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3 12:34:41   字数:2146字

在那几位尸体上狠狠发泄了一番之后,陆远翔暴怒的情绪终于有了些许平复。

只是在他的眼中,依然是猩红一片。

双腿受伤,而且还不轻。

这让他根本不可能起身行走,而只能狼狈的向陆远鹏所在的方向爬去。

所有的保镖,不论是清醒还是昏迷,都已经被他送去见了阎王。

而现在,他剩下还没有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让陆远鹏永远的成为一个植物人。

而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并非是没有做过。

甚至,在曾经的某一段时间,他为了某些计划还特意研究过。

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算得上是经验丰富,手到擒来。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他终于爬到了陆远鹏的身边。

鉴于自己腿上的伤势还需要赶紧处理。

这一次,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

直接挥动着手中染血的桌角,向着自己的弟弟砸去。

“别怪我,这都是你们逼我的,你放心,等我彻底的继承了恒源集团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直到你死的那一天。”

“甚至连你的仇,我也会想尽办法为你报,筑城王家受到了如此挑衅,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我会借用他们的力量为你报仇的,以后,你就安心的睡吧!”

如果有谁能够看到陆远鹏此时的模样,一定会不由自主的心生凉气。

这就像是一个疯子,与以往那种温文尔雅,气质不凡的陆家大少大相径庭。

只不过,这一幕除了陆远翔自己以外,将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晓。

哐!

做完这一切,陆远翔就像是忽然间脱力了一般。

手中那染血的凶器被他随意的丢弃到一边,然后他的整个身体,也忽然瘫软了下来。

激烈的喘息之声,从他的口中传出,有种像是濒死之人的感觉。

短暂的休息过后,他艰难的从身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给自己最信任的心腹拨了一个电话。

筑城王家。

在一个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屋子之中,王浩帆正一脸的屈辱之色的向一位极具威严的中年男子汇报。

这位极具威严的中年男子,就是王浩帆的父亲王松柏。

虽然王松柏的实力也不过是外劲巅峰,在筑城王家这个传承已久的修行者世家之中,实力根本就排不上号,但是因为其极富有经商之能,所以也是筑城王家的核心成员之一。

相较于王浩帆脸上难以掩饰的屈辱和愤怒,久经商海沉浮的他就要平静得多。

甚至于。

即便是听闻自己唯一的儿子受辱,他的脸上也依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

有的,只是那如同一汪深泉般深邃的眼神。

“这么说,你根本连那人的名字身份都没有搞清楚,就愚蠢的为了一条微不足道的狗出头,最终不但惹了一身骚,而且还被逼得跪地求饶。”

听完了王浩帆的讲述,王松柏出声到。

在他的语气之中,丝毫感受不到有半点的清楚波。

但正是因为这样,反倒让王浩帆脸色大变。

王浩帆很清楚,如此状态下的父亲,才是最为危险的。

因为别人根本就猜不到其心里在想些什么,情绪是喜是怒。

原本他以为,即便是对方是一个修行者,但自己毕竟是筑城王家之人,以父亲对家族名誉的看重,在听闻了自己受辱的事情以后,一定会怒不可遏,然后将那个该死的家伙直接暗中处理掉。

但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会是在如此的反应。

特别是父亲的这番问话,更是让他感觉有些惴惴不安。

因为以往父亲若是如此状态,那么他即将面对的,很有可能就是一番责骂。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他游戏嗫嚅着不敢回答。

“怎么,自己做的事情,还不敢承认吗?”王松柏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

最终,王浩帆没能承受住来自父亲身上的压力,极为不安的回应到。

不过,王松柏却没有再理他,就连那预想之中的狂风暴雨也并没有来临。

打断了他的话之后,王松柏并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连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转过头对着一旁的刘洪问道:“能看出那个人的实力和来历吗?”

“看不出来!”

刘洪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苦涩的道:“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那人很强,以我的实力,即便当时已经用尽全力,但依然不是对手,甚至连对方的一击都接不下。”

“以我的估计,那人很有可能是气劲宗师。”

气劲宗师,是一般修行者对于凝气境强者的尊称。

而这样的强者,即便是在筑城王家这样传承已久的修行世家,也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听闻此言,即便是以王松柏的心性,也终于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

“你确定那人并非是驻颜有术,而是真的只有十七八岁?”王松柏语气带着几分凝重的说道。

自身的修行资质不好,估计这一生都没有突破成为气劲宗师的机会,这一直以来都是王松柏心中抹不去的痛。

毕竟对于王家这样的修行者世家来说,也只有成为强大的修行者,方才可以成为家族中的真正核心人物。

而他,虽然号称是核心,但也不过是家族用来赚钱的机器而已。

这一点,他内心非常的清楚。

所以当他知道,筑城居然出现了比家族之中最出色的天骄还要妖孽的人物时,他的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丝嫉妒和不甘。

不过,这些一切他都没有流露出来。

“我确定!”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刘洪却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作为一个依附王家而存在的修行者,他的感受俨然比王松柏更加的深刻。

论资质,他可以说是直接把王松柏甩出来一大条街。

但就因为自己没有一个完整的传承,所以只能沦为王家的打手。

做牛做马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修炼到了内劲中期的修为,比王松柏还要低。

这让他心中无比的复杂。

“区区一个十七八岁的人,居然就能够拥有凝气境的实力,此人身上一定有秘密。”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王松柏先是低声值了一下,然后他将眼中的火热掩饰下去,直接吩咐道:“给我查,一定要把那人的来历给我查清楚。”

“还有,这一切都得在暗中进行,一定不能让别人知晓,就连浩帆的事,也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