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极仙翁   更新时间: 2017-12-17 18:33:56   字数:3558字

作为纨绔子弟的古翎羽,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凌辱,只有别人被自己欺负的份,今天却成了一群蛇的口中肉我不甘心。

强烈的生存下来的愿望,在他的心中滋长,不能这样死去,死去意味着没有了一切。美女,美酒,音乐,奢靡的生活还在他的脑中一一浮现。

然而现实是一把冒着寒气的刀,注定要刺穿他曾经的美梦,留下的是现实的遭遇。他必须面对血淋淋的现实,惨淡的人生。

古翎羽并没有动,自己心里明白,如果一动,就会成为蛇的腹中餐,口中肉。古翎羽望了望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又看了看底下一望无际的烂泥潭,举步维艰。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看谁的耐力好了,谁等到最后,谁就是赢家,猎杀和被猎杀者在一瞬之间。

红色的蛇不断在自己的身上缠绕,缭绕,很快就把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覆盖住了,身体的每个部位,每寸肌肤都凉飕飕的,蛇信子在他的脸上咝咝,肌肤上弄的他想笑,想动,但是他终于没有动。每一他想动,死神都在想他靠近,一步步,一点点,忍受从来没有忍受的害怕,寂寞,甚至伤害。只有足够的忍耐才能活下来,狠狠的咬着牙齿,掩盖所有气息。

如果自己动了那将走向的是死亡,横行天月帝国的三少,既然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身死人手,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他反思自己作为纨绔子弟,所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一个个女生身上的缠绵,采花的激情,温柔乡的快活,女神的狂裂占有。

风吹过他过往的一幕幕,即使反省自己又如何,过去来的太早,现实来的太晚。

拼也拼不过,打也打不过,时光度秒如年。有几次真想使用自己的灵力,与蛇一决雌雄,但是他放弃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万蛇谷又名万蛇谷,野树林,这里的蛇毒性都很强的,去年古月天带了十个修灵九级的勇士寻找千年蛇药,走了一半都没敢进去。

自己小时候的玩伴也是掉入万蛇谷谷低,不过也好,死了见到梦中的她是最好的归宿。

传说这里的蛇修行都很高的,通灵性,到某个阶段能幻化成人型。自己三级的修灵强度,连这里的一条蛇都杀不死。再别说遇见王蛇,尊蛇,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身上的某个鳞片都能致自己于死地,鲜红蛇的毒性也不是闹着玩的,一滴毒杀死一万个人都不成问题。还好自己暂时还没有死去,我三少就是命大。

想到这里,古翎羽笑,笑的很可爱,两靥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自己开心的,既然忘了眼前的处境了,真是的。

一条蛇鲜红的蛇,给自己脸上就是一口,毒液深深进入自己的血液。马上感觉到自己身体在僵硬,各个血管被毒液封住了。

脑袋中的思维缓缓的慢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了,思维终于凝固了,就在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感觉秋风就来了,吹的树上的蛇不断的掉入水中,自己麻木了,什么都不知道。

等他醒来,瓢泼的的大雨已经来临,既然没有死去,蛇不见了,红色的戒指发出微微的红色余光,好像这条戒指上的龙马上就要飞出,翱翔九天,一会红色的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翎羽沉思,难道这破戒指能够解毒,真是不可思议。

银色的闪电穿越厚厚的枝叶,电击在平静的泥潭上。哗哗哗,无数的闪电照亮了这里的一切,雷声轰鸣在整个深林。

自己像一粒灰尘随时有可能被闪电烧成灰,脑中闪出两个字“天劫”,这是什么样的修为,碧玉大陆既然有渡天劫的修灵者。

闪电像无形的爪子,在泥潭抓什么东西,雷声响彻天地,像要毁了这里的一切。刺眼的电流从每个树上缓缓下来,树木凭空消失了,烧的一点都不是剩,灰烬都看不到。奇怪的是自己所在位置的闪电好像害怕什么一样不敢靠近自己,

泥潭中一黑色的影子,直接被闪电抓起来,黑色的人凝望着天劫,显得多么无能为力,用尽自己全部的能力,与闪电抵抗,自己被巨大的闪电球绕在一起,咝咝咝的电流声,不绝于耳。

黑色影子用尽自己所有的能力与闪电抵抗,神奇的绿色,黑色火焰与闪电碰撞,但是终敌不过闪电的侵蚀。正如一漂浮在水面的尘土,终敌不过波涛汹涌。

古翎羽第一次感觉到人类是多么的脆弱,在天地面前连尘埃都不如,渺小,卑微。

即使王权富贵,即使能力强大,还是敌不过天地之力。

缠绕在黑衣人的电流越来越强大,黑色的影子在在翎羽的脑中浮动,他感觉到了黑衣人的无力,要被闪电烧成灰,仿佛看到他不甘心的灵魂在呻吟,在哭泣,在嘶吼。再怎么不甘心又能怎么样,还是会成为灰烬,灵魂消失在大陆上。

千千万万修灵者,都将面临这一切谁都不意外,古族又怎么样,古老的传承又怎么样,当实力达不到能够抵抗天劫,还是面临死去,千万年的努力化成灰烬。

世界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只有强者,绝世强者才能渡过层层天劫。那样的人又有几人了,万种挑一,不亿万挑一。

