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大王   更新时间: 2017-11-25 20:54:41   字数:2446字

酒会结束,杭黎一回到休息室换衣服,不出所料,易成锡已经走了,不知道离开了多久。杭黎一没多想,换好衣服就下了楼去。

司机早已在楼下等着,其实从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杭黎一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时间问,她将手放到车窗上,撑着自己的脑袋。

“小姐,到了。”直到司机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家别墅就在眼前。

杭父杭母还没回来,杭瑾心正陪着易风扬,很晚了,家里的佣人都歇下了,只有李妈还在客厅坐着等着他们回来。

杭黎一走进门就看见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李妈,听见声响,李妈睁开了闭着的眼睛,连忙去拿杭黎一的包包。

杭黎一连忙收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李妈你去休息吧,爸妈还有会儿才回来呢。”

李妈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杭黎一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前面的十九年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前几天才在杭母的训练下练了两天,今天勉强保持不摔跤,但毕竟站了一两个小时,脚已经是累得不行了。

把包包往床上一甩,杭黎一一屁股坐到床上,准备躺下休息一下。

然而下一秒,她就像弹簧似的跳起来。

床上有人!

杭黎一紧闭嘴唇,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叫出声来,只是慢慢后退,退到开关处一下子把灯打开。

床上的人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搞得很不满,动了一下。

杭黎一站在门口思考着,这几年因为受人所雇,她杀的人不在少数,也有不知死活要找她报仇的,只是都被她给解决掉了。

难道又是一个?

她皱了皱眉。

杭黎一走上前,一把掀开被子。

“又是你!”杭黎一刚刚发现床上有人的时候没尖叫,却在发现床上的人是谁的时候叫了一声。

双眼微闭,薄削轻抿的唇好似透露了他对于突然的打扰感到不满。听到杭黎一的尖叫,下一秒他慢慢转醒,深邃的眸却在看到杭黎一的那一秒又放松下来,挥了挥手:“都说了别闹。”

正是易家二少爷易成锡。

杭黎一嘴巴张了张,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直接跳上床把易成锡摇醒:“你怎么阴魂不散!”

见识过易成锡的本事,对于他能旁若无人的进到易家丝毫没感到好奇,只是......

“你为什么又进了我的房间?”摇醒易成锡,杭黎一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微笑的看着易成锡。。

“不然呢?去你爸妈的房间?”仿佛睡醒了,易成锡双手枕在头底下,眼睛神采奕奕,看向杭黎一。

杭黎一把头发撩到耳后,露出微笑,似乎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我,是,说,你,是,怎,么,知,道,这,是,我,房,间,的。”

“除了杭瑾心和你爸妈,不就剩这间房了吗?”易成锡的语气理所当然,杭黎一转了转眼珠子,老觉得他这句话里有什么不对。

半晌,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来过我家!”

没等他回答,她又带着疑惑的表情:“你居然还知道杭瑾心的房间?”

易成锡脸上笑意未减,看着杭黎一,杭黎一也看着他,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易成锡看着她,突然伸出手,把本来跪在他身边的杭黎一一下子拉了下去,杭黎一整个人倒在他的怀里。

她很快反应过来,抬腿就是一脚却被易成锡的腿给拦下,两只腿紧紧的夹住杭黎一的腿,杭黎一便一下子趴在他身上。

她叹了一口气,易成锡后背还有伤,可自己还是被他钳制住动弹不得,上次不是运气不好,是自己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好了你赢了,放开我。”杭黎一撇了撇嘴,试图把双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易成锡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不是要跟你比试......”

还没说完杭黎一就敷衍的点头:“哎我知道我技不如人你不用安慰我......”

易成锡又沉默了一会儿,双手倏地放开,把她推到了旁边:“睡吧。”

“哦”,杭黎一点点头,下一秒又反应过来,“那你呢?”

回答她的只有空气,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杭黎一知道易成锡不可能真的睡着,但他双眼紧闭,这个样子好像就是赖在她的床上不走了。

杭黎一被白镇乔接走后就是在男人堆里长大,除了十四岁到岛上后开始一个人睡觉,之前都是跟着基地的男人们一起挤大通铺,心里一直都没有什么男女之防。

她直觉觉得易成锡不会对她干什么,当天晚上,居然在床上,在易成锡的身边睡着了,对第二天早上即将发生的事没有一点察觉。

“你们两个之间,只有一个能活。”白镇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在简易栏杆围成的打斗场内,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和另外一个看起来稍大一点女孩正站在场上对峙着。

白兰嘴唇紧闭,对面的女孩额头上的血更是汩汩的留下来,但她的脸上带着笑意,跟白兰脸上的焦灼和犹豫完全不同。

“白兰!动手!”白镇乔的话不断从耳边传来,一声比一声大,白兰的呼吸越来越快,握紧的拳头因为太用力而微微发白,但是无论白镇乔怎么喊,她都在原地一动不动。

“楚楚!”站在白镇乔身边的另外一个男人也是一声大吼,场上的女孩子余光扫了一下下面,突然握拳往白兰这边冲过来!

白兰措手不及,被对手一拳打中嘴角。

但她只是防守却不进攻,全身上下受的伤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缓慢。

“白兰你在干什么!”白镇乔的声音已是怒极,如果不是台上不允许其他人进入恐怕他要亲自上台。

白兰置若罔闻。

站在她对面的女孩看了一眼已经大发雷霆的白镇乔,嘴角绽开一个凄美的笑,那个笑容让当时在台上的白兰恍惚了一下。

只见女孩子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极快的向她冲过来,白兰瞪大眼睛,条件反射的夺下匕首直刺她的腹部。

“刺啦”一声,白兰的手颤抖了一下。

匕首不偏不倚的正中对面女孩子的腹部。

她慢慢跪倒在地,白兰立即扶住她。

“兰兰,好好活下去。”她嘴角的笑意未减。

“你可以躲开的,你,你为什么......”白兰的声音都在颤抖,她捂着楚楚的伤口但是不敢太用力,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体里流出来。

楚楚轻轻的咳了两声,白兰眼眶里已是泪水饱满,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仿佛要咬出血来。

“帮我找到我哥,让他带我回家......”楚楚的声音越来越小,嘴边的笑意也慢慢减弱,她睁大眼睛看着天空,握着白兰的手慢慢垂下。

楚楚的师父上来准备抱起他的徒弟走的时候,白兰抬起头,眼神凶狠,声音散发着刺骨的寒冷:“别碰她。”

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却感觉到背后被人拍了一下,白镇乔轻轻的对他摇了摇头。

易成锡背靠床头柜,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特别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女人。

杭黎一的半边枕头都被眼泪打湿,脸上还在肆意流淌着,嘴里时不时发出哽咽声,正是这种哽咽声让易成锡不能入眠。

伸出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子,卧室的门却“啪嗒”一声开了。

大王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