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0 10:40:53   字数:2042字

“看样子,那幕后黑手应该还没有和王家有所接触,这么一来,要查的话也只能从跟踪者或是从宁秋玲那里开始查了。”

苏逸辰有些失望的想到。

“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我今天并不会要了你的命,不过,你需要帮我给王家带一句话,就说一周之后,我会亲自上王家,让他们提前做好迎接准备。”苏逸辰忽然开口道。

而这句话,却是让王松柏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之前一直处于昏迷之中,所以他并不知道苏逸辰要上王家的事情。

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只不过,他很快便又因为自己保住一命而变得激动起来。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惊喜来的太快,让王松柏都有些语无伦次。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害怕死亡。

也是他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先别急着谢,因为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苏逸辰冷声道。

随后,在王松柏那无比惊惧的目光中,一道犀利的剑芒却是忽然从苏逸辰的指尖飞出,然后向王松柏的身体激射而去。

“哼!”

剑气入体,王松柏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一阵抽痛,这让他身体有些痉挛,忍不住的痛哼出声。

不过这种痛苦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这深入骨髓的疼痛消失,他却是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丝毫的伤势。

就连血都看不到一滴。

这让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真的捡回了一条命。

“滚吧,顺便带上他。”苏逸辰对着王天成的尸体示意了一下道。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滚,马上滚。”终于可以离开,王松柏也顾不得王天成那仍在流血的尸体,赶紧招呼了刘洪一声,将王天成的尸体抱起,就赶紧往外跑。

那模样,就好像之前并未受伤似的。

看着王松柏和刘洪那落荒而逃的背影,苏逸辰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他刚才攻击王松柏的那道剑芒,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想来应该会给王家带来一个不小的惊喜。

闻着空气之中的血腥之气,苏逸辰忽然对着吴三元道:“你可曾见过有精神类的法器或是炼器材料?”

“精神类的法器?”

吴三元神情微微有些发苦。

他收集各种修行资源那么多年,可并没有看到过有什么精神类的法器或是材料,倒是最基本的五行属性见得不少。

“报告前辈,我从未见过精神类的法器或是炼器材料。”吴三元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忐忑,似乎在担忧苏逸辰会因此而怪罪于他。

“算了,精神类的法器或是炼制材料即便是在祖洲修行界,也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更别说是在地球之上。”

苏逸辰心中暗道。

虽然他略有些失望,但这样的结果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他到也不至于会因此而怪罪。

“好好修炼,若是你以后的表现能够让我满意,或许你有机会能够在我的手下做事。”

这是苏逸辰留给吴三元的最后一句话。

随即,他的身形很快便消失,只留下那一脸激动的吴三元。

从吴三元的古玩店出来,苏逸辰并没有立刻离开古玩街,而是再度将自己的精神力铺开,探后直接将这条古玩街从头到尾的扫了一遍。

这一扫,还真有些收获。

虽然这些收获并不算丰富,不过却让他的炼器材料更加的充足,至少,用来炼制幻阵、困阵和杀阵的材料是都有了。

至于炼制聚灵阵的材料,因为要求比较特殊,所以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收集完材料后,苏逸辰便准备回去,开始自己的炼器大业。

当然,在离开的时候,苏逸辰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很快,他便察觉到了那些跟在身后的尾巴。

只是相比之前,人数却是少了不少。

“看样子属于王家的跟踪着已经离开,那么剩下的,应该就就是属于江家和那个很有可能与幕后黑手有所联系的力量了,这幕后黑手还真沉得住气,居然现在都还没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苏逸辰对那位幕后黑手可谓是非常的好奇,所以很是期待对方的下一次动手。

但很显然。

对方似乎很沉得住气,至少他还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或是异样的地方。

“对了,因为江芷凌被我救下的缘故,不知道前世所发生的那件牵扯甚大的案子还会不会发生,算算时间,如果要发生的话,应该也就在这段时间了,不过也有可能因为我的插手,而使得时间上会有延迟什么的。”

种种念头在苏逸辰的脑海之中流淌而过,让他对自己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进一步的划分。

现在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应该算是最困难的一段时间。

一旦过了这段实力微弱的日子,把各种事情理顺,并在筑城站稳跟脚,那以后的事情就简单。

当苏逸辰怀着各种念头回到自己的别墅时,这大老远的,他便感受到了在他的别墅之外,似乎有人在哪里等着。

看那样子,那人似乎就是在等自己。

“应该是江家的人!”

能在这个时间段,还如此光明正大的找到别墅的人,除了江家,苏逸辰还真想不到有谁。

果然,看着他走进,那人便直接迎了上来。

这是一位大概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一看性格就是属于那种有些桀骜不驯的。

而且看其身材走姿,明显还是一个练家子,只不过并不是修行者,连内劲都没有练出来。

“你就是苏逸辰吧!”这位青年男子走到苏逸辰的身前,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苏逸辰的身上打量了一下。

“我是苏逸辰,你找我有什么事?”虽然心中猜测这应该是江家的人派来的,但是苏逸辰还是问了一句。

“你确定你就是苏逸辰,怎么看上去这么年轻?”这位青年并没有回答苏逸辰的话,而是明显带着几分怀疑的说道。

这让苏逸辰微微有些皱眉。

“你找我有事吗,如果有事就赶紧说,没事就让开,我很忙。”苏逸辰丝毫没有客气的直接说道。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