看着一个面临渡劫的,自己不能为力,一股从来没有的幸酸涌上他的心头,像冰冷的温度冻结他温热的心。

他看到黑色影子人的不放弃,不甘心,不服输,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了。

翎羽一种正义感涌上心头,摸摸自己心依然在跳动,红色的龙戒闪着金红色的光辉,一条红色的赤龙从他的戒指上飞起。

龙吟声响彻天地,相比轰隆隆的雷声,变的更加有威严,有震撼力,天地不惧,席卷任何一个地方。赤红色的龙慢慢变大,变成几十余丈的巨龙,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吸尽了纵横天地的闪电。赤红色的龙又恢复到龙戒原来的模样。天空的乌云,风声,雨声,悄然而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青色的天,露出了多多祥云,万蛇谷在闪电的燃烧下,纵横几十千米的树木化成了灰烬,连粉末都没有留下。

古翎羽第一次见到了这戒指的奇特,深深的发呆,长久的凝看,不停的摸,不停的摇,但是戒指没有一点反应,还是原来一样,朴实的小龙,红色明亮。

月色正皎皎,两个困在这个泥坑的一老一少在这里相遇,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特,遇见该遇见的人,见到该见到的事。

娇娇的月色真美,久违的观光晚会,没有喝彩的剧情,没有欢呼的晚会,在月色中缓缓离去,一个小怪物和一个小奇葩,走在幽长悠长的泥坑里。

他们此刻的心情却美滋滋的,活着真好,有一种重生的的感觉,风雨路,几多愁,天涯相逢在何时。

走出泥潭的白发老头并没有回头,而是吹着优美的笛声,召唤出一白色的鹿消失在远方。

或许是心灵相同吧,翎羽也并没有追上去,或许君子只交淡如水,匆匆相遇,匆匆离别。翎羽的目标是如何回到家,回到自己温馨的家园,母亲慈爱的笑容,父亲严肃的表情。大哥雄健的身躯,二哥熟悉的声音,还有自己家里的哪条大黄狗,在翎羽的脑中不断的回荡,像一部电影的某些画面,在他的头脑中缭绕不去。

夜已经黑了,月亮落了下去,只有零散的星子,发出苦涩的光,像干枯的眼睛,没有光泽,死死盯着他的远去的背影。

古翎羽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调节了自己的灵力,发现自己从修灵三级中期升到修灵三级巅峰了,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只是两天时间既然提升这么大的灵力。

古翎羽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来进行突破,一点,一点几乎用完了自己所有的灵力,不断的去冲破,不断的去尝试,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的漏洞,像气球被扎破的小孔一样,古翎羽的真源充满了慢慢的灵气。

他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前十六年都是在家人的安排下度过,用最好的丹药,最好的修灵绝技来补充,作为纨绔子弟的自己太过任性,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一个去独自生活,独自面对死亡与生存的挑战。

古翎羽一声“出”,一把古朴的剑从灵戒中飞出,出现在他的面前,诛天剑发出微微的七色的光芒,这把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剑,守着自己在自己周围不断的转动,像几年不见的够不断亲热主人。

古翎羽决定不再把老伙伴放入戒指里面,一声走,驾驭诛天剑穿越绿色的树梢。

“到哪里去,小混蛋,以为你逃出万蛇谷,就能回家吗?你就是我的奴隶,我想让你死,你就得死。”

声音充满了威严,充满了杀气,惊的四周的鸟儿,纷纷飞离,兽群不断逃离。一股强大的压力,压的古翎羽喘不过气来,从树尖狠狠的跌了下来,把地撞了个大坑,嘴不知道擦到哪里了,流出了一丝丝血。

只有诛天剑的光辉保护着自己,诛天剑插在他面前发出七色的光辉。

“你个废物,也配拥有诛天剑。”

“你骂谁混蛋了,我是天月大陆的三少,你个王八蛋。”

“小混蛋,该掌嘴”

一股无形的气流,狠狠的打在古翎羽的脸上,俊美的脸蛋立刻变出好多掌印记。古翎羽疼的咬牙切齿,嘴角的血渍不断从嘴上流出。

“别以为你修为高,我三少就怕你了,终有一天我让你死在我脚下,男的统统为奴,女的统统为婢。”如果时候个绝世美女就好了,古翎羽想到这里美滋滋的。

“好的,我就陪你玩玩,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在本王面前也敢大放厥词。”

一缕缕红色的光进入他的体内,古翎羽全身又疼又痒,每一个毛孔,没一寸肌肤。像千万蚂蚁在啃食自己的身体,他疼的在地上翻滚,欲哭无泪。

“前辈我怎么惹了你了,怎么总和我作对,喜欢什么都给你给你就是了,我要回家,回家你明白吗?”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让你一辈子都别说话了,我去哪你就去哪,你和我的狗对等。

一股气息,将自己移动到别的位置,这是瞬移术,难道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灵王的地步,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这么伟大的强者,盯住我一个无名小卒,真是令人难以琢磨。在天月国,我多少也是三少,古翎羽放纵的心被拴上一套盔甲,久久不能释怀。

南极仙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