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大傻   更新时间: 2017-12-02 11:09:12   字数:3574字

“吱呀…”

一声轻响,沐辰的房间被打开,琴舞和小玉两人俏生生的出现在房门外。

“谁?”

一惊之下,沐辰连忙起身,手腕一翻一柄锋利的匕首便出现在了手中,虽然晚上他睡的很沉,但是一到了早上,沐辰长期培养出的警惕性完美的发挥了出来。

见沐辰突然起身,刚踏入房门的小玉惊呼一声,手中捧着的一套崭新衣物掉到了地上,待她看清是沐辰后,顿时小脸涨的通红,纤细的手臂一插小蛮腰,怒目看着沐辰,娇斥道:“臭小子!你喊什么喊?吓了我一跳!”

说完小玉又将衣服捡了起来,放到了房内的桌上,琴舞看到沐辰已经可以起身,微微一笑,“你醒了。”

沐辰愣了愣,这时他才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少女,少女今天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罗裙,一头棕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与背后,只在两颊留了两缕,精致的五官充斥着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嘴角微微翘起,美得不可方物。

“你是琴舞?”

沐辰下意识的询问了一声,哪只原本就不高兴的小玉顿时又怒火中烧,“喂!小姐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乱喊的?”

“…”沐辰眉角一皱,从刚才开始,这个与琴舞年龄相差无几的少女就一直对他满含敌意,这让他感到莫名其妙

琴舞也觉得小玉今天有些奇怪,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小玉,不得无礼。”说完,琴舞歉意的看向沐辰,无奈道:“你别见怪,这是我的贴身侍女小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平日里骄纵惯了,所以说话难免有些随性。”

闻言,沐辰连连摆手:“不会,我的命都是你们救的,当然不会见怪。”

小玉哼了一声,发现沐辰此刻光着雪白的上身和她们对话,小脸顿时红噗噗的,随即翻了翻白眼,对沐辰撇了撇嘴,“登徒子,你准备这样一直站着吗?”

见小玉这么说,沐辰朝下一看,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上衣,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急忙从桌子上拿过衣服迅速的套在了身上,嘀咕道:“我的衣服怎么没了,难道昨天寒一丰把我的衣服都击毁了不成。”

他这声嘀咕声虽然小,但是房间本来就很安静,这声嘀咕当下便被琴舞和小玉听到了,琴舞倒是没什么,小玉却是小脸飞快的升起两团红霞,红着脸瞪了沐辰一眼后夺门而逃。

沐辰愣愣的看着小玉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奇怪的女人。”

琴舞很是随意,摇曳着身姿坐在了桌旁,沐辰好奇之下将精神力释放了出来想要窥探一下面前这个少女的实力,但是他失望了,当他的精神力触碰到琴舞的身边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的精神力尽数阻挡在了外面。

目的没有达到吗,沐辰只好也坐了下来,两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了些许的尴尬。

沐辰,“你…”

琴舞,“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沐辰干咳了两声,琴舞却是扑哧一声笑了,“还是你先说吧。”

沐辰也笑着摇了摇头,“为什么要救我?”

琴舞笑得很好看,“其实我救得应该是寒一丰吧。”说道这里,琴舞扭头看向正在床榻一侧睡得如同小猪一般的铁甲钢牙,朝沐辰神秘的笑了笑。

就是这一笑,让沐辰顿时警惕了起来,他已经感觉到了,面前的少女绝对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能够发现铁甲钢牙的存在,那就说明这少女要么身份尊贵,要么,就是实力非常强悍,强悍到可以看透铁甲钢牙的境界,很显然,第二种不可能,那么就只有第一种可能了。

见沐辰神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琴舞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大有深意的看着沐辰,“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沐辰。”

虽然很淡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是沐辰的表情依旧严肃,这个世界,魔兽虽然凶残,但是有一种生物比魔兽更为可怕,那便是人类。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沐辰?”她当然感受到了沐辰的警惕,但是此时她正在思考究竟有哪个大家族是沐姓的,但是很遗憾,在她所知的大家族里,没有沐姓家族。难道是哪个隐世门派的嫡出弟子?

摇了摇头,琴舞实在想不出沐辰的身份,只是看着沐辰拿警惕的神色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不用紧张,我留下你其实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沐辰一愣,“帮忙?”

琴舞轻叹了一声,“我知道你对我有所猜疑,但是请恕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我并没有恶意。”

琴舞的语气很是诚恳,沐辰从她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清明,“呼,你得先告诉我要帮你什么,怎么帮你吧?”

