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2 10:42:16   字数:2057字

对于陆远翔这个人肉武器,那位被称为刘叔的人显然有所顾忌。

可以说。

他一开始出手,便是为了救下陆远翔。

而当感受到其身上蕴含的那种强大力量时,他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意外之色。

伸手如爪,直接向陆远翔的身上抓去。

嘭!

随着一声沉闷之响。

刘叔终于抓住了陆远翔的身体,可却让他脸色顿变。

这一刻,他只感觉一个巨大的力量忽然向自己袭来。

如果是换做别人,他自然可以直接进行反击,不管其死活。

但他的本意本就是要救下陆远翔,自然不能让其受伤。

这让他只能吃这个暗亏,不但得抵挡住这强大力量的冲击,还得保护好目标。

这无疑让他感觉有些憋屈。

蹭!蹭!蹭!

强大的力量冲击,让刘叔忍不住接连后退三步,然后方才站稳身形。

“放……放手,好痛,嘶……”

陆远翔龇牙咧嘴的说道。

原来。

却是陆远翔被刘叔抓住的那只胳膊,几乎都要被捏断。

这是刘叔在抵挡冲击的时候,下意识的行为,不可避免。

可这显然让陆远翔吃足了苦头。

作为一个普通人,刘叔即便是随便用点力量,对他来说都难以忍受。

“好手段!”刘叔放开了陆远翔的手,脸色有些难看的对苏逸辰说道。

作为一个修行者,刘叔无疑是高傲的。

但是接连两次被人搞得相当狼狈,这让他心中升起了几分杀意。

虽然他能够猜测到,苏逸辰应该也是一位修行者,但是从刚才短暂的交手来看,对方的实力显然并不算强。

或许也就是刚刚产生气感,然如修行者的门槛而已。

若非是投鼠忌器,这样的人岂会被他放在眼里。

苏逸辰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并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目光平静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刚才和自己交手的修行者。

这是一位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虽然相貌普通,但是却目光湛湛,精气神融为一体,看上去似乎并不像一个修行者,而更像是一个武夫。

“我刚才叫你住手,你没有听到吗?”

就在此时。

一位与陆远翔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面色明显有些不愉。

如果说陆远翔是那种头顶光环的成功人士的话,那么这个青年就是那种高高在上,漠视众人的存在。

在他的身上,你能够感受到一种孤傲的气质。

有一种古代高官贵胄的尊贵。

只可惜,那略显阴柔的容貌使得这一切似乎有些违和。

“你又是谁?”苏逸辰跳了挑了挑眉道。

“我叫王浩帆,筑城王家的那个王。”青年冷漠的看了苏逸辰一眼,语气傲然的说道。

筑城王家!!!

当青年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房间之中顿时响起了一连串倒吸冷气的声音。

王姓作为华夏一个大姓,人数极多,而王浩帆这个名字,对于在场众人也极为陌生,但若是加上筑城王家这几个字,那就代表着在整个筑城都绝对尊贵的身份。

在林海这些绝对称得上是富二代的公子哥眼里,作为恒源集团继承人的陆远翔,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毕竟,那可是将来要继承上百亿的家产的人。

但即便是像恒源集团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放在筑城王家的面前,那也不过是一条勉强能够入眼的狗而已。

筑城王家,那可是在筑城传承了数百年,整个筑城最为强大的世家之一。

对于王家而言,钱那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在普通人的眼里,筑城王家明面上的资产都要以千亿记,更别说隐藏起来的财产。

还有强大的人脉关系,那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的。

而随便是从筑城王家随便拉出一个人,那对于林海之流来说,都算得上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没想到,陆远翔居然能让这样的人为他出头。

“居然是筑城王家的人,我居然能亲眼见到筑城王家的人,而且还相隔这么近……”一位参加聚会的男子激动地说道。

话语间,脸色都有些涨红。

“这才是真正称得上少的人啊,相比之下,陆远鹏就像是一条泥鳅,我要是能成为这位王少的女人,那么别说是陆远鹏,就算是他哥哥陆远翔,都要对我另眼相待。”

想到这里,陈珂心中微微一动,随即貌似不经意的向前挪动了一下。

顿时。

她那鲜红的身影便悄然凸显了出来,想要引起王浩帆的注意。

只可惜,那位王少仅仅只是随便的扫了他一眼,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便直接移开了。

反倒是在看到叶纤舞的那一刹那,目光微微一亮。

这让她对叶纤舞忽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嫉妒。

“只知道勾引人的狐媚子,得罪了王少,这次看谁还能救得了你的男人,到时候,你还不是要沦为别人的玩物。”陈珂心中恶狠狠的想到。

另一边,一直都凄惨的躺在地上的陆远鹏,此时却是忍不住有些惊喜。

他没有想到,自己哥哥今天去见得那位神秘人,居然会是筑城王家的人。

这简直就是惊喜中的惊喜。

原本当看到哥哥带来的保镖都被打倒在地,他都已经心生绝望了。

但没想到,居然会有如此反转。

这就叫吉人自有天相。

“竟然敢对王家的人出手,这次谁也救不了你,今天你若是死在这里也就罢了,若是不死,我定要亲手将你千刀万剐,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还有那个贱人,等我玩腻之后,我就把她送到红灯区,让她天天接客,看她还有没有脸自命纯洁。”

陆远鹏一脸的怨毒狰狞之色,不过却只是在心中悄然出声。

或许是因为苏逸辰之前给他留下的阴影太过深刻,所以他学聪明了。

虽然对筑城王家有着非同一般的崇拜和信心,但是在事态真正明朗之前,他是不会再轻易冒头的。

现在,只要装死就行。

更别说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你现在若是跪下道歉,我或许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冒犯之罪。”无视在场众人流露出来的那种敬畏和崇拜,王浩帆淡淡的说道。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