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0 10:43:05   字数:2062字

苏逸辰没有回头,不过却是有一道隐晦的力量,忽然从他的指尖发出。

这股力量并不强,却是直接来到青年的脚下,就像是一根钉子,忽然将其脚掌定住。

随后,青年在即将撞上苏逸辰的前一刻,却是感觉自己的脚忽然不听使唤了。

而苏逸辰依旧不急不缓的往前迈出了一步。

而这一步,恰好又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青年的攻击,再一次落空。

而且这一次,他也付出了代价。

因为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自己的上半身,他就像是全速奔跑的过程中,双脚忽然被缠住。

所以毫无意外的,青年便直接以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砰!

沉闷而响亮的声音,深深的体现出了这一趴之下所蕴含的力道。

这一刻,青年直接被这一摔给摔懵了。

他那张英俊的脸,因为毫无防备的直接和地面来了一个摩擦,所以顿时破相。

就连他的鼻梁骨,都几乎被砸平了。

而现在,他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整个人趴在地上没了动作,就好像没了生息一样。

如此这般与地面的亲密接触,以青年的体质,想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缓过神来。

苏逸辰没有理会这个可怜的家伙,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回头看一下的动作都不曾有,就好像这一切与他都没有丝毫关系。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青年因为心中的偏见,一直对苏逸辰不甚友好,但如今,却是自食恶果,狼狈不堪。

直到苏逸辰打开自己的别墅进入其中,然后又将房门关上,青年那五体投地的身体,方才微微动了一下。

“嘶!”

青年终于率先抬起了头,而当他的脸与地面相分离的时候,他却是忍不住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麻木的感觉已经过去,一种火辣辣的疼痛,开始刺激着他的每一寸神经。

他毕竟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真元能够为自己疗伤,体质也比产生气感的修行者差了太远。

所以,他以一种狼狈而艰难的方式,充满痛苦的慢慢爬了起来。

不论是双手,还是他的脸上,此时都布满了伤痕。

特别是他脸上尤为明显。

那与地面接触的右脸部分,以及鼻子上,更是血肉模糊,看上去非常的瘆人。

这些伤口上,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将沾染在脸上的尘土都浸红。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细小的沙石,也深深的进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鲜血从伤口上汇聚,然后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流,又将他的衣物染红了不少。

“该死的家伙,你给我等着,你一定会后悔的。”青年语气森然的说道,配合着他那恐怖的面容,若是胆小的人,就算是被吓晕过去都不无可能。

在他的心里,即便是到现在,也依然认为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但不论如何,他却是将所有的账都算在了苏逸辰的头上。

可以说,他现在对苏逸辰的仇恨,可谓是倾尽三江之水也难以洗清。

不过现在,他却是没法找苏逸辰报仇的。

如果不及时处理伤口的话,他这张脸可是很有可能会毁容的。

这是他根本无法忍受的事情。

“还好这一切没人看到。”

唯一让青年觉得有些安慰的,恐怕就是这件事情了吧。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里所发生的一幕幕,其实已经被好几位守在苏逸辰别墅周围,或是跟踪苏逸辰而来的人所看在了眼里。

还有的人,已经开始在查探他的相关信息。

外面的一切,苏逸辰并没有丝毫的关注,只不过在他的心里,还是因为此事而有了一丝不愉。

“看来江家的人并没有相信我,所以想要让这么一个人前来试探,只不过他们选错了人。”因为此人的关系,苏逸辰忽然对京城江家的人没了多少好感。

只不过,当他想到江芷凌在自己面前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纯真清澈的眼神时,他又忍不住放弃了心中升起的那种不管不顾的念头。

江家毕竟不是江芷凌,如果江芷凌还愿意相信自己,前来找自己为她压制寒意的话,那他也依旧会出手,但如果她不愿相信自己,那他也不会自讨没趣的凑上去。

虽然,这后者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进入到自己的房间之种,苏逸辰并没有立刻开始炼制法器,而是拿出了那个长满铁锈,而且还断了一只脚的铜鼎。

将精神力探入进去,苏逸辰终于终于感受到了那隐晦的封印。

他能够感觉到,这道封印原本应该很强,只不过因为经历了岁月的消磨,没有得到修补,所以威力已经被削弱了千百倍不止。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苏逸辰心中非常好奇。

能够被如此封印的东西,显然并不可能会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难道是灵丹!”

联系这如同缺角丹鼎的模样,苏逸辰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如果真的是需要被如此封印的灵丹,那不是因为丹药级别太高拥有灵性,就是因为丹药性质特殊,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既然封印都被削弱到如此程度,都还没能破封而出,那想来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是能尝试揭开封印看看的。”

苏逸辰能够感受到,以他的现在的实力,想要破除这个封印虽然有点麻烦,不过却并非是不可能。

原本以他的打算,是准备先把阵旗炼制出来,然后在别墅周围布下阵法,再来解开这个封印,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毕竟布下阵法之后,不论里面封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都不太需要担心失控的事情。

但是当他试了试封印的强弱程度,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开始着手破除这个封印。

将近十几分钟以后,苏逸辰已经将这个封印的大部分关键之处破坏,只要将剩下几个关键之处彻底毁去,这个封印就将消失。

“我倒要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希望对我有用。“苏逸辰低声道。

随即,他先是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让后才以一种小心谨慎的态度,开始破除这道封印。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