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8-01-19 14:18:14   字数:3112字

AL说完,她抬腿就走,忽而她想到了什么,扭过头说着,“关于你某地方小的问题,今晚我在你们学校的澡堂里等你,不要失约哦。”

她这话虽然是和杜晓说的,可偏偏视线是盯着敖宇星的,这感觉,真是想让人浮想联翩啊。

敖宇星继续挑逗的笑着,没有多大反应,没有说拒绝,也没有说答应,可偏偏是这样的反应,太容易撩拨女人了。

直到她带着来的人,再一次的把她簇拥离开,杜晓和田七七两个人站在原地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剧情翻转的是不是太神转折了吧……

社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没有再继续跟上AL的脚步,而是留在原地,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杜晓,紧紧抿着唇,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杜晓张唇,声音毫无预兆的就闯了出来,“社长我……”

“解释什么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社长也是一个暴脾气,但是平时他也只是对事不对人,很显然今天他说真的被杜晓气到了。

也是,当着他和AL的面,去说不想接自己辛辛苦苦筛选出来的片子,谁能不生气!

“社长,其实我……”

社长再一次的不给杜晓解释的机会,暴脾气的直接下定论了,“行了,杜晓,老子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这个片子不接也得接,我犯不着去得罪大佬来迁就你你那没几两肉!”

那社长大人嫌弃的眼神一刻都不收敛,说话更别说客气两个字了,“老子要不是因为田七七那丫头要死要活的推荐你,你以为老子稀罕你啊!”

田七七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愤怒的看着社长大人,“你好端端的提我干嘛?”

杜晓的眼神莫名的在两个人来回一转,一语定论,“咋,你们两闹了?”

“闭嘴,现在问题是你,不是我!”得,现在两个人居然还默契上了。

噗!

敖宇星好不客气的就笑喷了,声音大的骤然在空荡的走廊里回荡了起来。

瞬间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眼睛里都带着了怒气。

“得,得!”敖宇星笑着抬手做投降状,无奈道,“我知道我错了,别瞪着我啊,我好害怕的。”

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抱着手臂,装成一副柔柔弱弱的病公子模样,惹得三人统一了战线,向他投去了恶寒的一瞥,“滚!”

“不带这样过河拆桥的哦,杜晓。”敖宇星受伤的眼神再一次的投向了杜晓。

“我说了我不想接这个片子。”杜晓再次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她的眼神直落落的看着敖宇星,她相信敖宇星话里的意思。

敖宇星的眼神再一次的变得锋利不悦起来,但尚未等他开口,她身边的社长大人就再一次暴躁如雷的跳了起来,“杜晓,你今天怎么一回事,偏偏非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

“不是,是我私人原因,我不想接这一次的片子而已,其他的我都愿意。”杜晓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在社长大人暴跳如雷跳起来之前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话说完,杜晓觉得,整个呼吸都顺畅了。

“私人原因?”社长大人将剑眉一挑,从喉咙里飘出了几个字,下一刻他就再一次的跳了起来,“你他妈的给老子整什么私人原因,这次片子很重要知不知道!”

“好了,社长大人,你也别生气了,杜晓为什么不愿意接这个片子,我可是很清楚的很欧。”敖宇星不怕死的迈着大长腿,靠近了社长大人。

敖宇星微微一笑,夹着烟的手指轻飘飘的搭在社长大人的肩膀上,笑的丰神俊朗,可谓是风情万种啊,“社长大人与其生气,做着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倒不如听听杜晓怎么说。”

肩膀上无须有的力道,压得他肩胛骨生疼,安东微微吸气,目光犀利的瞪向吊里郎当的敖宇星,“同学,你不知道学校不许抽烟么?”

敖宇星微微挑眉,语气甚是嚣张的说着,“我就抽了,你能咋地。”

肩膀上的力道还在逐渐加重,安东心知,自己是没有任何余地和敖宇星对抗,他深吸了一口气,把心底的躁动因子全部压制以后,安东闭了闭眼。

待他睁眼,所有的暴怒都被压制,肩膀上的压力也是全部消失,“说吧,什么原因。”

“我……”杜晓一个字还没吐出来,一记响指就在几人的耳边响起。

待杜晓回过神来,就见安东和田七七都昏睡了过去,卡拉米和敖宇星正一手扶一个。

“敖宇星,你干什么?”杜晓疑惑的声音里不免带了几分怒气,好端端对他们催眠干什么?

