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2-06 22:51:15   字数:3053字

实话当然是不能说的,就在杜晓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敖宇星很是适宜的出现了。

敖宇星微微一笑,波调潋滟的眸光轻轻挑动着,“我说田七七同学啊,其实这个问题我是可以回答的。”

“哦?”田七七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她倒是想知道这个妖孽般的人会给他什么解释。

终然她对这个男人有那么一丢丢的花痴,但是她也知道,像敖宇星这样突然出现的男人,本就是危险的!

再加之杜晓冷不防就会给你来一记迷糊冲动的性子,田七七不得不对他防备。

敖宇星好没气的看着田七七的防备,失声嗤笑着,“用不着这么防备我,就算我想对她做什么,你还拦不住我。”

“你!”刚刚才压下去的怒气,田七七又被敖宇星成功的挑起了!

田七七不由得怒目圆睁,气哼哼的瞪着他,怒道,“拦不住我也得栏!”

“田七!”杜晓被感动哭了。

眼眶子里带着眼泪花子,就好像稍有不慎就会掉下来一样。

敖宇星犹如面临大敌,整个人都是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厉声皱眉道,“杜晓,你别给我整着这一出……”

后面好死不死的还跟着卡拉米那家伙!只要卡拉米在,他就莫名的对眼泪这种女人特有的物质,产生了恐惧。

他无法忘记那天夜晚里的心灵创伤!

“原来你见不得女人哭啊!”田七七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得,嘴角扬起了恶魔一般的笑容,阴沉沉的对着敖宇星说着。

敖宇星气的脸色变了又变,几次呼吸才忍住了想揍一顿这个女人的冲动。

“看来你是对杜晓会功夫的事情不好奇了。”敖宇星微微一笑,咬牙切齿的岔开了话题。

“放心,我好奇。”田琪琪微微一笑了一声,声音开始转淡,也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她抬手扒拉了一下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冷冷的说着,“但是我不会把这种好奇建立在我朋友人身安全上面的。“

敖宇星沉默了一下,明亮的霞光投射进他的眼睛里,衬映着他的眼瞳澄澈明亮。

敖宇星突然笑了起来,抬手眨眼间就搭在了田七七的肩膀上,很是煽情的说着,“杜晓有你这样的朋友,真他妈的幸福的可以啊!”

阿勒?

急人同是蒙住了三秒,熟知内情的卡拉米,神情也是微敛了起来,有少许的凝重。

主人有着这样情谊深重的朋友,她当真能舍弃这里的一切,和她们一起去希曼亚山脉么?

还有那个夏阳。

那朦朦胧胧的暗恋情愫,她又怎么会看的不清楚?

冷不防的,卡拉米的心神激荡之时,她内心的想法,被杜晓所熟知……

顷刻间,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的转开了眼神,去看着教室里的夏阳。

就在刚才,她险些被欺负,他没有站出来,犹豫了,沉默了。

就在那一瞬间,她是真的期盼过,夏阳能站出来保护她,可是他没有!

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那里原本开满花朵的世界,在这一刻都好像灰暗,凋落了。

自此,夏阳都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

田七七和敖宇星都是属于那种心思极为通彻的人,他们敏锐的发觉到了杜晓的情绪不对。

相互对视了一眼,便都了然于胸。

田七七有意岔开了话题,豪气的拍了拍胸脯,拉着有些木然的杜晓转身就走,一边和敖宇星说着话,“那是自然!”

夏阳那副完全冷漠的态度,她又不是白瞎啊。

上完课,田七七和敖宇星一起陪杜晓回到了那之前住的地方,她打算搬走最后一点点的东西。

毕竟那个地方,地板粉碎性夭折,肯定是不能住人了,只能是把家具什么的全部都拖走,然后上新的。

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他们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家门口。

是夏阳。

敖宇星下了车,目光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学长这是打哪顺路过啊。”

话里的讽刺意味超强。

夏阳淡淡的瞥了一眼他,凉凉道,“这是我家。”

“……”敖宇星呆上了三呆,不信的手指着他的身后,“这个?”

“是。”

“杜晓住这的!”

“我知道。”夏阳凉凉的牵起唇角,说着,“杜晓租的不是么?”

“……”敖宇星顿时被噎住了,杜晓这死丫头这么好死不死的出租了夏阳家的房子了?

