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1 09:00:03    字数:2171字

“你不是很有背景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亲自打电话搬救兵。”

走到陆远鹏的身前,苏逸辰蹲下身体说道。

“你确定?”陆远鹏不敢相信的望着苏逸辰问道。

居然可以亲自打电话搬救兵?

自己没听错吧!

“当然确定,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你可要想好了,究竟要打给谁。”苏亦承语气平静的回答道。

从一开始,苏逸辰打的便是一劳永逸的主意。

要知道在前世的复仇过程中,最终可是牵扯出了强大的修行者。

而据他所知,陆家最初与筑城的那个修行者世家搭上关系,大概也就是这段时间。

也就是说,现在的陆家,还并没有真正依附于那个修行者世家。

所以趁现在这个机会,把这件事情彻底结束,方才不会与修行者对上。

只要没有修行者插手,以苏逸辰现在的实力,收拾一个区区的陆家,显然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半个小时内你的救兵还没有来,那么,你就再没有机会见到你的救兵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逸辰语气之中已然带上了一种血腥之气。

这让陆远鹏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对于这种血腥之气,他可谓是丝毫都不陌生。

以往每一次他用这种语气说的话的时候,都意味着又有人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只是。

这种话以往都是他对别人说。

而今天,却是别人对他说的。

“我打,我现在就打!”事关自身性命,陆远鹏不敢有丝毫停顿。

右手被废,他只能强忍着那锥心的疼痛,用左手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本能的,他就要给自己的父亲陆长空打电话。

但是在即将播出的那一刻,他心中又忽然一动。

陆远鹏忽然想到,自己的哥哥曾和自己提到过,今日要去见一位神秘的修行者。

而那位神秘的修行者,将会是陆家能否更进一步的关键。

如果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大哥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让那位神秘的修行者过来。

想到这里,陆远鹏感觉自己的心忽然激烈的跳动起来。

那可是修行者,强大神秘的代名词。

苏逸辰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比修行者更厉害不成。

眼中有怨毒之色一闪而过,陆远鹏毫不犹豫的找出大哥的电话,然后直接拨了出去。

“他怎么敢?”陈珂用一种难以理解的语气说道。

即便是站在对立面,她也根本无法想象,叶纤舞的这个男朋友居然会傻到这个地步。

他的脑袋是被驴给踢了吗?

居然真的让陆少打电话搬救兵。

这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你男朋友完了,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陈珂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叶纤舞道:“如果他刚才就直接离开,然后赶紧逃出筑城,或许还能保住性命,但是现在,他居然愚蠢到在这里等陆少搬救兵,等陆少的救兵一到,就是他的死期。”

“我相信他!”看到苏逸辰那平静的表情,不知为何,叶纤舞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恐惧。

“相信他?呵呵……别以为你男朋友能打就很了不起,陆家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曾经有多少身家过亿乃至是十几亿的人,在惹到了陆少之后,没过多久便彻底的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男朋友再厉害,难道他还敢杀了陆少不成,但是以陆家的能耐,若是想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那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原本陆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搭上陆家的这颗参天大树,你叶家很快便能飞黄腾达,但是现在,你男朋友把陆少打成这样,那后果,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

“甚至,不仅仅是他,就连你叶家,都很有可能会受到牵连,还有你,我都不敢想象你接下来的下场。”

听了陈珂的这一番话,叶纤舞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担忧。

这并非是对自身的担忧。

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也知道一些大家族的处事手段。

她可以不想自己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却不能不想苏逸辰会是什么后果,更不能不想自己的家族会是什么后果。

以恒源集团的力量,别说只是一个叶家,就算是十个二十个叶家绑在一起,也依然相差太远。

“你如果再敢开口说一句话,我就直接把你扒光了丢出去。”就在叶纤舞因为陈珂的话而心神不宁的时候,苏逸辰的声音忽然响起,

苏逸辰走回到叶纤舞的身边,先是将她那略显冰凉的双手握在手中,然后安慰道:“放心,一切有我。”

待将叶纤舞安抚下来,苏逸辰目光冰冷的看向陈珂道:“等我解决掉了陆家,再和你算算陷害纤舞的事情。”

“还有你们!”

苏逸辰环视了一周,那冰冷的眼神就好像一柄寒刃,深深扎入了众人的心中,让他们从心底升起一种强烈的寒意。

对于这些帮凶,苏逸辰本不打算太过计较,但是也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

待彻底解决了陆远鹏以后,再让纤舞决定她们的生死。

砰!

就在这越显压抑的气氛之中,一阵嘈杂的声音忽然从包间之外传来。

紧接着,包间的房门便被人直接一脚踢开。

“远鹏呢,谁伤了他?”

开口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西装革领,气场强大,那略显阴沉的脸上,拥有着一种只有身处高位才能拥有的威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位身材健硕的保镖,个个身带煞气。

青年是陆远鹏的大哥陆远翔,也是恒源集团的继承人。

看到他的出现,那躺在地上的陆远鹏瞬间激动起来,以一种无比怨毒的声音大声吼道道:“大哥,快帮我把那个废物拿下,我要废了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陆远鹏的出声,让陆远翔瞬间便看到了他。

“很好,在这筑城之中,居然还有人胆敢伤害我陆家之人。”当看到那无比凄惨的陆远鹏时。一道无比森寒的声音,从陆远翔的口中传出。

顿时,房间之中就像是有一道凛冽的寒风忽然刮过。

在电话中,因为陆远鹏并不敢说太多,所以陆远翔并不知道他被打的有多严重。

但是在亲眼看到陆远鹏那无比狼狈的模样时,一种骇人的杀意,已经毫不掩饰的从陆远翔的身上散发而出。

于此同时。

他那杀意凛然的目光,已经锁定在了苏逸辰的身上。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