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3 12:31:24   字数:2064字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修行者吗?”叶纤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即便是此前已经见识过苏逸辰的本事,但当听到修行者这个词的时候后,她仍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在她以往的世界里,这些都仅仅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的故事。

哪曾想过,自己能够接触到这样的存在。

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世界观。

“在这个世界上,不仅有修行者的存在,而且还不少,只是相较而言,很少会暴露在普通人的眼中。”看着叶纤舞那难以置信的可爱模样,苏逸辰微笑着解释道。

为了让她的感受更加直观,苏逸辰伸出右手,在它面前晃了晃道:“你看,我手里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再看那边那块石头。”

他指着不远处地上的一块石头道:“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话音落下,叶纤舞便无比惊讶的看到,那不远处地上的那块石头,忽然像是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的牵引,直接凭空飞起,然后直接飞到了苏逸辰张开的右手之中。

“这……太神奇了!”亲眼见到了这一幕,叶纤舞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苏逸辰脸上的笑容忽然为之一僵。

“逸辰,这是什么魔术,我也想学。”叶纤舞雀跃的道。

“呃,这不是魔术,是法术,魔术都是骗人的东西,但这个不是。”苏逸辰带着几分苦笑道。

他还以为这么做能够让叶纤舞感受更为深刻呢,但没想到,反倒引起了误会。

“噗嗤,我是逗你的啦!”看到苏逸辰这番模样,叶纤舞忍不住噗嗤一笑。

“好啊,你竟敢骗我,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看到她那促狭的模样,苏逸辰先是表情一愣,随即便摆出了一幅恶狠狠的样子,伸出那邪恶的双手,开始挠她的痒痒。

“啊,不要……”

顿时,叶纤舞便花枝乱颤了起来。

就在两人这般嬉笑打闹之际,在那酒店之中,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当苏逸辰带着叶纤舞离开,那诸如林海之流的其他参加宴会之人,自然不敢再有任何的停留。

他们甚至都不敢和陆远翔有任何的交谈,一个个神色惶恐不安的匆匆离开。

且不管之后是否会受到牵连,但是至少眼下,是离得越远越好。

而看到这些人的慌乱离开,陆远翔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不甘之色。

特别是在扫过地上那十几位或是昏迷,或是装作昏迷的保镖时,他眼中的不甘之色更加的明显。

而当所有人都一一离开之后,陆远翔走到了弟弟陆远鹏的身边。

看着呼吸微弱的陆远鹏,他的目光有些变换不定。

在他的眼中,甚至还有狠辣之色闪过。

但最终。

这丝狠辣之色还是化为了一种深深的不甘。

从此前所发生的事情,并不难知道,陆远翔两兄弟之间,显然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亲密。

事实上。

这两兄弟一直都在明争暗斗之中。

别看陆远翔已经是公认的恒源集团继承人,而且早就已经开始插手恒源集团的管理。

但是。

这个位置却并非是那么的稳当。

只要陆长空一天不发话,他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便不是名副其实。

除此之外,陆远鹏也并非绝对就是外界传言的那样,就仅仅只是一个纨绔公子。

私底下,他可是培养了不少的力量。

而对于恒源集团继承人的那个位置,他也一直都是虎视眈眈。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特别是对于陆远鹏学习搏杀之术的目的,陆远翔心中一直有种猜测,只是暂时还没有得到证实。

不过,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今天所发生的这一件事情,已经让他和陆远鹏之间彻底的撕破了脸皮。

而他之所以脸色变幻不定,就是在思考是否要趁这个机会,直接对陆远鹏下手。

以绝后患!

只不过,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若是在别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自然可以这么做,事后还可以将所有的责任都撇得一干二净。

但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毕竟还有不少人都在场。

所以在心中衡量了一下之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白拿了那么多薪水,关键时刻却一点用都没有。”

看着地上的保镖,陆远翔脸色极为难看的叫骂了一句。

若说像苏逸辰那样的存在,这些家伙打不过也就罢了。

但若是在苏逸辰离开之后,这十几位保镖若能醒来,保存一小部分的实力,那他就可以将在场的其他人直接控制。

那样的话,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那些人保守这里的秘密。

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

如此一来,陆远鹏的生死自然也就掌握在他的手里,又怎会有现在这么多的麻烦。

“对了,或许,这样也可以!”

忽然之间,陆远翔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了一丝狰狞之色。

随后。

他便直接蹲下来,将陆远鹏的身体翻过了,仰面躺在地上。

看着弟弟那沾染鲜血的脸庞,他忽然用一种冰冷森寒的语气道:“虽然不能亲手杀了你,但是让你变成一个植物人,也还是可以的。”

“别怪我这个做哥哥的狠,要怪,就怪父亲为什么这么宠你,明面上虽然我是公认的继承人,但实际上,却仅仅只是一个为你铺路的人。”

“同样都是他的孩子,为什么我不论如何努力,都只能为他人做嫁衣,出了事情也只能自己解决,而你,不论做错了什么事,都有他为你擦屁股,甚至他还要求我一次又一次的为你解决各种麻烦,背各种黑锅。”

“我不服,从来都不服!”

“所以,我要获取我本应该得到的一切,而你,以后就好好的做一个植物人吧。”

“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陆远翔先是有些咆哮,神色狰狞的可怕,而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忽然又变得平静了下来。

只是那眼神,却是有些让人心生寒意。

而后。

他忽然没有任何预兆的,直接从旁边操起一件落在地上的器皿,向着陆远鹏的脑袋上砸去。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