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2-06 08:59:11   字数:2062字

“杜晓!”见了杜晓不顾拔掉针头的动作,田七七整个人都是一呆,反应过来脸色就沉了下来。

一把抢过杜晓手里的果篮,愤怒道,“你干什么,你还在输液知不知道!”

杜晓人一呆,懵懵道,“田七……我只是……”杜晓的话还没说完,忽而她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直接赤脚往外跑去。

田七七一呆,反应过来就急忙去追,但是她尚未有动作,人就被失而复返的敖宇星一把抓住,“让她去。”

“你谁啊,晓儿现在身体状态这么差,要是出来什么事情怎么办啊!”田七七的担心不是假的,杜晓这种状态下,的确是很容易出事。

田七七的眉头一拧,用力的挣脱了敖宇星的禁锢,拔腿就往杜晓离开的方向追。

敖宇星没想到人在失控的时候,力气居然这么大,居然可以挣脱他的束缚!

敖宇星的目光骤然一缩,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杜晓,你是真的很幸福啊!有着真心愿意为你付出的人。

楼下,杜晓赤脚站在冰凉的地下,看着空荡荡,但是又有着无数人在她眼前走过的医院广场。

她怎么都找到那抹属于夏阳的人影。

田七七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疼。

她只记得自己莫名其妙的睡醒来时,就觉得脖子上像是被人打了,生疼的。

很显然,她是忘记了,敖宇星和杜晓说过的那些话,更准确的说,是敖宇星刻意的让她忘记了。

田七七还是没有忍住,把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晓晓,到底怎么了,你今天一整天都是怪怪的。”

“还有,那几个人真的是你认识的么?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听着田七七的话,杜晓的心里一阵阵的疼,再过几天,她或许就会离开,他们再也就不记得她了。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是么?田七七同学,你是这样,杜晓也是这样的。”在杜晓尚未开口说话之前,敖宇星闷骚一笑,懒懒的说着。

他单手插兜,整个人都带着了一股高雅的痞气风范。看着身形僵硬住的杜晓,目光似笑非笑着。

田七七虽然犯花痴,但是也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此刻,她不能容忍怒意了!

精致漂亮的娃娃脸,露着一片显而易见的怒气,“我和晓晓认识了这么多年,我还没听说过有你们这等人物的朋友呢!难不成,你们是诱拐晓晓的坏人吗?”

“田七,别说了!”杜晓忍不住的打断了田七七的话。

她真的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真怕自己舍不得这份心,走的一干二净。她流下泪,双目紧闭的说着,“敖宇星,你抱我回去吧,我很累,想休息了。”

“好。”敖宇星收起嬉皮笑脸,轻松抱起杜晓,迈着大长腿走进医院。

田七七站在原地久久未动,她想不明白,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为什么她的晓儿看上去就那么悲伤,像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一样。

她想不明白,转身准备重新回到医院里说时候,电光火石之间他在两人合抱的梧桐树下,看见了一片白净的衣角,很是熟悉的。

田七七想着那片衣角,还有被放在门口的果篮,忽而就明白了什么!

目光一转之间,她抬步走了过去。

……

这几天高二三班的气氛不太对。

杜晓,田七七这对万年闺蜜之间似乎是吵架了,从不互相说话。

第二,他们班转来了一个高颜值学霸级别的大帅哥,名字叫做:敖宇星。

他坐在杜晓的后面,每天乐意做三件事,睡觉,欺负杜晓,撩拨女同学。

唯独潘西和雪莱两个人,是离开了的,敖宇星说他们两个人都是需要力量来支撑的,所以打发了他们去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说是那里灵力充足,对于力量的恢复很有帮助。

别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唯独卡拉米还吃醋了好几天,连带着敖宇星都开始记恨,做饭从不带上他的份了。

其实杜晓这几天其实也没闲着,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用来练习魔法了。

算下来杜晓也真是学习魔法的天才了,短短几天,掌心里就能笼聚起淡淡的六芒星了。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这六芒星在学习魔法的人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如果说,六芒星越明显,转动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流畅,即使是不发招,单是召唤出六芒星,也能让别人感到力量的存在,那么就说明力量已经成熟,可以接受任务了。

“我还有多久,可以去希曼亚山脉?”杜晓和卡拉米一起坐在操场的楼梯口边,低头看着自己掌心里极淡极淡的紫色的六芒星说着。

在楼梯的拐角里,正有一棵极大的合欢花,枝头上的合欢花也开的极为艳丽。正把杜晓整个身子都笼罩了进去。

“敖宇星和我们说了,主人,你心里的魔障虽然存在,但是这几天,我们无论是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第二次激发出魔障,所以,我们很难找到根源所在啊。”

“主人,你的魔障不除,来日毕终会成为心患啊!”卡拉米整个人都掉在栏杆上,嫩白的腿,不停的来回晃荡着,双手捧着脸,一脸的纠结。

“不对!”卡拉米的眼睛猛的一亮,从栏杆上一跃而下,脚步蹭蹭的往教室里跑,焦虑急切,而又带着明显激动的声音,一点点的渗透进杜晓的耳朵里。

“主人,你先坐一会,我突然想起一些事,我去找敖宇星聊一会,不用过来找我的!”

手掌一翻,那淡淡的光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阵吹过来,杜晓突然觉得有点冷,下意识的抱住手臂,把自己蜷缩了起来。

她整个脸都埋进膝盖里,痛苦而又压抑的哭声,一点点的渗透风里,“田七,对不起……”

“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啊!”突然间响起的声音,把杜晓吓了一大跳,她整个人都是往后一仰,抬着泪眼朦胧的脸愣愣的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田七七,“田七……”

田七七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杜晓,从鼻孔里哼出了轻飘飘的声音“嗯?”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