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20 16:54:22   字数:2049字

苏逸辰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现在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是被宁秋玲给坑了,而且还被坑得非常惨。

只不过,很快另一个疑问便又浮现在了他的心里。

按理说,以他现在的境界,拥有了神识之后感知可谓是非常敏锐的,更何况叶纤舞的身上还戴着他亲自炼制的项链法器,法器上面可是有他的神识。

而他与宁秋玲相见的场景,若真的是被宁青橙叶纤舞她们所看到,那他不可能没有半点察觉。

这简直太不合理了。

就算是一个筑基境的修行者,想要在近距离的情况下观察他,都根本不可能逃过他的感知。

宁青橙她们是怎么让他无法感知到的。

要知道叶纤舞她们可都是普通人,必须在较近的距离方才能够看清楚,可不像修行者那样,用神识或精神力就可以代替自己的眼睛。

难道是监控录像?

“你们是什么时候看到我的?”怀着这样的疑问,苏逸辰皱起眉头问道。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那家烧烤店,只不过我们是在二层,你们是在一层而已。”或许是因为苏逸辰那显得有些难看的表情,使得宁青橙的语气之中也带上了几分担忧。

“原本就在那家烧烤店,怎么可能,那我为什么没有看到你们?”苏逸辰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宁青橙她们居然先一步在烧烤店?

虽然说是在二楼,但是按理说,自己在进入烧烤店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察觉到她们的存在才对,怎么会半点感应都没有。

这简直就是一件非常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只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宁青橙根本就不可能骗他。

这一点,苏逸辰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你和秋玲姐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是后面秋玲姐让你付钱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的你们,原本那时候我想要叫你的,但是被雪楠姐拦住了。”宁青橙脸上的担忧已经毫不掩饰。

她能够感觉到,此时的苏逸辰情绪很不平静。

只是对于苏逸辰和宁秋玲单独相见的事情,别说是叶纤舞很可能需要一个解释,就算是宁青橙,也觉得这有些不太对劲,想要从苏逸辰的口中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袁雪楠……”

苏逸辰眼中忽然有冷色一闪而过,口中却是忽然说出了这个名字。

昨天他和宁秋玲分开之后,宁秋玲还给他发过一个信息,当时他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还是她的一个恶作剧。

但是现在看来,那未必就是一个恶作剧,而确实是宁秋玲给自己的一个提示。

因为那条信息仅仅只有五个字:小心袁雪楠。

若是放在此前,苏逸辰绝然不会在意这样的一个人,因为相比之下,他和袁雪楠这个女人并没有多少交流,甚至比和宁秋玲之间的关系还要差一些。

但是当宁青橙几次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却是忽然重视起了这个提示。

他现在已经暂时放下了自己为什么会感觉不到宁青橙她们的疑问,而是开始思考这件事情本身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们为什么会忽然去那个烧烤店?”苏逸辰忽然问道。

“怎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宁青橙原本还等着苏逸辰给一个解释呢,但是没想到却等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过看到苏逸辰那沉思的表情,她还是回答道:“其实那天晚上是因为纤舞姐心情比较好,毕竟……毕竟她得到了你送她的项链,所以回来的时候,就和我们说了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宁青橙微微低下了头,语气中明显透露着失落和羡慕,语气也变得有些低沉。

这让苏逸辰忽然从思索中清醒过来。

看到这样的宁青橙,苏逸辰微微张了张嘴,神色还有些复杂,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现在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比较合适,只是心里忽然想着,等到宁青橙生日的时候,看到自己送的那条手链,应该就会很高兴吧。

而且,时间也快了。

微微低头的宁青橙并没有看到苏逸辰此时的表情,而是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再度继续说道:“因为纤舞姐非常的高兴,于是雪楠姐就忽然说要庆祝一下,还说既然项链是你送的,那不如就来你最喜欢的这个烧烤店庆祝,所以我们就来了。”

“一开始我们也没有发现你们的到来,还是秋玲姐在让你付账的时候被雪楠姐发现,所以我们才知道你和秋玲姐单独在这里见面,后来你们出了烧烤店之后,我们还在二楼的窗户前看了一下,不过因为外面比较黑,所以后面的就没有看到了。”

说到后面,宁青橙再度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逸辰,脸上似乎还有些生气。

“离开烧烤店之后我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只是说了几句话我就离开了。”苏逸辰皱着眉头道。

“怎么可能,秋玲姐那天晚上可是一晚上都没有回宿舍呢,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我们问她去哪儿的时候,她还说……”

“她说了什么?”

“她说她和男朋友约会去了!”宁青橙语气忽然变得微弱了下来。

她宁青橙对于苏逸辰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既然苏逸辰说他和秋玲姐后来并没有待在一起,在烧烤店之外便分开了,那事实自然就是如此。

她还是很相信苏逸辰的,虽然她并没有亲眼看到两人分开的场景。

既然如此,那自然就是秋玲姐在说谎。

只是,秋玲姐为什么要说谎呢?

难道说,秋玲姐在和苏逸辰分开之后,又去见了一个人,那个人才是秋玲姐的男朋友?

只是嬴冲虽然离开很久了,但秋玲姐似乎也并没有忘记嬴冲,难道……

难道是嬴冲回来了?

只是这可能性似乎也不大,应该还是秋玲姐说谎了。

只是,秋玲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宁青橙感觉自己脑海中的思绪忽然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根本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