针头,起身赤脚飞快的冲到门口,拿起了那个果篮。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