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4 16:19:50   字数:2057字

不论是对于叶纤舞还是苏逸辰,甚至是其他的很多人,那件事的影响其实都挺大的。

也因为那件事,叶纤舞心中多了一些疙瘩。

苏逸辰至今都不知道,她身边的那些人事后究竟是怎么编排他的,以至于叶纤舞忽然与他拉开了距离。

据说,这是一种考验的手段。

如果他真的爱她,就一定会去向她道歉。

可苏逸辰因为听信谣言,又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错误,觉得在叶纤舞的心目中,朋友比他更重要,所以也有的了一定的小情绪。

因此,他心中也有了一个结。

最终,就在苏逸辰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宁青橙忽然找到他,并告诉了他叶纤舞找她诉苦的事情。

苏逸辰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误导了,然后方才慢慢的与叶纤舞重归于好。

在此之前,苏逸辰其实都已经决定,想要对叶纤舞表明心迹。

说白了,就是他已经做好了表白的打算。

只是因为此事,他最终并没有付诸于行动。

当这些记忆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种缅怀之色。

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倔强得有些傻,若非是因为宁青橙,恐怕他和叶纤舞之间,还真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

或许是因为这共同的回忆,让苏逸辰对宁秋玲不再那么的敌视。

就连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都忽然变得缓和了起来。

“其实我倒是觉得,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你似乎就已经在针对我了,那时候我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敌对,虽然交流不多,但也能聊上几句,只是你每一次和我说话,言语都比较尖锐,而在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却要好得多。”

苏逸辰忽然开口道,说话间,他却是不由自主的拿起一根烧烤好的鸡翅送进嘴里。

味道还是原来的味道,只是感觉却不是原来的那种感觉了。

身体的变化,让这原本还觉得够辣的东西,忽然不再能够呈现出那种酣畅淋漓的辣味。

或许,这也是踏入修行之路,所要付出的代价吧。

不知为何,苏逸辰心中却是没来由的有些感慨。

“难得你还记得那么清楚。”宁秋玲神情有些异样的对着苏逸辰说道。

“被针对得多了,你也会记得很清楚。”苏逸辰回了一句,不过语气却没有了此前那种带刺的感觉。

“他对我说,只有对自己在意的人,才会用一种与对待别人不一样的方式去对待他,不论是讨好还是刻意的讽刺,其实都不过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罢了。”

宁秋玲轻声说道,却是让苏逸辰咬着鸡翅的动作忽然为之一顿,随即将手中才吃了几口的鸡翅放了下来。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样的说法都没有错,不过也会有例外,比如我,那时候既没有对叶纤舞太过殷勤,也并没有刻意的想要引起她的关注。”苏逸辰的语气再度变得平淡了起来。

“可是你却一直有意无意的躲着她,在对待别人的时候,你可没有。”

“这你也知道。”

“不止是我知道,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也只有你以为自己掩饰得极好罢了。”

“哦,是吗。”

苏逸辰忽然感觉这样的对话方式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不再继续开口。

气氛忽然又开始变得有些沉默,而宁秋玲却是毫不顾忌的将目光放在了苏逸辰的身上。

直到他再次眉头微皱,她才终于开口道:“他告诉我,之所以在那件事情之后,我会变本加厉的针对你,是因为心中的失望,而对于他那所谓的感情,也不过是因为极致的失望之后,而寻找的一个寄托,因为我在潜意识中知道,我是争不过叶纤舞的。”

“他还用了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因为喜欢你,所以希望你幸福,所以希望你能够和你喜欢的纤舞在一起,不过却又因为你的不争取而愤怒,甚至还故意当着你的面对纤舞说你的坏话,说他的好话,想要刺激你的斗志。”

“至于哀其不幸,那其实是针对的我自己而已,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将感情寄托于离你最近的人身上,想要从他的身上找到你的影子……”

随着不断的转述嬴冲所告诉她的话,宁秋玲的神情似乎也逐渐的变了。

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眼中终于不再有迷茫,而是一种认同。

这对于苏逸辰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因为,他并不认同,因为他依然觉得,这是一种荒谬无比的事情。

“她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苏逸辰忽然插口道:“他有告诉过你,他要回来了吗?”

“他要回来?”宁秋玲表情有些讶异,显然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没有,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苏逸辰从宁秋玲脸上收回目光道。

宁秋玲被他这样的反应弄得有些发愣,过了一会儿之后,她方才有些反应过来的说道:“你是觉得他要回来了,而且还并没有放弃纤舞,所以想要将我这个包袱甩给你,正好一举两得。”

“我没有说你是包袱。”苏逸辰微微有些烦躁的说道。

他听出了她语气之中的异样,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他还是忍不住做了解释。

这样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谢谢!”宁秋玲忽然道了声谢,随即她微微低下头,语气略显怪异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莫非在你的眼里,他其实是这样的一个人?”

苏逸辰没有回答。

他其实也在想这个问题。

虽然不愿承认,虽然在他的心里,一种都还将嬴冲当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过他却是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那个停电的漆黑夜里,当他们彼此都说出自己喜欢之人的名字之后,当他们确定都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心中的那个人时,他们的关系,便已逐渐出现裂痕。

事实上,从那个夜里开始,所有人所看到的,都只是两人表面上的亲密无间。

也是在那个夜晚的第二天,同桌已久的两人,忽然分开。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