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19 17:17:52   字数:2064字

因为免去了一开始淬炼的功夫,所以当所有的材料都被拉成了丝线,并经过又一番炼制,也不过是过去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当这些所有的丝线炼制成型,苏逸辰原本就认真的脸上,更是变得无比严肃了起来。

随后,只见那三团白玉焰再度合二为一,三种被缠绕成团的丝线,在白玉焰中垂直而立。

紧接着,在叶纤舞的注视下,三条颜色各异的线头忽然受到无形之力的牵引,开始彼此交织。

那感觉,俨然就像是在织一块布。

一开始的时候,这个速度还比较慢,但是逐渐的,却是越来越快,到后面甚至都看不清里面的场景,只是能够看到,一个拥有着美丽花纹的荷包一样的东西,在迅速的成型。

苏逸辰的脸上已经有汗渍隐现。

相对于此前的炼制阵旗而言,眼下的这个过程,无疑要更加的困难许多。

因为在这编制的过程当中,他已经将自己的神识释放而出,开始刻画阵法。

以他现在的实力境界,即便是炼制一个收纳袋,那也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那是牵涉到了空间的奥义,若非因为他是重生而来,前世已经达到过很高的境界,那么现在绝对是无法完成这样的过程。

好在现在他虽然精神消耗巨大,但是因为精神力已经被淬炼过,所以在刻画阵法的时候,显得很是得心应手,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错误。

这是一个并不短的过程。

虽然那炼制而出的丝线看上去并不多,而且编织的速度也很快,但是在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也不过是才勉强过半。

最关键的是,那编织出来的荷包已经比五指张开的巴掌还大。

按照这个估计,最终编织出来的荷包估计都能当头套用了。

哪有人会把荷包编得那么大的啊,究竟是在编荷包还是编布袋。

叶纤舞有些疑惑,不过因为这一幕确实比较神奇,对她的冲击比较大,再加上苏逸辰一幅严肃认真的表情,所以她并没有开口打扰。

苏逸辰额头上的汗渍已经相当明显,脸色也微微有些泛白。

这是精神力消耗巨大的表现。

看到他这样的状态,叶纤舞感觉到非常的心疼,本想伸手去擦一下他额头的汗渍,但是看到他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又怕会打扰到他,所以最终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苏逸辰脸上的苍白之色愈加明显,叶纤舞脸上的担忧之色也越来越深。

她从没有想过炼器会是这么一件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这让她忽然想到,自己戴着的这条项链,他又花费了怎样的时间和精力,方才终于炼制成功。

这么一想,她的心中便不由得升起了甜蜜幸福以及心疼的感觉。

一个小时过后,炼制终于接近尾声。

叶纤舞能够看到,那最终炼制出来的果然是一个布袋一样的东西,口子处并没有被封上,而是由一根比较粗的散发着七彩光芒的丝线贯穿而过。

这个她还是知道的,只要将这条丝线一拉紧,就能够将口给封住,就好像看过的电视古装剧中,用来装银子的那种布袋。

只不过,却是比那个要好看多了,也大了很多。

很难想象,原本那么小的三块石头,居然能够被炼制成丝线,然后还能编制出这么一个大大的袋子。

尽管叶纤舞觉得,这么大的袋子明显不是荷包,但是她也觉得很喜欢。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不太好随身携带吧。

不过,还是喜欢。

苏逸辰那凝重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那是一种作品完成之后的放松。

叶纤舞脸上也因此而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已经看到,那散发着七彩之色的布袋已经完成。

三条丝线已断,她甚至能从布袋上感受到一种圆满的气息。

不过就在她准备在苏逸辰炼制彻底结束,好给他擦擦脸上的汗渍的时候,却是发现他似乎还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在那炼制成功,散发着一种迷蒙的七彩之光的布袋旁,还剩下一些未用完的丝线。

而此刻,这些丝线却是再被牵引而出,然后开始编织。

叶纤舞伸出的手停在了空中,表情有些奇怪,显然不知道他还要做什么。

不过很快,她的脸上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因为她发现,现在编织的东西速度比之前可要快上了很多,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成型。

而成型之后,俨然就是一个大小合适的荷包。

“呼……”

苏逸辰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方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现在,才算是炼制结束。

“把手给我。”苏逸辰忽然偏过头,对着叶纤舞说道。

“哦,好的。”

没有想到他会忽然开口的叶纤舞直接将手伸了过来,随后,就见他手指在她的指尖轻轻一点一弹,顿时一滴殷红的鲜血,直接从她的指尖激射而出,飞进了白玉焰中,直接落在了那散发着七彩之光的布袋之上。

这个过程非常快,叶纤舞根本连疼痛感都没有感觉到,甚至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完成。

随后,便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在她的心头升起。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在忽然之间,自己就与那七彩布袋有着紧密的联系。

或者说,紧密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

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甚至比自己与戴着的这条项链,还要更加清晰的感觉。

就好像,那布袋本就与她是一体的。

有过一次经历的她很快便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他所说的炼化。

做完这一步,苏逸辰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后那白玉焰忽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大一小两件散发这七彩光芒的东西。

“来看看我给你炼制的这两样东西喜不喜欢。”苏逸辰拉着她的手微笑道。

随后只见他伸出左手,顿时那两件东西便直接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的手上。

让叶纤舞感觉到无比神奇的是,那件布袋在飞过来的过程中,却是在不断的缩小,当落在苏逸辰的手中时,已经变得与旁边那个荷包差不多大小了。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