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白澜   更新时间: 2017-12-13 23:33:21   字数:3273字

“晓晓,你听我解释,我和你妈妈她……”三十多岁的男人凌乱的披着衣服,着急的想和不及他腰高的杜晓解释什么。

但是杜晓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呕吐,无止无休的呕吐,那一天,杜晓觉得,她是把这大辈子所吃的东西都吐了一个干净,等她回过头去开另一扇门的时候,她看见了一脸看不出喜怒哀乐的母亲,站的笔直在门口。

她被捂住了眼睛,抱了出去。

“杜晓。”

耳边回荡着陌生的声音,但是杜晓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去回应他了。因为她在呕吐,脸色惨白的吓人,她感觉整个胃都在翻腾,难受极了。

但是,那声音在逐渐靠近,清晰起来的时候,杜晓敏锐的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刚才的一切,她很确信,那只是幻象,但是这个,实在是太近,就连昏暗的地上都有了清晰的影子。

杜晓的眼瞳猛地一缩,撑着身子侧过头去看那个人,披肩的长发,柔柔弱弱的身骨,是一个很容易让男人勾起欲性的女人。

“贱女人。”杜晓的目光瞬间变得凶狠,厌恶,冰冷的声音更是毫无情绪!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她的噩梦就不会有,她的家庭就不会破碎!

杜晓死死的盯住了女人,双手紧紧地捏住,在微黄的灯光下,更甚至能看得清楚那指尖透露出来的白色。

如果她现在有力气,她真的很想毫不犹豫的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捏碎!

“杜晓……杜晓……”那个女人似乎是听不见杜晓的咒骂声,反而是越来越靠近他,然后在他的面前按蹲下了身子。

“恶心的东西,你给我滚开!”杜晓毫不犹豫的一把把她挥开。

但是一当那个女人被挥开之后,杜晓整个人都呆愣的跌坐在地上,止不住的颤抖惊呼起来,“田七,你怎么……”

没错,当着那个女人被挥开的瞬间,她的模样就瞬间变成了田七七的模样,在她倒地的瞬间,手臂不知道是被什么什么东西划伤了,鲜血瞬间就涌现了出来。

“啊,我的胳膊!”田七七痛苦的皱起了眉毛,伸手捂住受伤的胳膊,一脸怒视的表情瞪着杜晓,“杜晓,你干嘛推我!”

空气之中飘散着血液独有的铁锈味,杜晓的心惊惧着,一刻都不敢松懈,田七七怎么会在这里,眼前的田七七究竟是真是假?

亦或是这个人还是幻境里制造出来的假象,故意迷惑她的?

杜晓没有伸出手去扶她,而是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地上的田七七,掌心里也是萦绕起淡紫色的六芒星图案,急速的旋转,似乎是证明了她的内心此刻是有多么的慌乱。

“哼,你以为,同样的招数,我还会上当第二次么?”不自觉之中,杜晓的眼中似乎是被染上了一抹奢血的魅光,嘴角扬起的弧度,也是那么的妖治冷艳。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杀伐决断,让她的身形瞬间移动了起来,手掌微屈,对准了田七七的天灵盖就招呼了过去。

那身形之间,无风却是扬起了她的发丝衣摆,一股醒目的杀意正在向田七七逼近。

田七七整个人都惊惧害怕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这个陌生恐怖的女人会是和她朝夕相伴的好朋友。

杜晓不是这样的!

田七七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她整个人借着自己练武的优势,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也索性她躲避的及时,这才堪堪和杜晓的掌风擦肩而过。

“晓晓,你给我清醒过来!”田七七一边和杜晓缠斗着,不让那诡异的光芒伤到自己,一边朝杜晓大声嘶吼了过去。

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现在的杜晓一点都不正常,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一样。

这样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杜晓必须清醒过来才行。

不然,她不但要死在这了,就连这样的杜晓,都不知道要有什么可怕的结果预料!

原本她是被敖宇星下了符咒的,本该是要忘记和杜晓有关的一切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昏睡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眼前昏暗的厉害,头顶也只有一盏微黄的灯盏。

视线模糊的让她本就高度近视的,什么都看不清了,她只能一步步的靠近她,走进了,她才看清了那个熟悉的魔法师服装,以及背对着她不停呕吐的人是谁。

“恶心的杂碎,谁让你这么叫我的!”杜晓大怒,攻击的时候,招数更是凌厉了。

隐隐之间,田七七感觉到自己似乎是有些招架不住了,她本就受伤了,失血的毛病让她的体能迅速的流失,眼前的不利情况,对于田七七而言,万分危险。

田七七望着完全陌生的杜晓,目光沉寂下去的同时,她咬住了嘴唇,转瞬之间,她就停下了下来,孤单单薄的身影就这样笔挺挺的站在杜晓的面前。

同样,她也是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了危险之下。

杜晓眨了眨眼睛,眼底划过一抹厉色,眼见田七七停了下来,她那完全可以截取人性命的那一掌却是莫名的停了下来。

其实,田七七停了下来,何尝不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在赌杜晓不会杀了她的。

还好,她赌赢了。

后背在被冷汗浸湿的同时,田七七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抹笑容,热切的看着杜晓,她会让杜晓醒过来的!

