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2 10:47:53   字数:2040字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沉闷之声,听得在场众人眼皮直跳。

可以看出,陆远翔在出手之间,全然没有半分留情。

在他的脸上,还充满了狰狞怨恨之色,似乎在怨陆远鹏让自己陷入如此险境,让他如此狼狈不堪。

面对苏逸辰这个连筑城王家的人,都不得不跪地求饶的神秘强者,陆远翔显然升不起半点抗争之心。

他似乎要把所有的屈辱,都发泄在自己弟弟的身上。

当然,为了能够让苏逸辰感到满意,他也丝毫不敢留手。

毕竟在苏逸辰的目光中,他可是看到了一种毫不掩饰的杀意。

“不要打了,我求饶,我求饶啊……”

装死不成,还被自己的大哥如此往死了打,陆远鹏又如何能够受得了。

与外人想象的不同,他与陆远翔之间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陆远鹏甚至都有种怀疑。

自己大哥之所以选择以对自己出手的方式,来平息苏逸辰的怒火,是不是打的就是一石二鸟的主意。

如果自己死在这里。

那显然就再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到大哥那继承人的地位。

而自己的死,则是可以完美的推脱于苏逸辰的身上。

身不由己,大义灭亲。

这或许是大哥早就想要寻找的借口和机会。

不然的话,求饶的方式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么一条。

更重要的是,陆远翔分明看到了陆远鹏眼中的那种宛如实质的杀意。

那显然并非只是针对苏逸辰的,更多的,却是针对他。

这让他心中大骇,根本顾不得什么,直接开口求饶。

什么面子,什么羞耻,在生命面前,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砰!

听到陆远鹏的求饶,陆远翔直接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嘴上,那强大的力量,几乎把陆远鹏打懵了。

陆远翔虽然不像陆远鹏那样,专门学过杀人之术,但是也时常锻炼,那几乎用尽全力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而他这如此凶狠的架势,无疑让在场众人皆是脸色一变。

他们显然并没有想到,陆远翔居然这么狠,对自己的亲弟弟都能下如此狠手。

这让他们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寒意。

不过,苏逸辰却丝毫没有开口让其住手的意思。

对于苏逸辰来说,陆远鹏那小小的伎俩,显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既然这两兄弟有了内讧,那他也不介意让陆远翔亲自结束陆远鹏的生命。

那对于他来说,不但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在事后对陆远翔动手的时候,还可以更让其感到绝望。

所以,他没有开口。

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而感受到他的态度,陆远翔眼中居然浮现出了一种兴奋。

下手之间,更显狠辣。

随着一声声让人眼皮直跳的声音响起,陆远鹏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今日即将在劫难逃,所以也不再求饶,而是蜷缩着身体,抱着头,承受着来自陆远翔一次又一次的重击。

谁也看不到,他此时的面容和表情。

似乎已经认命!

“逸辰,我们走吧!”叶纤舞那充满担忧的声音,忽然在苏逸辰的耳边响起。

转头望去,苏逸辰便看到了她那充满不安以及不忍的神情。

虽然,她对于陆远翔也十分的厌恶,但是却并没有想过要他的命。

作为一个在学校在家里,都表现十分优秀的人,她从小到大,又何曾见到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若非是因为苏逸辰也在,她估计早就呆不下去了。

这一刻,她忽然对这许久未见的苏逸辰,有了一丝的陌生感。

这与她思念了无数个夜晚的人,已经有了那么一些不同。

这让她极为不安。

感受到叶纤舞的情绪变化,苏逸辰也忽然明白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重生归来的时间太短,所以他依然还保留着几分前世在修真界的作风。

眼下的这番场景,尽管在他看来,已经是很手下留情。

但毕竟带上了几分血腥,对于叶纤舞这个连打群架都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显然有着难以想象的冲击力。

“这里毕竟不是那赤裸裸的祖洲修行界!”

苏逸辰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方式似乎有些错了。

眼下的这些事情,其实他完全可以自己暗中解决,并不一定要将叶纤舞牵扯进来。

看看周围其他人那惊恐的表情就知道,这样的一幕,对他们究竟有着怎样的冲击。

相比之下,叶纤舞已经表现得很好了。

毕竟,她现在并不用担心自身的性命问题。

毕竟,自己可不会伤害她。

“对不起,吓到你了!”苏逸辰拉起叶纤舞的双手,才发现她的手现在很是冰凉。

这让他极为心疼。

“我没事!”叶纤舞勉强一笑道,俨然并不想让他担心。

只是。

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不安,还是被苏逸辰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让他更感心疼!

“苏逸辰啊苏逸辰,你说要好好的保护纤舞,可是却又根本没有顾忌她的感受,让她不得不因为眼前这血腥的场景而惶恐不安,难道,这就是你的保护方式吗?”

苏逸辰在心中暗暗自责。

随即。

他满怀疼惜之色的将叶纤舞轻轻搂入怀中,不再让她看到眼前这充满暴力血腥的场景。

“住手!”

目光一转,苏逸辰忽然对着陆远翔冷然开口。

不过,陆远翔却像是未曾听到似的,根本没有停手。

或许是因为受到的刺激比较大,此时的他显然有些不对劲。

脸色狰狞,双目充血,就像是失去了理智的疯子。

“我叫你住手!”

苏逸辰再次一声冷呵,虽然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并不大,但听在陆远翔的耳中,却像是如同雷鸣一般。

于此同时。

苏逸辰屈指一弹,顿时一道劲气从他指尖激射而出,直接将那动作忽然停滞,脸色有些迷茫的陆远翔击飞。

而此时的陆远鹏,已经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好似一具尸体。

当然,以苏逸辰那敏锐的感知,显然知道其并没有死去。

只是暂时陷入了昏迷。

甚至都没有生命危险。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