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大王   更新时间: 2017-11-27 18:16:09   字数:2356字

杭黎一饶有趣味的看着他:“易二少还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

易成锡看着她调笑的笑容,也不在意,而是在沙发上转了个身,将背留给杭黎一。

“杭小姐,帮我捶个背,酸。”

杭黎一楞在原地,忍了半天愣是没忍住,手指指着门口的方向:“出去。”

易成锡置若罔闻,保持着姿势坐在沙发上。

这个男人!杭黎一有点无可奈何,抡起拳头就给了他的背一下,力道十足。

“嘶……”男人吃痛的声音传来,杭黎一冷冷哼了一声,再次指向门口的方向:“出去”。

依旧没有说话,杭黎一站起来,绕过易成锡走到他面前,正准备再次开口,却被面前的易成锡吓了一跳。

嘴唇苍白,满头是汗,但他的脸上只是眉头微皱,双眼紧闭,好似睡着了一般。

“不是吧,我下手不是很重啊......”杭黎一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起自己刚刚那一拳,揉了揉脑袋就去扯他的衣服。

正值夏季,易成锡只穿了一件衬衫,杭黎一的力气素来就比较大,一用力竟直接扯掉了一颗扣子。

易成锡缓缓睁开眼,抓住她正准备扯掉他第二颗扣子的手,语气带着一点无奈:“让我休息一下,别乱动。”

杭黎一哪里肯听他的话,她虽然杀过不少人但也不会胡乱伤人,“若真是我那一拳把你打成这样我可是要对你负责的”。

易成锡好笑的看着收小了力道慢慢解开自己扣子的手,也不再去阻止她。

一只袖子被退出来,杭黎一看着他背上的伤口,沉默的一言不发。

易成锡转过头,“怎么?不是要对我负责吗?”

杭黎一转过头,淡淡道:“不是我弄的,负不了责。”

似乎早料到她有这样的回答,易成锡弯唇一笑,伸出手准备把自己的衣服套上,却被另外一只手挡住。

杭黎一看了他一眼:“等着。”

易成锡看着她站起身,从化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卷绷带。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能让你这么主动的挨打。”杭黎一冷笑,手中却将绷带轻轻的缠上去。

他的背上有两道伤口,一道伤口已经结了痂,看起来愈合了很久,一道却是才包扎的,因为刚刚她那一拳,伤口大概重新裂开,在白色的绷带上渗出星星点点的血迹。

她缠绷带的手法很娴熟,多年来她在外完成任务时免不了会受伤,全都是自己包扎。

最后打了个小小的结,杭黎一帮他把衣服拉上。

易成锡的表情已恢复正常,估计是痛感已过,此时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杭黎一。

“看什么看?”熟悉的话又从她嘴里蹦出来。

“你说你这么体贴怎么会有人想到是你杀了易老爷子呢。”他的话语中带了一点挪愉,看着杭黎一的脸上风云变幻。

“闭嘴!”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过你说你天天挨你哥的打谁又会想到你其实一只手就可以解决他呢?”杭黎一把绷带放入房间的抽屉里,转头说道。

那天在易家的情形她历历在目,跟易成锡交手的过程中如果易成锡拼了全力她未必能全身而退,说起来,他们那天在易家后花园的打斗更像是一场切磋。

不过自己不是杀了他爸爸吗?还有易风扬,他为什么要在易风扬面前装傻?他做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

杭黎一眯着眼睛打量他,不过这些想法在脑海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她向来不关心别人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

不要打扰了她多年来过的第一次安稳生活。

“一一,你好了吗一一?”黎艳秋的声音在门外传来,杭黎一面色一变立即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易成锡,只见他微闭眼睛,好似没有听到门外的叫喊。

杭黎一暗骂了一声,连忙走上前去开门,却只是打开了一条缝对着门外的黎艳秋道:“妈我马上就下去你在下边等我。”说完就关上了门。

黎艳秋愣了一下摇摇头,这孩子......

“喂,我要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杭黎一对着镜子照了照,整理了微微有些凌乱了的的发型往门口走去。

易成锡点点头冲她挥挥手,余光忽然瞟到沙发上的一个东西,叫住了杭黎一。

“杭小姐。”

杭黎一不耐烦的回过头。

“你东西掉了。”

杭黎一正奇怪自己身上就一身晚礼服穿着哪儿有东西可以掉,却在顺着易成锡眼睛看去的时候脸色一下就变了。

沙发上的,可不正是她胸前的小垫子......

杭黎一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冷静且施施然的走到沙发上,面带微笑的拿起那片东西。

“哦这不是我的是我姐的她刚刚可能掉在这里了我给她拿下去。”

易成锡看着她镇定又认真的脸,脸上带着挪逾的笑意并未说话,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杭黎一转过身,步伐微微有点加快,更是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屋内的易成锡笑意顿减,看着自己从自己腰间绕过的白色绷带,陷入了沉思。

今天的酒会排场特别大,来来往往的人都非富即贵有钱有势,杭黎一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各商政界名流围在一起讲话的场景。

笑得虚伪得很。

“感谢各位抽空参加今天的酒会,杭某不胜感激......”杭天阔拿着话筒在台上说着话。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小女儿!”杭天阔说完往旁边看去,杭黎一脸上保持着微笑,慢慢的走上台。

台下的记者立即举起摄像机,照相的“咔嚓”声此起彼伏,杭黎一被闪得微微用手遮了遮眼睛。

“杭先生,请问杭小姐失踪的这十年都去了哪里......”

“杭先生,您的亲生女儿回来了是否会考虑进您公司上班?”

“杭先生,杭黎一小姐会取代您公司里杭瑾心小姐的位置吗?”

“杭瑾心小姐和易家大少爷的婚事什么时候办?”

基本上话筒全指航天阔,倒不是没人想问杭黎一,只是杭黎一脸上的表情带着不耐烦,只要有人过来她就淡淡的看过去,虽说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散发着强烈的“生人勿进”的气息。

只是这最后一个问题勾起了她的兴趣。

杭瑾心和易风扬?

她略一思索,想起那天在易家她躲在桌子底下,易风扬是说过一句“我和瑾心的婚礼......”,万万没想到,这个瑾心竟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姐。

“易大少来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一半的记者立即往门边蜂拥而至,还剩下一半迫于航天阔的颜面,还是站在原地。

易风扬一身正装,脚上踏着擦得锃亮的皮鞋,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杭瑾心一看见他进来,立即作娇羞女人状迎了上去。

杭黎一眯了眯眼,易风扬和易成锡身上的气质完全不同,易风扬看起来正人君子风度翩翩,其实骨子里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这点从第一次在易家看见他对易成锡那样就明白了。

看着杭瑾心和他站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倒是有种才子佳人的味道。杭黎一心想。

大王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