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6 16:46:39   字数:2061字

这一刻,江芷凌心中升起了一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你,你竟然能够去除我身体之中的寒意?”江芷凌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以至于她那绝美的俏脸之上,居然升起了一抹绯红之色。

这让她看上去,美艳得不可方物。

如果说以往的她,是那不食人间烟火,没有情绪的冰冷女神的话,那么在这一刻,她就是落入尘世,一个活生生的仙子。

若是让那些认识她的人看到她如此模样,估计会惊爆一地眼球。

对于她这番激动的模样,苏逸辰很能够理解。

因为身具寒冰体质的人,一旦身体之中的寒源爆发,那么便会使得其整个人都变得冷冰冰的。

不论何时,即便是在面对亲人的时候,也依然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

这并非是她故意如此,而是受到了身体之中寒源的影响。

就像是一个被定型的冰雕,很难有情绪上的变化。

然而,现在的她就像是忽然解冻了一般,脸上居然能够出现绯红之色。

虽然这一幕江芷凌自己并不能看到,但是身体之中的那种暖洋洋的变化,却是已经让她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她现在都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目光激动的看着苏逸辰,似乎在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看到她这番模样,苏逸辰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怜惜。

前世在祖洲修行界的时候,他也与拥有寒冰之体的人打过交道。

不过,因为那是属于修行者的世界,而每一位拥有寒冰本源的人,都是那些大教都要争抢的修行者天骄。

特别是那些以冰属性功法立教的宗门,什么寒冰圣子寒冰圣女,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每一代的标配。

也唯有在地球这个没落的修行者星球上,才会出现像江芷凌这样的情况。

拥有着绝顶的修炼天资,却不但没有获得其带来的好处,反而深受其害。

想到这里,苏逸辰目光也微微变得柔和的道:“不是驱除,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压制,我不过是将你身体之中的寒意暂时压制回了寒源之中,不让其散发出来,并没有彻底解决你身体之中的问题。”

“寒源?”江芷凌好奇的问道。

“对,顾名思义,寒源就是你身体之中散发寒气的那个源头,以你现在的情况来说,若不能将身体之中的寒源除去,或是掌控,就不能彻底解决你的问题。”

“那要怎么才能够除去?”江芷凌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为什么是除去而不是掌控,按理说,你应该感受过这种力量的强大,若是能将其掌控,你的实力至少将会是现在的百倍千倍,乃至是更多。”苏逸辰带着几分意外之色的问道。

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对于力量的追求,已经彻底形成了一种本能。

就好像他身体之中潜藏起来的凶煞之力,尽管他心里清楚,这股力量非常的危险,若是一次性爆发出来,那绝对会是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

很有可能,就会有生命之危。

但是,就因为此前爆发的那一次,被他炼化了不少,以至于实力直接提升到了凝气中期。

所以,他的心里就从未想过,要想出什么方法,将身体之中的那股凶煞之力驱除。

他所想的,从来都是该用什么方法,将这些凶煞之力一点点的激发出来,然后炼化为自己的力量。

苏逸辰自问,若是拥有寒冰本源的是他,那在驱除和掌控这两个选择面前,他绝对会选择掌控,而不是直接驱除。

所以,这就是他感觉到意外的原因。

面对苏逸辰的询问,江芷凌神色忽然有些黯然的道:“因为我不想始终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人。”

苏逸辰忽然有些沉默。

从江芷凌的身上,他能够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奈,乃至是对于这种冰寒之力的厌恶。

因为寒冰之力的影响,她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一张冰块脸。

小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玩耍。

长大以后,虽然因为她长了一张绝美的容貌,也拥有了许多的追求者,但是这些追求者,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坚持太长的时间。

全都在她那一成不变的冰冷目光下,一一败退。

她就像是被困在了一座冰山之中,即便是与家人之间,都隔了一层厚厚的冰,根本无法打破。

虽然也拥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但这所有的情绪,皆是被困在了一颗冰冷的心中。

留给别人的,永远都是一张如同寒冰一般,没有任何情绪的脸。

这一刻,苏逸辰感觉自己明白了她的心,也理解了她的选择。

只可惜,她注定将会失望。

“对不起,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驱除不了你身体之中的寒源。”苏逸辰微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没有隐瞒的实话实说道。

虽然对江芷凌产生了巨大的同情,但以苏逸辰现在的实力,却根本就做不到驱除她身体之中的寒源。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希望破灭,但江芷凌还是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失落。

而且因为身体上的变化,使得这一次的感受更为强烈。

甚至在她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深深的绝望。

还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虽然我不能将你身体之中的寒源直接驱除,但是我却可以暂时将你身体之中的寒意压制,只不过,这样的压制也只是暂时的,因为一旦压制到你的身体承受不住的时候,所有被压制的寒意将会一次性爆发出来,到了那个时候,你将会有生命危险。”

“当然,与这么放任不管相比,若是进行压制,至少能够让你多活三年。”苏逸辰心中充满诚意的说道。

相比于此前的算计,他现在可谓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她,并不奢求任何的回报。

因为江芷凌脸上所表现出来的情绪,让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深深的同情。

然而,面对苏逸辰这充满真诚的建议,江芷凌却是摇了摇头。

在苏逸辰诧异的目光中,她有些失魂落魄的低声喃喃道:“没有必要了,这样的日子,多活三年又能如何,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煎熬。”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