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大王   更新时间: 2017-11-25 20:55:42   字数:1999字

卧槽!

杭黎一差点就飙出一句脏话。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他结婚了!

自己跟易成锡没什么的话已经被早上房间那一幕和易成锡刚刚的话给堵死了,杭黎一只能打着哈哈,“爸,妈,我不着急,我还小呢,呵呵呵呵......”

杭母拍了一下自己的女儿,“不害臊,都二十四了还小!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已经满月了。”

话语一出,杭黎一震惊的抬起头。

二十四?自己是九岁那年被带走,如今过了十年多,虽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但满打满算说是二十应该都有余,杭母怎么会说自己是二十四?

航天阔也顺着杭母的话:“是啊,虽说你过了这么多年才回家爸爸也舍不得这么快把你嫁出去,可你和成锡毕竟是两情相悦,爸爸硬是把你关在家里你怕是也会埋怨爸爸......”

杭黎一抿着嘴唇,到底是谁的记忆出了差错。

易成锡站起身,为杭父杭母各倒了一杯茶:“伯父伯母,我回去跟我哥商量一下就给你们答复。”

他们点点头,易成锡照样保持着微笑:“我带一一出去走走。”

还处在震惊状态的杭黎一被易成锡拉着走,屋里的两个人看着女儿魂不守舍的模样轻笑:“看来一一是真的喜欢他,听见要结婚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

车子驰骋在金市开往郊区的马路上,杭黎一突然歪着头问在驾驶座上的易成锡:“你跟杭瑾心到底什么关系?”

易成锡正准备开口,杭黎一又开口道:“为什么我妈说我们家对不起你?”

易成锡又准备开口,杭黎一问题如炮而至:“你为什么对我们家的事这么清楚?”

易成锡决定不说话了。

杭黎一看着他也没有再问,易成锡淡睨了她一眼,开始慢慢回答她的问题。

杭黎一从他的回答中,慢慢的把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拼凑起来。

五年前,易成锡和杭瑾心在同一所大学,杭瑾心本一,他研一,就像所有俊男美女总是会在一起的桥段一样,他们相爱了。

后来杭家破产,那时候易老爷子还在世,易成锡求自己的爸爸给杭家一点支持,易老爷子开始不同意。但杭家曾经也是S市的名门,虽说资产倒闭但人脉还在,于是提出了联姻。

那时候杭父杭母没有办法,如果想重新扶起自己倒闭的公司,那么易家,这个在金市,甚至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集团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同意了易家的联姻。

那时候易成锡和杭瑾心都很开心,因为他们两个可以在一起了,而且杭家又可以重新发展起来。

但错就错在,订婚典礼那天出现的人,不是易成锡,而是易风扬。

“易老爷子偏心,我是他在外面情人生的孩子,我妈腆着脸挺着大肚子威胁他如果不把我纳入易家家谱她就像媒体公开这件事,易老爷子没有办法,也怕麻烦,索性收留了我,我妈却在我五岁那年重病走了。”

杭黎一听着他的话,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并没有什太大的的起伏变化于是听着他继续讲下去。

“杭家虽然落魄一时,但如果重新发展前途不可限量,易老爷子只想把一切留给他的大儿子。”

“难怪你爸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杭黎一指着他,看见他眼神好似微微的翻了个白眼。

“结果后来杭瑾心真的爱上了易风扬对不对?”杭黎一想起自己的发布酒会那天,杭瑾心看见易风扬娇滴滴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易成锡嘴角冷冷一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易家正统继承人,谁还会跟我?”

这下杭黎一一直困扰的问题终于有了解释。

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杭家那么大的家业在短短几年内就可以卷土重来,原来是易家在背后帮忙。

“然后你就在易风扬面前变成了那副像蠢货一样的样子?”杭黎一挑了挑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易风扬一直想把我赶出易家但是找不到机会,我如果锋芒太露只会让他狗急跳墙,我还想多活几天。”易成锡看了看后视镜,突然一脚刹车踩下。

杭黎一因为惯性猛地向前倾了一下,易成锡却一只手解开她的安全带:“下车。”

杭黎一奇怪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一车的大马路,张嘴正想说什么,易成锡有点不耐烦:“下车!”

杭黎一站在郊区的马路上,看着易成锡的车滚滚而走带起一阵尘土。

杭黎一有过多年的野外生存经验,除了不太认识路这个毛病她其他方面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但是现在她显然不需要用那些技术,现在的她是杭黎一,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杭家的司机会用最快的速度过来接她。

在等司机的时候,杭黎一细细回想刚刚易成锡说的所有话,直觉告诉她没有那么简单,易成锡省略了他为什么会有那一身能匹敌第一杀手白兰也就是自己的功夫,照他所描述,他根本没可能也没机会进入生岛,那又更遑论火郁说的他从生岛上逃出来过?

她站在马路上,冲易成锡离去的方向眯了眯眼睛,想起师父说的那句“是我私人命令”,脑中微动,好像有一根线将这些事情连了起来。杭黎一双手环着胸,却说不出来到底有什么联系,索性摇摇头讲这些伤脑筋的事情排出自己的脑外。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易成锡今天为什么会误导杭父杭母让自己跟他结婚。

“难道因为我是正牌杭家继承人?”杭黎一喃喃自语,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易成锡的车继续往前开到一幢约莫两层楼的小洋房前,将车停好,靠在车上,却迟迟没有进去那间房子。

他靠在车门上,点燃一支烟,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

听见门开的声音,易成锡吐了一口长长的烟,语气冷淡“出来吧。”

门被缓缓的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脚步轻缓。

大王说:

前面铺垫和一一回来的交代有点长看文的兄弟们别抛弃别放弃快了快了相信我后面绝逼精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