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8 15:40:09   字数:2062字

轰!

就好像忽然之间撞在了一堵铁墙上,整个人都被撞得有些晕乎乎的。

相比于苏逸辰那磅礴的精神力,古玩店中那位修行者的精神力,根本就不够看。

苏逸辰根本连反击都没有,对方便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若非是苏逸辰并不想惹事,没有要他命的意思,恐怕他此时已直接落得一个精神崩溃,轻则沦为白痴,重则身死道消的结果。

“怎么可能!”

古玩店中,头发花白的修行者脸色显得有些狰狞而痛苦。

这样的结果,简直让他猝不及防。

原本被视为蝼蚁的对象,却转瞬之间变成了一位深不可测的存在。

这让他心中无比的惊恐。

“不知是哪位前辈莅临,还请饶恕晚辈的冒犯之罪。”好不容易微微有些缓过神来,这位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修行者,却是第一时间出声请罪。

在修行者的世界,弱肉强食的法则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虽然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说,被别人以精神力进行窥视,本就是一件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但这仅仅只是针对那些弱小的修行者而言。

若是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那别说是简单的窥视,甚至是更过分的事情都不足为奇。

就像一个修行者窥视普通人一样,并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对。

而就在刚才那简短的精神碰撞中,他却是感受到了对方那汪洋如同大海般的精神力,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一种强大。

他毫不怀疑,若是刚才对方有一点想要教训自己的想法,他现在恐怕就已经没法这么完好的坐在这里了。

所以不管怎样,第一时间就得赶紧认错,乞求对方的原谅。

“此人倒是挺识时务的。”古玩店外,苏逸辰的脸色有些意外。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店中修行者此时的模样,但是在他的精神力之下,对方根本就无所遁形,比之亲眼看到也没什么差别。

“就这家了,这里面好东西应该还有一些,我也懒得再去其他地方找了。”苏逸辰低声道,随即他的身形一动,竟是已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我这是眼花了吗?”不远处,一位目光刚好扫过苏逸辰所呆之处的人,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就在刚才,他还看到那里有一个人呢,怎么练眨眼不到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看来我真的是眼花了。”那人又在周围扫视了一下,待发现并没有再看那印象中的身影时,他微微摇了摇头到。

“哎,看来这段时间得好好休息一下了,这段时间没睡好,大白天的都能产生幻觉,希望今天能够在这里淘到一个满意的宝贝,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人一边摇头晃拗的嘟囔道,一边慢悠悠的走开了。

当然,相对于此人认为自己是产生了幻觉,但是还有一些人,此时却是满脸的骇然。

而这些人,便是始终跟踪在苏逸辰身后的跟踪者。

“你看清了吗,他刚才是怎么消失的?”有跟踪之人一脸懵逼的对着身边之人问道。

“我……我也没看清,就感觉他忽然之间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就好像被风吹走了一样。”

“这不会是我们产生的幻觉吧?”

“那也不对啊,就算是幻觉,也不可能我们同时都产生幻觉吧!”

“那你们说……我们跟踪的这个人,他是不是鬼啊,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有人忍不住有些哆嗦着说道。

实在是,这太违反常理了,如果说是在晚上,夜色昏暗,那出现这样的事情倒也不为过。

但眼下,却是显得有些诡异了。

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看清,那人究竟是怎么消失的。

“鬼你个头啊,你见过有鬼大白天这么光明正大跑出来的吗。”有理智的人怒声道。

“那他是怎么消失的?”

“我怎么知道。”

“……”

因为这几位都是一些普通人,并没有听说过修行者的神奇,所以想象力有限,根本都想不到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法术而已。

而实质上,也不过是苏逸辰已经快到超过了他们肉眼能够捕捉的速度。

当然,也并非是所有的跟踪者都是这样。

在这些跟踪者之中,也有人知道苏逸辰是一个修行者的。

而这些人,便是来自于筑城王家。

当然,即便知道了苏逸辰修行者的身份,但是对于他就这么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的手段,还是让其感到无比的骇然,并立刻拿出身上的通讯工具,将这里的情况传了出去。

“现在人跟丢了,我们该怎么办?”

“没关系,虽然不知道目标为什么会忽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但是肯定还在附近,很有可能,就是进入到了旁边这家古玩店中,一会儿我先进去观察观察,你们就在这外面守着,一但发现目标的踪迹,就立即相互通知。”

因为苏逸辰在消失之前,还对着旁边的这家古玩店看了一会,似乎还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兴趣。

所以,这这人也猜到苏逸辰很有可能是进入到了其中。

苏逸辰并没有理会这些跟踪者,因为当他的身形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出现在了古玩店顶楼的一间房间之中。

而在他的面前,则是那位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修行者。

“你叫什么名字!”

当苏逸辰的声音忽然在这个房间之中响起,这位本就有些惊恐的凝气中期修行者,顿时便被吓得一个激灵。

随即,他便惊骇的看到,自己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道年轻的身影。

“拜……拜见前辈,我叫吴三元,刚才对前辈多有冒犯,还望前辈恕罪。”吴三元一脸惶恐的说道。

如果说此前,他心中还存有一丝怀疑的话,那么此时,他已经彻底的对这位忽然出现的前辈产生了巨大的敬畏。

作为一个自视甚高的修行者,连对方在什么时候来到自己面前的,居然都不知道。

这件事太让人惊悚了。

特别是,他现在根本就感受不到苏逸辰的具体实力。

在他的眼里,苏逸辰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一般,强大而且神秘。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