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风阶拾叶   更新时间: 2017-12-20 16:16:17   字数:2040字

气氛越来越压抑了。

忽然,似乎有一道闪电在大厅之中闪现,让在场之人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心悸之感。

甚至有的人仿佛还看到了一柄锋利的长剑向自己刺来,以至于忍不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而这,却不过是因为坐在豪华长椅上的隐狼大人睁开了眼睛而已。

随后,他们看到了隐狼大人那冰冷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凝重,似乎还有一些意外。

“有意思,似乎还引来了一条大鱼。”

苏逸辰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掩饰,说完之后,他脸上的凝重之色散去,变成了一种冷笑。

这样的转变,让在场之人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情况,难道狂狼老大回来了?”有人忍不住这么想到。

只不过,这好像又有不太对。

如果是狂狼老大回来,那应该会有很大的动静,因为那是狂狼老大的一贯风格,而且隐狼大人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的强者,而且还是能够让隐狼大人都感觉到凝重的强者?

如果是这样,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其实都已经绝望,因为隐狼大人给他们的感觉,就是那种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

而在隐狼大人面前,就连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此时也只能脸色苍白的站在下面等待审判,更别说在场绝大部分的普通人。

隐狼大人若是要动手,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活路。

就算是狂狼老大来了,估计也都是白搭,甚至都没法让隐狼大人露出刚才那种凝重的表情。

看那表情,来人似乎让隐狼大人有些慎重。

如此一来,他们或许还真的会有一线生机。

这一刻,很多人不由得对那还未出现的神秘人饱含期待了起来。

苏逸辰没有理会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因为确实也如同这些人部分猜测的那样,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修行者气息在接近。

而之所以他会露出凝重的表情,是因为刚才他已经与对方有过神识接触。

除了像他这样,即便是在祖洲修行界也万年难出的意外,一个修行者能够有神识,那就意味着一件事情,就是对方至少是一个筑基境界的修行者。

而从刚才的短暂接触来看,对方应该是一位筑基初期的修行者。

这让苏逸辰非常意外。

在筑城这个地方,出现一个筑基境界的修行者并不容易,因为那些传承已久的修行者世家虽然也有筑基境修行者,但大多都是勉强突破的老不死,根本不可能像这道迅速接近的气息一样,显得朝气蓬勃。

而且看对方的架势,似乎一开始就像向这里而来。

据他所知,狂狼那个家伙是根本不可能有这个修为,而可能有这种修为的,不过是那位神秘的狼主以及另外三位狼王而已。

而其中,苏逸辰更倾向于来人是那位狼主。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件事情就有趣多了。

如此一来,他就能确定一下幕后黑手究竟是不是狼主,如果不是,他也能直接通过狼主,让那位狂狼把所有知道的消息都吐出来,这会让他省很多事。

虽然,他觉得幕后黑手是神秘狼主的可能性,并不算特别的高。

苏逸辰脸上出现了一抹玩味之色,看向了这议事大厅的出口之处,期待着这位神秘修行者的现身。

呼!

就好像是有一缕微风悄悄刮过,除了苏逸辰之外,其他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这大厅之中就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人,凭空立于众人的头顶之上,身上没有半点气息散发而出,就像是一个幽灵。

看到此人的出现,苏逸辰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透过这黑雾看到来人的面容,以他的眼光,不难看出这应该是某种用来掩盖身份的宝物。

能够让他都看不透,这件宝物的品级显然并不低。

苏逸辰能够感觉到,此时这位神秘的修行者也在打量着自己。

只不过,以对方的修为,显然是无法探查出自己的虚实来的。

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目光中的凝重。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率先开口的是这位隐藏在黑雾之中的神秘人。

也就是当此人开口了之后,在场的其他人方才终于发现了他的到来。

场中忽然多了一丝骚乱,不过却并没有人敢开口。

苏逸辰没有回答,只是饶有兴致的猜测这位神秘人的身份。

这似乎并不是狼主。

前世苏逸辰虽然没有见过那位狼主,但也听说过其性格十分高傲,与眼下之人的气质并不相符。

那么说,也就只剩下其他的三位狼王了。

隐狼王自己见过,虽然见的次数并不多,但与眼前这位的气质也同样并不相符。

剩下的,也就只有从未见过的青狼王和血狼王了。

血狼王以血为名,想来也会有这方面的特征,而眼前之人,虽然带有几分铁血之气,但血腥之意并不算十分的浓烈,似乎也不太符合。

那么说,眼前之人应该就是青狼王了。

当然,这也并非是绝对,此人能够有隐藏身份的宝物,那自然是不为了让别人猜测到自己的身份。

即便是气质,有时候也是能够改变的。

或许是因为苏逸辰脸上的玩味之色,苏逸辰能够感觉到,此人身周的黑雾悄然又浓厚了几分。

就算是苏逸辰,现在居然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刚才还能大概判断出此人的身形是个男的,现在却是连这个都判断不出来了。

“你究竟是谁?”神秘人再一次问道,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一种毫不掩饰的敌意。

“就凭你这个藏头露尾之辈,居然也敢用这样的语气问我们大人,还不赶紧现形,给我们大人跪下道歉,或许我们大人还能饶你一命。”

开口的是那位被苏逸辰的白玉焰烧掉了一只手的修行者。

或许是因为深刻体会过苏逸辰的强大,又或许是因为苏逸辰脸上那玩味的笑容,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总之,他就这么嚣张的出声了。

风阶拾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