闻言,琴舞的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点了点头,“其实你从外界过来,应该也是为了那个东西的吧。”

“那个东西?”闻言沐辰心中一动,如果他没想错的话,琴舞说的应该就是苍山之巅的重宝,地图上给出的信息少到极点,他只知道有重宝,但是却不知道那重宝是什么,听琴舞的语气,她似乎知道些什么。

琴舞嘻嘻一笑,样子很是得意,毕竟才十四五岁,少女的天真还是会有的,加上她高贵典雅的气质,让沐辰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喂,哪有你这样盯着女孩子看的?”琴舞被沐辰盯了一会,白皙的小脸上顿时浮现出两团红霞,将脑袋低了下去。

闻言沐辰突然惊醒,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个…你很美。”说完之后连沐辰自己都傻眼了。

琴舞怔了怔,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沐辰傻眼的样子后扑哧一声笑了,笑得如同花朵一般,随后瞪了沐辰一眼,没好气的说,“呸,哪有你这样直白的,登徒子。”

沐辰只好无语,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着什么魔了,琴舞收敛了下神色,“相信你也得到了消息,说苍山之巅有重宝出现,对吧?”

沐辰点了点头,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了,几乎来这里的每一个外人都是奔苍山之巅来的,他很期待下面的话,玄老鬼说过,他遗留的东西也在苍山之巅,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东西。

琴舞继续说道,“很多人都知道苍山之巅有重宝出现,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那重宝是什么。”

“是什么?”沐辰脱口而出。

琴舞微微一笑,“既然邀请你帮忙了,那我也就不会隐瞒,这个消息是真的,苍山之巅的确有重宝即将出现,而这个重宝便是…化玉玄晶。”

“化玉!”沐辰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吼出了声,但是刚说出两个字,嘴巴便被琴舞的素手给捂了个严实,触手的瞬间,沐辰只觉自己嘴间一抹柔滑贴了上来,沐辰的视线缓缓的向下。

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如同玉石雕琢一般不带一丝瑕疵,修长的手指纤细而圆润,轻柔的流线刻画着完美的轮廓,沐辰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他这么久以来见过的最美的手,没有之一。

见沐辰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琴舞迅速得退后两步,将手拿开缩回袖口内,嗔怪的看着沐辰,“你喊什么喊,要是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琴舞将手拿开的瞬间,他的心中突然有些失落,听着琴舞的娇斥,沐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有那个反应当然是正常的,化玉玄晶啊,如果说在没有得到仙宝以前,别人说起化玉玄晶,他绝对会不为所动,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得到碎星之后,他便从玄老鬼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以前完全不知晓的事物,化玉玄晶就是其中之一,而它的作用也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竟然是化玉玄晶。”沐辰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虽然他已经有了九转仙兵碎星,但是这个信息依然不能让他淡定。

琴舞很意外沐辰的反应,她是知道沐辰拥有碎星的,只是她认为碎星只是通灵宝兵罢了,“正是化玉玄晶,它的作用想必你也知道。”

沐辰点头,他当然知道,“化玉玄晶是能让天阶兵器直接进阶到通灵宝兵的罕见至宝,一颗纯净的化玉玄晶甚至可以让一把普通的兵器直接进阶至通灵宝兵。”

听了沐辰的回答,琴舞心中一动,更加认定沐辰的身份不简单,能够轻易说出化玉玄晶作用的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毫无身份的武者。

“对,你已经有通灵宝兵了,所以你应该不再需要化玉玄晶了,这也是我邀请你帮忙的原因之一。”琴舞微笑的看着沐辰,眸子清澈如水。

沐辰没有惊讶,因为碎星在与寒一丰战斗的时候暴露了,其他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是以琴舞的身份一定是看出来了,“可是我一介三环武者要怎么帮你?”

“嘻嘻…”哪知琴舞嘻嘻一笑,眼睛撇过去看向了床榻上熟睡的铁甲钢牙,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看它,铁甲钢牙突然睁开眼睛撇了琴舞一眼,发现只是一个小女娃后便又闭上了眼睛呼呼睡了起来。

“你是说…”沐辰指了指床上的铁甲钢牙。

“嗯,有它在的话,我们这次必定可以抢夺到化玉玄晶。”琴舞的语气很是肯定。

沐辰陷入了沉思,就在他沉思的时候,脑海中突然传来玄老鬼的声音,“小子,答应她。”

“好,我帮你。”沐辰虽然疑惑师尊为什么会让他答应琴舞,但是既然是师尊说的,那就必然有他的道理,等会再询问一下就知道了。

见沐辰答应,琴舞顿时大喜,随后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后急忙调整了过来,“距化玉玄晶现世还有半年时间,这半年你就住在天香阁吧,反正这霜寒镇天香阁的客房是最好的了,放心,不收钱。”说完琴舞便要离开沐辰的房间,毕竟一个女孩子在一个男孩子的房间里待久了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闻言沐辰苦笑不已,怎么感觉上高贵典雅的琴舞,内心却如同小女孩一般。不过她也确实是个小女孩,见琴舞就要出门,沐辰突然想起了拍卖会的事,“琴舞小姐,请问一下,这附近拍卖会什么时候才会开展一次?”

琴舞闻言转身,手指点着粉唇,“拍卖会啊,每天都会开展的,只是今天好像就是霜寒镇一年一次的大型拍卖会,你要去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哦,招牌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如果你是要拍什么东西,元晶不够的话可以对我说。”

“不用。”沐辰连连摆手,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更何况,他的戒指里还有着无数的魔核,所以他根本就不缺钱。

大傻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