“看来。你是做好了受死的准备了。”杜晓冷冷一笑,重新扬起了手,说着。

“你不会杀我的。”田七七笃定的说着。

“哦,你凭什么呢?”杜晓是浮在半空中的,借着这个优势,她很好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了田七七。

田七七都恨不得把这个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便宜的小人胖揍一顿。

只可惜,她现在是有心无力啊……

杜晓的身后的灯光全部都被挡住,她的脸被笼罩在黑暗里,侧面有着少的可怜的碎光打在脸上,却显得她此刻是阴森无比。

“因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对我善良,你我彼此是交付过性命的人。”田七七眼眸认真,声音掷地有声,在杜晓的心里瞬间激荡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田七七,那个仗义执言的女人,的确是她心里为数不多的暖意。

如此想着,杜晓眼底的暗色不由得褪去了很多。

田七七狠狠地咬了牙,仰脸大声的说着,“杜晓,你忘记了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你被人欺负的时候,我救了你,你和我说过,你要和我做一辈子好朋友的,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心底的魔障,你就那么不敢去面对么?你要杀我,你要避退这一切,你又是何其的残忍!”田七七知道她这样说实在是伤人!

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了,杜晓必须清醒,哪怕将来的人生里,真的没有了杜晓来过的痕迹,但至少她不后悔杜晓来过。

“不,你胡说,残忍的从来都不是我,他们背叛了我,背叛了誓言,我有什么过错!”杜晓猩红着双目,撕心裂肺的嘶吼着。

随着她的嘶吼,田七七眼前的景象也是在发生了变化。

几乎是她站在年幼的杜晓,以及现在的杜晓的身后,以自己的身份,去经历了一次。

田七七止不住的捂住了嘴巴,整个人都惊惧的跌坐在地上,不让自己的哭声呜咽出来,但是她的眼泪还是无法忍住的从指缝里话落,砸在地板上。

她现在已经无法再去找什么理由去劝说杜晓了,因为如果是她,她会比杜晓还要奔溃。

当着眼前又变回了原来的昏暗房间,杜晓蹲下身子,抬手捏住了田七七的下巴,语气嘲讽至极,“田七七,我的朋友,你还要劝我什么呢?”

“杜晓,你不能这样,你是要解开魔障的,你不能越陷越深知道么,你是你,他们是他们,你是一个自由而自由的人,你还有那么多事要做,你真的就甘心一辈子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么?”

田七七伸手抓住了杜晓的手臂,急声厉切的大吼着,“你不要忘记了,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你自己说的,你忘了吗?”

“你要知道,你是杜晓,是那个不会被任何事情影响的杜晓!”

“不被任何事情影响的杜晓?”杜晓只听得这一句话在她耳边回荡的时候,不自觉就跟着念了出来,连带着那微黄的灯光转瞬间像是变得亮堂了许多。

田七七的眼底瞬间散发出来了亮光。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努力的说着话,就好像肩膀上的伤流出再多的血,她也不在意了。

“杜晓,你听着,我,田七七,你最好的朋友,无论在你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所以,我请求你,把你的所有的,见了鬼的魔障都扔掉吧。”

田七七扶着杜晓的肩膀,声音止不住的哽咽起来,“你只有把那些东西全部都扔掉,就当你生命里不曾来过一样,你才能好好的过,好好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忽而,田七七的声音急转几下,一如平时嫌弃教育她时候的模样,“听明白了么?”

田七七在忍着失血过多的眩晕感说完这些话之后,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继续说话了,她慢慢的松开了紧紧捏着杜晓肩膀的手,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眸光也是随之缓缓的暗淡了下来。

良久杜晓都是保持了一个动作没有动弹,脸色很白。

万籁寂静之中,田七七在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忍住的死死的锁在杜晓的脸上。

她在等着一个答案。

“田七……”

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像是穿越了万年的沧海桑田一般被她听见过后,田七七的嘴角终于是扬起了一抹如负释重的笑容。

紧接着,她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澜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