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3 18:12:09   字数:2050字

“那个,你也是来看风景的吗,今天的月亮确实挺圆的,星星也很多,这里确实是一个看星星的好地方。”

短暂的震惊过后,冯健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故作轻松的打了个哈哈道:“不过我还有事,现在得走了,您慢慢看,慢慢看……”

说话之间,他还一副若无其事的就准备拎着手提箱离开。

只不过,他才没走几步,苏逸辰就好像瞬移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前,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靠,这么快!”

原本还想溜之大吉的冯健一声惊呼,差点就撞在了苏逸辰的身上,好在他反应极快,最后成功来了一个急刹车,成功稳住身形。

“哥们儿你看我关键时刻也急刹车了是吧,大家都没有什么损伤,你好我好大家好,以和为贵那才是真好,就别这么认真了吧,大不了我向你道歉,欠你个人情,这事儿就这么揭过行不。”

冯健满嘴跑火车,可那眼珠子却是在悄然打量周围的地形,脑海中也迅速的思考着,这若是一旦打起来,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姿势逃跑。

这也不怪他一心只想着怎么逃跑,实在是对方太恐怖了。

这样的速度,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虽然没有半点气息流露出来,却是给他带来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威胁。

“谁让你来的?”苏逸辰终于开口了。

“看个风景而已,何必还要让别人叫我来呢,只是觉得今天夜色很美,所以……”

冯健显然还想拖延一下时间,只可惜,无疑城根本不想听他这满嘴废话,所以声音直接变冷道:“再给你一个回答的机会,想好了再回答。”

“这么不给面子,看来今天不回答是不行了。”冯健摆出一幅认栽的模样道。

然而下一刻,他却是直接将手中的手提箱向着苏逸辰砸去,然后身形如蛇,灵动而又无比迅速的向着远方掠去。

然而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他才刚刚掠出不远,苏逸辰的身影便已再度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不是吧,我又长得不帅,至于这么纠缠不休吗,看来不露点真本事,今日是走不了了。”

说话间,冯健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几分狠辣疯狂之色。

一种泛着几分血腥的铁血杀伐之气,忽然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而他整个人,也如同那蓄势已久,然后忽然暴起的毒蛇,直接攻向苏逸辰胸前的要害,果断而狠辣,丝毫没有半点留手。

感受到对方攻击的狠辣,苏逸辰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身形不退反进,顿时,一种让人如坠寒冬般的冰冷杀意如同凛冽的寒风,忽然从场中刮过。

苏逸辰右手上扬,于是那明亮清冷的月华星辰之力,就好像受到无形的牵引,汇聚于他的右手之上,使其散发出一种凛冽的锋芒之气,就好似一柄犀利无比的长剑。

直接当头斩下!

与此同时,一道道如同利剑一般的细小劲气,忽然从他斩下的右臂激射而出,就好像有无数剑气破空袭杀,直接将对方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嘶,气劲外放,你是气劲宗师!!!”

无比震惊的语气从冯健的口中传出,此时的他,脸上全是难以掩饰的惊骇之色。

生死关头,他不敢有半点犹豫,根本不管那些激射而出的犀利劲气,倾尽全力扭转身形,只为避开苏逸辰那如同长剑一般斩下的手臂。

这一刻,他以没有任何侥幸逃脱的念头,唯一的想法就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在生死的刺激之下,冯健无比惊险的避开了苏逸辰的这一斩,不过却又直接撞入了那无数激射而出的犀利劲气之中。

噗嗤!噗嗤!

随着一道道噗嗤之声忽然响起,那些激射而出的犀利劲气不断的穿梭飞舞于冯健身体周围,在其身上带起道道殷红血痕。

苏逸辰没有再继续出手,脸上还带有几分意外之色。

毕竟以眼前此人那不过是化劲初期的修为,居然能够避开他的攻击,这让他有些意外。

虽然他之后是随意的出手,所用力量也并不强,但此人的反应,还是相当不错的。

“前辈请住手,我认输!”

意识到苏逸辰居然是一位强大的气境宗师以后,冯健心中苦涩而绝望,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侥幸心里,直接面带惊恐的高声喊道,只为求得一线生机。

而听到他居然毫不犹豫的求饶,苏逸眼中眸光一闪,随即信念一动,那已被鲜血染红的犀利劲气,便盘旋飞舞于冯健的身周,不伤其身,却又并未散去。

此时的冯健,身上几乎已被鲜血染红,看上去凄惨无比。

“嘶!”

精神才刚刚略有松懈,那由诸多伤痕引起的疼痛顿时侵入脑海,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当再看到身体周围飞舞盘旋的犀利劲气时,他又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身形一动也不敢动,面带惊悸之色的看向淡然自若的苏逸辰。

“问你三个问题,你是谁,为什么而来,又是谁派你来的?”

苏逸辰语气冷然的说道:“你的机会只有一次,想好了再回答,若是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感到满意,那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而若是不能让我满意,那你便把命留在这里吧。”

“您……您能先把这些东西撤回去吗?”听着那咻咻的剑气破空之声,冯健略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

有这些足以要他性命的东西存在,他可谓是时刻都提心吊胆,万一影响了自己的回答,使得这位前辈不满,那岂不是死得很冤。

“可以!”

苏逸辰冷声答道,随即那泛着寒意的犀利剑气便骤然消散。

“我叫冯健,其实只是来搞破坏的,因为有人不想您和您身边那位美女在一起,所以想要让我来搞个破坏……”

说到这里,冯健感受到苏逸辰脸上的脸色越来越冷,他顿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不是啊大哥,您也知道我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搞破坏这种事情也是会遵从本能的,我也不过是选择了一种最简单的方式而已。”

冯健以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语气说道。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