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0 10:40:12   字数:2060字

“呼呼呼……”

不论是吴三元还是刘洪,乃至是被刺激醒来的王松柏,都忽然激烈的喘息起来。

就好像是刚刚从溺水之中,被抢救出来的人。

而那从苏逸辰身上散发而出的暴戾之气,也开始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被减弱。

即便如此,吴三元三人也依然感觉到精神紧绷。

滴答!滴答!

王天成那已经彻底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依旧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支撑着没有倒下。

殷红的鲜血,先是如同水滴一般滴落,而后逐渐如同一条小溪。

苏逸辰还没有睁开眼睛,房间之中还活着的三人,却是谁也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他们就像是被吓破胆的羔羊,惶恐不安的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相比之下,吴三元或许还要好一点。

因为随着苏逸辰身上暴戾之气的减弱,他那不安的心情微微有些平复。

对于这位前辈的状态,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不过却不敢多想。

只是那种令他心惊胆战的危机,却是不复之前的强大。

而至于刘洪和已经醒来的王松柏,却是惊恐依旧。

眼睁睁的看着强大的王天成被杀,已经让两人吓破了胆。

特别是刚刚醒来的王松柏,他几乎是恨不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心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后悔。

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苏逸辰这样的存在。

对方既然敢对王天成出手,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他们。

可让人绝望的是,面对这位强大的存在,他们根本就不敢逃,也没有能力逃。

似乎,也就只能等死了。

这无疑是一件很煎熬,很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好险,这一次差点又中招了。”

在场三人并不知晓,此时在苏逸辰的心中,却是充满了一种庆幸和忌惮。

而这些情绪,皆是来自于忽然爆发的凶戾之气。

相比于上一次,这次爆发的凶戾之气更加强大,情况也更加的危险。

所以在反应过来的那一刻,他根本就不敢存有炼化的念头,而是直接开始暴力压制。

当他把这些力量逐步压制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欣喜的,因为他准备在彻底压制以后,就开始将其炼化。

如果将这次爆发出来的凶戾之力炼化,他有信心直接突破到筑基境。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即将彻底压制的时候,这股力量却是忽然如同潮水一般褪去,瞬间消失在了他的身体之中。

不论他如何的探查,都根本查不到丝毫的踪迹。

这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这股力量是有着自己的思维,因为上次吃了亏,所以这一次就学狡猾了,在最后关头直接隐匿了起来。

苏逸辰有种感觉,自己若是想要对付这股力量,恐怕还得突破到筑基境,修炼出神识和先天之火以后,方才可以做到。

而且若是想要将其炼化,还得是这股力量自己主动爆发出来才行。

很有可能,即便是他突破到筑基境,也未必能够主动察觉到这股力量的存在。

“看来我需要炼制一件精神类的法器,让我能够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虽然这两次我都在关键时刻清醒了过来,并没有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后果,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寄托于这样的不确定上,否则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苏逸辰神情有些凝重的想到。

上一次因为实力上的提升,让他还没有这么重视这件事情,但是这一次,他却是发现,自己炼制一件精神类法器的事情,那是越快越好。

只可惜,即便是眼下他手里已经有了不少的材料,但是却并没有可以用来炼制精神类法器的材料。

“作为筑城传承已久的修行者世家,或许从王家,可以寻到我想要的材料。”苏逸辰心中暗道。

这一刻,他忽然又打起了筑城王家的主意。

思绪间,苏逸辰将目光直接看向了那被刘洪扶着的王松柏。

“饶……饶命!”

虽然苏逸辰的目光中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杀意,但是却将王松柏和刘洪两人吓得一跳。

亲眼见证了王天成的死亡,王松柏再也没有了那种在商场上纵横捭阖以及自信的感觉,而像是可怜的狗一般摇尾乞怜,根本没有半点风度可言。

“我问你,今天跟踪我的那些人,都是你派来的吗?”苏逸辰对着王松柏问道。

“不是不是,虽然我有叫人跟踪您,但据我的人汇报,除了我的人之外,还有两股不知道究竟是何来历的人在跟踪您。”

为了保命,王松柏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直接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还有两股不同势力的跟踪者。”苏逸辰微微沉吟了一下,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想。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两伙跟踪者当中,其中有一伙人,应该是来自京城江家的人,也就是江芷凌的家族。

而剩下的那一拨,应该就是那幕后黑手的人了。

“或者剩下的那一拨也未必是幕后黑手直接派出来的,很有可能和前世一样,是借助别人的力量出的手,不过不论如何,他们总会露出马脚,到时候顺藤摸瓜,自然可以把那幕后黑手给揪出来。”苏逸辰心中想到。

“我再问你,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的麻烦,究竟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王家的意思。”苏逸辰再次对着王松柏问道。

“这都是我个人的行为,家族中的其他人并不知晓。”虽然很想将锅甩给家族,但是在苏逸辰那犀利的目光下,他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撒谎,最终说了实话。

“那王家除了你之外,你是否有听过说有谁要对付我的风声,或者说,有谁接触过你家族的人,想要借用你们来对付我的消息?”苏逸辰接着问道。

“这个……”

“仔细想,想好了再回答,若是我发现你说了假话,你这条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苏逸辰的威胁,让王松柏顿时打了个寒颤,然后在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之后,方才肯定的答道:“除了我的私自行动外,并没有听说过有谁要对付您,也并未有外人接触家族的消息。”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