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1 09:00:01    字数:2160字

此时的陆远鹏,脸色无比阴沉。

那微眯的双眼中,更是流露出了一种残忍暴戾之色。

就如同一只被惹怒的恶狼。

看到如此状态的他,在场众人除了苏逸辰和叶纤舞之外,皆是有些噤若寒蝉。

“你让开吧!”陆远鹏并没有立即发作,而是对着那位坐在苏逸辰身边的男人说道。

这让那位男子脸色瞬变,然后带着几分惶恐的赶紧让出自己的座位。

不过。

苏逸辰却是紧了紧搂住叶纤舞腰肢的双手,并没有让她从自己的腿上站起来。

这让陆远鹏的脸色更显阴沉难看。

忽然。

陆远鹏阴沉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冷笑,随后道:“纤舞今天让我们大家等了那么久,是不是该自罚一杯。”

话音未落。

他已从桌上拿起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大酒杯,直接往里倒满了酒,然后对还站在旁边的陈珂示意道:“就这杯吧!”

做完这一切,他身体往后一仰,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靠在椅背上,看着陈珂将那满满一大杯白酒,放在了苏逸辰面前的桌上。

看到这明显是在刁难的一幕,众人的表情皆是变得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这可是故意叫的高度数白酒。

如此一大杯,别说是一个女孩,即便是换了在场的几个男人,也没有谁敢说能够一次性喝下。

感受到众人那戏谑的表情,苏逸辰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就凭这一杯酒,他便已在心中给陆远鹏定了死刑。

不过,他暂时还没有插嘴。

“对不起,我不喝酒。”

面对这明显不怀好意的要求,叶纤舞语气变冷道。

“这么说,你是不给面子喽!”陆远鹏冷笑道。

“纤舞你还是喝吧,毕竟这可是陆少开的口,像我们这些人,就算想让陆少开口可都没有资格呢,你不喝,可就是不给陆少面子了。”陈珂娇笑着说道。

叶纤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她。

在场众人当中,叶纤舞与她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

但没想到,陈珂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作为朋友,这时候不应该是出来解围的吗。

可这……

分明就是在火上浇油。

在华夏这个爱面子的国度,话都挑明到这个程度,分明就已经将叶纤舞所有的退路堵死。

联想到陈珂在邀请他参加聚会之前,还隐瞒了陆远鹏也在的真相,叶纤舞心中已然想到了什么。

这让她一丝有些难以接受。

“纤舞不会是真的不想给我这个面子吧!”陆远鹏再一次开口道:”难道是我的面子还不够大?”

“要是陆少的面子都不够大,那这整个筑城还有谁的面子够大。”林海忽然开口道。

“就是,陆少可是恒源集团的二公子,整个筑城都数一数二的人物,一般家里只有几个亿的,连见陆少的资格都没有,这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叶小姐可不要自误啊!”

“在这筑城,我可是还没有听说过,有谁敢不给陆少面子的。”

“就算有,恐怕现在坟头草也已经有几米高了吧。”

众人一个接一个的开口,话语之间的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不得不说。

他们的话语还是起到了很大的效果。

对于陆远鹏在筑城中的相关事迹,叶纤舞即便没有仔细了解,但也听过不少。

别看陆远鹏现在才二十多岁,但被他糟蹋过的女人,估计都要有三位数。

这其中,不乏有一些家产过亿乃至十几二十亿的,但又何曾有哪一位,能够给陆远鹏造成过一点点的伤害。

都被他那手腕通天的父亲给解决了。

以叶纤舞的家世,虽然在普通人眼中高不可攀,但即便是在场的众人当中,也有过半的家世要比她好得多。

更别说陆远鹏这个让所有人都要巴结的纨绔大少。

一旦拂了他的面子,恐怕那后果还真不是她所能够承受的。

最重要的是。

眼下可不仅仅只有她自己在,还有苏逸辰呢。

她若是真的使性子,那岂不是要牵连到他。

想到这里,叶纤舞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后悔。

今天,自己就不应该同意让苏逸辰一起来,否则,也不至于让他被众人羞辱,现在还不敢言话。

她已经意识到了今日的险境。

而心中无力的她,都已经不知道高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

“别怕,有我呢!”

就在此时,苏逸辰那温暖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让她慌乱的心忽然变得安定了起来。

“这酒,纤舞是不会喝的。”苏逸辰的忽然出声,让场中瞬间为之一静。

紧接着,众人皆是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他。

在筑城,竟然还真的有人敢不给陆少面子。

这分明就是在当面打脸啊!

此时的陆远鹏,脸色已再度变得阴沉下来。

而且,还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在这二十多年来,在整个筑城,还没有谁敢这么当面拒绝他。

如今,居然有人敢当面打他的脸,啪啪作响。

这是他根本无法容忍的。

他不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因为。

真正的打脸,还在后面。

苏逸辰看着那阴沉着脸的陆远鹏,语气平静的道:“纤舞和你很熟吗,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你算个什么东西!”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就连原本还想开口呵斥苏逸辰的人,也瞬间闭上了嘴,眼中一片骇然之色。

此时此刻,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随意开口的了。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那眼神瞬间变得凶残的陆远鹏时,心中更是不由得咯噔一下。

“很好,没想到在这筑城当中,居然还有人胆敢这么对我说话。”陆远鹏猛地站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正准备择人而噬的恶狼。

“你是叫苏逸辰是吧,原本我还只是准备当你的面将你女朋友办了,再让你跪在我面前道歉,但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

“惹怒了我,不仅仅是你,就连与你的亲人、朋友,都将跪在我的面前,还有你的女人,你将眼睁睁的看到我是怎么折磨她的,而你,却无能为力。”

陆远鹏双手撑在桌上,语气森然的说道。

作为一个恶名远扬的纨绔公子,陆远鹏可不是那种只知道装十三的人,在他的手上,可是真正见过血,结束过不止一条生命的。

曾经。

可是有不少得罪他的人,在经过他的亲手折磨后,而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子。

所以,当他发怒的这一刻。

在场众人,皆是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寒意。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