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2 10:44:54   字数:2078字

作为筑城王家之人,王浩帆很傲。

那是发自骨子里的傲意,因为在整个筑城当中,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能够让他正相看。

所以在他来看来,能够给苏逸辰跪下赎罪的机会,那已经是一种恩赐。

面对这种恩赐,对方应该感激涕零。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苏逸辰在知道了王浩帆的身份之后,不但没有跪下求饶,反而面露不屑之色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算个什么东西!!!

要说放在以前,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想象,居然有人敢这么对筑城王家的人说话。

就算是王浩帆,也同样没有想到。

而现在,居然真不知死活的人,敢这么说了。

“好好好!这个畜生居然敢这么对王少说话,这一次,他绝对死定了!”陆远翔一脸阴沉的说道。

最为恒源集团继承人,他什么时候像今天这么狼狈过。

此前被苏逸辰捏住脖子,还当成人肉盾牌和武器,这让他如同经历了一场死亡之旅。

原本他都已经在心中下定决心。

即便苏逸辰跪下道歉,得到了王少的谅解,那他可以看在王少的面子上,暂时放这个家伙离去。

但只要出了这酒店的大门,这家伙还是得死。

而且是无比凄惨的被折磨而死。

而如今,却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敢这么对筑城王家的人说话,那就意味着,这偌大的筑城当中,将再没有虽能够救得了他。

果然,王浩帆怒了。

“很好,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

王浩帆脸上浮现出了明显的怒意,整个人都在瞬间变得有些阴寒起来,带着几分杀机的看向了苏逸辰。

作为高高在上的存在,他本不愿与身份下贱的人计较,但既然对方找死,那他也不介意将其一脚踩死。

“你的废话,太多了!”

苏逸辰脸色同样冷了下来。

“好好好!”王浩帆怒极反笑,直接对旁边的刘叔命令道:“给我杀了他!”

轰!

命令一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刘叔瞬间悍然出手。

没有了顾忌的他,一身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让场中就像是忽然刮起了一道狂风。

这让在众人神色震撼而恐惧。

“内劲巅峰!”感受到对方爆发的气息,苏逸辰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

就像在祖洲修行界,在踏入修行之途前,还会有一个打熬身体的过程,被称为淬体境。

淬体境虽然不入真正的修行等级划分,但在私下,修行者也将淬体境分为了前中后三个阶段。

在地球上,聚气境之前也有内劲、外劲、化劲三个等级划分,分别对应的淬体境前中后三个级别。

而因为地球上灵气稀薄,并不太适合修炼,所以划分更为细致。

一个相当于淬体境中期,连真正的修行者都还算不上的人,在苏逸辰这个聚气境中期的修行者眼里,显然与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就在刘叔出手的那一刻,苏逸辰同样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哼,狂妄!”刘叔冷哼一声,身形如虎,大有一种猛虎出山之势。

此前的两次吃亏,让他心中本就憋了不少的气,所以此时出手,自是打定主意要让苏逸辰好看。

只需要一击。

他就要将对方直接击杀。

以洗刷之前身上的耻辱。

劲风凛冽,恍惚间,众人似乎听到了一道充满威严的虎啸之声在脑海中响起,震得他们脑袋晕乎乎的。

“咻!”

而就在这时,一道犀利的剑芒忽然显现,伴随着一道破空之声。

苏逸辰身形化剑,直接与那气势凛然的刘叔交叉而过。

随后,苏逸辰身形一转,瞬间回到了叶纤舞的身边。

而那位刘叔,也同样身形落地。

只是。

此时的他,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一般,那骇人的气息已然消失无踪。

更重要的是。

此时在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难以掩饰的骇然之色。、

甚至。

眼神之中还带有一种深深的惊恐。

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此结果,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怪异的场面,让他们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连王浩帆,此时也皆是一脸的茫然。

以他刚刚产生气感不久,勉强踏入内劲前期的修为,根本就无法看清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刘叔脸上的表情,也让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强烈的不安。

刘叔名为刘洪,乃是他父亲寻来保护他的一位高手,在家族外姓修行者当中,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但眼下居然露出了如此惊恐的神色。

联想到苏逸辰刚才所展现出来的速度,他忽然有了一个极为不好猜测。

而这个猜测,也让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惊惧起来。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就在此时,刘洪那带着几分敬畏惊恐的声音,忽然在王浩帆耳中响起。

刘洪的忽然出声,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只不过,当大家在看到其脖颈之上的伤痕时,却是不由得都睁大了眼睛。

所有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刘叔的脖子上,一道环绕脖颈的伤痕正在渗血,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直接一剑枭首一样。

这让所有人皆感觉脖子一凉,还有种头皮发麻之感。

而事实上,那仅仅只是皮外伤。

苏逸辰并没有杀他。

对于筑城王家,苏逸辰并不陌生,那是一个拥有着凝气境巅峰修行者的家族。

以苏逸辰现在凝气境中期的实力,若是贸然对王家出手,虽然不至于惧怕,但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有叶纤舞的因素在,现在就与王家交恶,无疑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所以,他仅仅只是给了对方一个警告。

等实力提升了,他再准备和这个前世逼得自己狼狈不堪的家族好好算算总账。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所以,苏逸辰没有理会那带着几分惊惧之色的刘洪,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脸色大变的王浩帆。

“刚才,是你说要让我跪下道歉的?”苏逸辰语气平静的说道。

可是,这平静的语气,却是让王浩帆脸色再次一变。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