“如果不把他们催眠,杜晓,你能解释什么,还是说,你想解释什么?”敖宇星虽然在笑着,杜晓在这一刻却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冷。

她不由的自嘲的笑了笑,敖宇星说的对,她能解释什么呢?

两个人并肩躺在办公室昏睡着,杜晓望着田七七精致白皙的娃娃脸,一时有些恍惚。

“杜晓,你听着,这个片子,必须你接,你已经是魔法师了,在你被命运抉择的时候,就不许你逃脱了。”敖宇星弯腰捏起那个台本递给杜晓,目光冷淡,“而且,希曼亚山脉,从来就不允许胆小鬼踏足。”

“事情的发展,谁都没有绝对掌控能力,你只有前进,才有战胜它的可能性!”敖宇星说完,就目光淡然的看着杜晓,额边的符印因为他转身的动作,再一次的显露,然后被覆盖不见。

敖宇星说得对,事态容不得她说拒绝,如果她不去承担,也会有别人去承担,但是,这一切,都是和她有关系,没有谁能替她承担。

也不能。

心神晃荡过后,杜晓的心中一片明亮澄澈,郑重的接过敖宇星手里的台本,微微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拍的!”

对杜晓的反应,敖宇星算不上大喜过望,也只能说是满意吧,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人又恢复了那最初流里流气的痞气状态。

只见他么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抬手捂住眼睛,转身就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得,你的‘私人问题’解决了,我也得回去补眠了,卡拉米,你留在这,看着点。”

“哦对了,他们醒过来过后,都会忘记这一茬的,不用多担心解释什么的。”

杜晓呆呆的看着花孔雀敖宇星离开,人影都没了,她都久久回不了神,“敖宇星的吹眠术好厉害的赶脚。”

卡拉米无聊的翻着他们的台本,笑眯眯的回话,“傲氏家族除了秘法,催眠术也是个中高手,主人以后感兴趣的话,可以让他教你啊。”

“应该不能吧,电视里不都演什么家传不可外言么?”杜晓歇了歇眼说着。

“皮毛总可以啊。”卡拉米翻了个白眼说着。

杜晓,“……”

就在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门外有一道诡异的白色,蓦然闪过。

田七七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在此期间杜晓看光了全部的台本内容,顺带又把以前学习的魔法又温习了一遍。

但是,田七七和安东,这两个睁眼第一眼就看见对方的……这件事情原本是一件乌龙,但是后来,就莫名的演变成了一场战斗级别的打斗……

“安东,你这个流氓,怎么会和我睡在一起,你给我去死!”休息室里,田七七暴躁如雷的声音,隔着门板,杜晓都觉得炸耳朵。

卡拉米拉着杜晓,一个转身就召唤出来了一个隐身法,卡拉米捂住耳朵,幽怨无比,“主人,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就暂时隐身躲避一下吧。”

杜晓点头。

卡拉米搂住杜晓的腰,为了不伤及无辜,他们两个坐到一旁文件柜上面,默默的看着下面混乱的战局。

卡拉米不知道打哪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出来,递到杜晓的面前,“主人要不要来一点?”

田七七的武力值,杜晓还是放心的,所以,她毫无顾虑的接下了,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着一场免费的动作片。

安东是被田七七一脚踢出房门外的,在杜晓的视线里,他就是一完美曲线的抛线物。

“哇塞,强悍。”杜晓瞪大了眼睛,双眼冒出同等的红心心,红唇微张,手里捏着的爆米花都不想吃了。

“是够强悍。”卡拉米也是默默的点头说着。

没想到安东完全是一个没有武力值的家伙,所以……他的下场到最后只能是用惨绝人寰四个字来形容了。

杜晓真怕田七七再打下去,安东就要去医院的太平间了,吓得立马在门外闪身进来,急急忙忙的按住田七七。

“是误会,误会。”杜晓压着额头上的心虚,急忙解释着,“你们两个忙的太累了,我就好心的把你们两个扶进去休息了,我保证,你们两个绝对清白。”

“我觉得我睡觉挺浅呀,有那么累么?”安东一边吸气,一边扶着办公桌,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疑惑的说着。

田七七虽然被杜晓阻止了动作,但是冷的像是刀子一样的眼神,一样落在安东的身上,安东一说话,田七七立马就吼了过去,“你给我闭嘴。”

安东整个人一抖,颤抖的丢下一句送我去医院过后,整个人又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