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20 16:25:39   字数:2113字

陆长空终于再也维持不住自己那平静的表情。

正如陆远翔所说,陆长空虽然知道陆远翔做过的很多事情。

但是,让陆长空一直以来都耿耿于怀的那件事,那让他查了许久却依然没有查到凶手的一件事,他还真不知道,居然会是陆远翔策划的。

要知道,在那件事中,陆远鹏的母亲可是直接失去了性命,而他陆长空,也彻底失去了作为男人的标志。

而那时的陆远翔,才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这么狠心。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因为陆远翔母亲当初的出轨,所以陆长空为了报复,在陆远翔出生以后,就直接杀死了陆远翔的母亲,然后又娶了陆远鹏的母亲,有了自己真正的儿子。

原本,陆长空之所把陆远翔养大,就是为了报复,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被自己亲手养大的逆子,居然会对自己出手。

陆长空浑身颤抖的指着陆远翔,骂出了一声孽畜之后,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才这样就受不了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说呢,比如那些你私下养的女人……”

陆远翔脸上依旧带着那种有些瘆人的笑容,只不过这一次,还未等他把话说完,陆长空就已经双目通红的杀了过来。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逆子,杀了你……”

陆长空显然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双手直接掐住了陆远翔的脖子,神色狰狞,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强烈的窒息,让陆远翔脸色涨得通红,并且渐渐开始发紫。

陆远翔拼命的想要扒开陆长空的手,但却因为本就是重伤之身,根本就无能为力。

渐渐的,陆远翔那挣扎的动作却是变得越来越微弱。

直到彻底停止挣扎。

而同时停止的,还有他的呼吸。

待觉察到陆远翔已经彻底失去生机后,陆长空脸上那狰狞的表情方才终于有些平复。

只见陆长空忽然猛地放开了自己的手,看着那双目圆瞪,即便是死也依然死不瞑目,眼中还残留着痛苦绝望之色的陆远翔,他却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忽然后退,然后在后退时又像是绊到了什么,以至于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嘭!

失去了陆长空双手的控制,陆远翔那坐起的上身也忽然倒在了病床上,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响声。

陆长空目光呆滞,如同一个傻子。

当苏逸辰出现在病房之中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苏逸辰的神情有些感慨。

此前这对父子的对话,都被他一一听在耳中,而当他感受到陆远翔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他方才进来的。

看到陆长空这番模样,苏逸辰只能说,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你是来取我性命的?”陆长空忽然开口道。

因为苏逸辰进来之后,并没有丝毫要掩饰自己行踪的意思,所以陆长空自然也就看到了苏逸辰。

由此可见,此人显然也并没有如同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因为受到巨大的刺激而变傻。

“是。”苏逸辰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也不屑掩饰。

虽然现在的陆长空看上去有些可怜,但因为之前所发的一切,让苏逸辰根本升不起丝毫同情。

相反,有的只是厌恶。

苏逸辰没有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能有如此奇葩的父子,还能有如此奇葩的家庭。

兄弟相残,父子相残,这样的人伦惨剧,简直让他大开眼界。

只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而这样的人现在居然都还活在世上,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虽然苏逸辰觉得,自己对这样的人动手有点恶心,不过却又觉得若是任由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将会更加恶心。

所以,他动手了。

一道真元之力从苏逸辰的指尖激射而出,然后直接没入到陆长空的头颅之中。

随即,陆长空身形忽然一颤,生命气息迅速消失。

陆长空的身体并没有倒在地上,眼睛也依然看向陆远翔的方向,同样死不瞑目。

苏逸辰没有多做停留,身影直接消失在了这个房间之中。

想来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被医务人员或是其他人发现。

不过,就算是修行者来了,所能够得到的结果,都只会是陆云翔被陆长空亲手掐死,而陆长空也因为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而忽然暴毙。

“解决了一个小小的麻烦,接下来,也该去找那条疯狗了。”从医院之中出来,苏逸辰便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对于那位幕后黑手,苏逸辰显得非常的好奇,而从那条疯狗那里,想来应该会得到不少的线索。

不过,就在苏逸辰准备出发的时候,他的身形却是忽然为之一顿。

随即,他从身上取出手机,却是发现收到了一个全然没有想到过的人所发来的信息。

“宁秋玲,他怎么会约我见面,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难道她还想来一次陷害不成?”

苏逸辰所收到的信息,是宁秋玲发来的,内容是想要单独跟他见上一面,理由是有话要对他说。

说实话,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苏逸辰对于这个女人的感官都不是很好。

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女人曾经很讨厌他,也不仅仅是因为宁秋玲老是在叶纤舞的耳边唠叨嬴冲的各种好,而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的性格他很不喜欢,不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做事的方式。

苏逸辰有理由相信,此前自己被陷害的那件事,宁秋玲绝对有所参与。

只是苏逸辰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女人居然会忽然给自己发信息要求见面,而且是在深夜相见。

这不由得他不在心中产生怀疑,这是否是对方的什么阴谋。

或许是因为害怕被叶纤舞误会的缘故,苏逸辰下意识的就想拒绝这次相见。

“我什么时候居然也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心生忌惮了,别说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算她是一个修行者,我也不应该如此畏手畏脚,不就是见个面吗,我倒要看看,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他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不管这究竟是不是又一个针对他的陷阱,他都不应该有任何迟疑。

或许在去见狂狼之前,便能够从宁秋玲的身上得到幕后黑手的信息也说不定。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