默默观战的两个人,也是一头的雾水,田七七舔着唇说着“情况有点复杂啊……”

“看出来了。”杜晓无力的附和着。

夏阳真的很高,和敖宇星差不多,杜晓很难和他去说话。

不知怎的,现在的夏阳,连带着说话,都是有着一种无形的压迫力,“杜晓,和你签订房屋出租的人,是我妈妈,她有些事情在忙脱不了身,所以拜托我来和你谈一下有关我家地板的事情……”

明明他在微笑,杜晓却依旧感到了陌生,还有,那迫人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喜欢和这样的夏阳相处,这样的夏阳,让她那种熟悉的害怕感觉又回来了!

“地板的图样很难找,不知道学长能不能找到,我今晚就量尺寸,会照价赔偿的。”肺腑压抑着一团,让杜晓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她下意识的捏住了背包带子,缓缓地说着。

“不用了。”夏阳微微一笑,抬手宠溺的摸了摸杜晓的发顶。

他这是完全忽视了一旁还有两个大活人了。

“可是……那个地板……我很喜欢,学长能帮我问问那个花纹哪里有卖的么?”很显然,杜晓还是想继续询问有关那个地板的事情。

“我并不是很清楚,毕竟那已经是十多年的前的地板了,谁还能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呢?坏了我再换新的就好,只是你现在住在哪里了?”

夏阳直接捏断了杜晓最后询问的机会,因为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杜晓原本还想问,但是不经意间收到了来自暗示性停止的眼神过后,杜晓咬了咬唇,还是压下了心里的问题。

敖宇星懒懒的靠在一边吸烟,以解着他心底的郁闷。

身边站在看好戏淡淡卡拉米。

但是当着真的看到屋子里的景象,完全懵逼的两个局外人还是被眼前的地板结局表示哀悼了三秒,几乎是同时说着,“我去,真是人才啊!”

杜晓默默地捂脸看着了几个罪魁祸首之一,没有答话。

等夏阳里里外外把情况都看了一遍以后,又是几分钟以后了。

夏阳站在客厅里,指骨搭在眉间揉了揉发胀的额头上,开口问着,“百分百确定是毁灭性的,杜晓,你现在住哪?要是……”

“她现在住我家。”敖宇星懒懒的打断了夏阳的话。

田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这两个人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起来。

冲田七七那眼神,杜晓不用想,也知道她脑子里此刻闪现出了多少不可描述的事情。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的辩白着:我们没关系!

田七七把眼角一斜。哼哼声没有理会。

两个人也聪明的没有理会了,因为这种事,本就是越描越黑的发展局面了!

敖宇星受挫的,认命的搬完最后一点属于杜晓的东西,折了回来开口问着,“好了,现在房子看完了,杜晓你得和我回家了,田七七同学,你住在哪,我顺路送你回家捏?”

“好的。”田七七对今晚的夏阳也是有点说不上来的抗拒,他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的那种青涩阳光的感觉,反而给了人一种压迫力。

她也是感觉到了。

刚回到家,杜晓就像是一摊即将死去的鱼,软绵绵的趴在沙发里,好像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卡拉米极为有眼色的帮杜晓捏着酸胀的腿,一面担忧的问着,“主人,你怎么了,一回来脸色就不对?”

“没事。”杜晓顺手接过敖宇星递过来的饮料,拧开喝了一口。

杜晓顿时感觉到压在肺腑里的气息顺畅了许多,干燥的舌苔,也得到了滋润了许多。

“你也觉得今晚的夏阳不太正常么?”敖宇星微咪着眼神,抬眼看了一眼装死的杜晓,似笑非笑的喝着饮料。

果不其然,杜晓在听到敖宇星这句话,整个人都坐起来,眼瞳放大惊愕的看着敖宇星,“你说什么?”

敖宇星又好脾气的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也觉得今晚的夏阳不太正常么?”

末了,他眼神渐深,继续的笑的一脸妖孽,“你不觉得他的气息和我们遇到的一个人很像么?”

敖宇星这样直白的暗示,饶是卡拉米也是明白了,她的脸色骤然一白,“你是说他是……”

敖宇星无所谓的笑容之下,浅浅暗藏了凝重之色,他就着拿着饮料的手,抬起中指摇了摇,“依我看,也不尽然……”

“啊?”

杜晓有些不懂了?

“那需要把潘西叫回来么?”杜晓想了想,问着。

“不用。”敖宇星微微一笑,眼瞳深处如墨一样的化了开来,他起身,看着了窗外,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收敛,取代的是面无表情。

敖宇星的语调暗沉,“杜晓,这或许是一次机会,解除你心底魔障的机会!”

白澜说:

乌拉拉,各位宝宝,澜澜又来速求撒花收藏推荐票票了,再来几个评论打赏礼物么么,(* ̄3)(ε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