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09 17:09:30   字数:2059字

“我要搜他的身。”王天成忽然指着一旁的苏逸辰冷笑道。

“不可能!”吴三元顿时出声反对。

他怎么可能让王天成搜前辈的身,这可是一位至少筑基境的大能啊。

就算是王家的最强者,也未必敢说这样的话。

只能说,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当然,就算是找死,那也应该换个地方。

吴三元可以确定,若是自己不出声表示自己的态度,一旦惹得这位前辈心中不愉,那他的这一生可就完了。

不说其他,若是前辈将传给他的功法再收回去,那他想要再修炼至原来的修为,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他必须得出声阻止。

“不能也得能,就凭你,还阻止不了我。”王天成冷笑,随后对着身边的王松柏道:“给我搜,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敢在我的面前出手阻拦。”

“好的大伯。”得到了王天成的示意,王松柏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还带着几分激动之色。

随即,他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向着苏逸辰走去。

“住手!”吴三元脸上惊怒交加,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便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

这顿时引发了他身体之中的伤势,于是忍不住直接一口鲜血喷出。

“都伤成这样的居然还不老实,若不是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王天成冷声道。

他这倒是没有说假话,若非是吴三元淘取宝物的本事比较高,让筑城的修行者世家都尝到了甜头的话,以他和吴三元之间的恩怨,估计早就动手了。

只是看到吴三元对苏逸辰如此在乎的模样,让他更加的相信苏逸辰身上确实有宝物。

而此时,王松柏已经走到了苏逸辰的身前。

“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王松柏看着苏逸辰冷笑道。

“筑城王家,你们就是为了我来的吧!”苏逸辰忽然开口道。

“是又怎么样,识相的,就赶紧把宝贝交出来。”王松柏并未辩驳,而是直接出声威胁道。

因为他也不知道苏逸辰身上究竟有什么宝贝,所以话语中也只能以宝贝代之,偏偏他还装出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

这让苏逸辰心中冷笑。

“我身上宝贝挺多的,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件。”苏逸辰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说话间,他还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顿时,一枚样式古朴的戒指,便是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是什么东西?”眼睁睁的看着苏逸辰手上忽然出现一枚古朴戒指,王松柏也是有些发愣。

随即,他的目光却是忽然变得火热而贪婪,一脸迫不及待的说道:“看来你很识相,赶紧把你手上的这枚戒指交出来。”

“哦,你要的原来是这枚储物戒啊,可是我里面装了很多东西,若是把储物戒给了你,我这些东西可就没法带了。”苏逸辰心中冷笑,不过连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他这句话,却是让一旁的王天成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储物戒!”王天成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随即,他眼中的火热及贪婪却是比王松柏还要更甚。

只见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以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道:”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把他手上的储物戒拿过来。”

“拿来吧!”感受到王天成的急切,王松柏终于不再犹豫,直接伸手就向苏逸辰的手上抓去。

不过,还未等他触碰到苏逸辰的手,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却是忽然在他的心头升起。

轰!

就算是盯着两人的王天成,都没有看清场中具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甚至于,他都没有提前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波动。

他所能看到的,就是在忽然之间,王松柏的身体就像是一颗炮弹一般,就这么直接飞了出去。

然后狠狠的撞在了藏宝室的墙壁上。

当王天成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松柏的身体已经再度摔在了地上,并忍不住几大口鲜血喷出,爬都爬不起来。

“小子找死!”如此一幕,让王天成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

只不过,在这愤怒之中,也同样带着一种惊疑不定。

因为在如此近的距离,他居然都没有看清楚苏逸辰究竟是怎么出手的。

这让他有些警惕,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这句话的人。”苏逸辰忽然冷笑着看向了王天成。

顿时,王天成便感觉有无尽的杀机,忽然向自己侵袭而来。

在这无尽的杀机之中,他似乎还闻到了一种浓郁刺鼻的血腥之气。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忽然之间,他就掉进了一个血海之中。

殷红的血浪在汹涌澎湃,浓郁的血腥之气充斥鼻尖。

血海之中,无数的残肢断臂,以及那森森白骨在沉浮,无尽的冤魂在嚎叫。

忽然之间,一道狰狞而可怖的森寒鬼物,却是在瞬间暴涨,那张开的嘴巴,简直比他的身体还要大上无数倍。

在这一刻,竟是直接向他吞噬而来。

而就在他想要反击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与此同时,一些猩红的藤蔓,忽然从血海之中探出,将他的身体死死缠住,让他根本挣脱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鬼物,直接一口将自己吞噬。

直到,眼前漆黑一片……

“啊!”

一道带着无尽惊恐的声音,忽然从王天成的口中传出。

在吴三元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王天成不过是被这位神秘的前辈看了一眼,随即就像是经历了什么无比恐惧的事情似的。

不但惊恐的叫出了声,居然还直接被吓退了几步。

这……

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居然就将一位凝气中期的修行者,给吓成了这样。

“这就是筑基境的力量吗,仅仅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将凝气中期的修行者吓到如此地步。”吴三元有些冷汗直冒。

他心中忽然有些庆幸,庆幸这位前辈之前并没有计较他的冒犯。

否则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下,他估计连王天成都不如。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