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极仙翁   更新时间: 2017-12-17 18:42:12   字数:2583字

起风了吗?红色的岩浆翻滚着,澎湃的岩浆翻涌起来,古翎羽飘飘然,睁开眼睛,我死了吗,这是地狱吗?难道人死了都会在这红色的血海里面泡着吗?

他这会感觉很舒服,就像在婴儿在襁褓里面,温暖的感觉还是第一次见到,真舒服,难道我投胎了,古翎羽不解的问自己。

摸了摸自己的脉搏,心跳,铿锵有力,并不像死了的人。古翎羽这才发现自己被一红金色的龙包裹在里面,诛天剑依偎在怀中,像熟睡的孩子,剑柄上闪着七色的微光。翎羽检查自己身体才发现,自己身体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份龙气,难道是那枚戒指。用意识控制了下戒指,金红色的龙缓缓舒展开来,变成了戒指又出现在古翎羽的手指上。

茫茫苍天,难道没有我古翎羽生存的地方,古翎羽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强大,夺回爷爷的尊严,为了家人,为了天月国,拯救被欺压的古族,被邪恶占领的灵界。一股浩然正气从他的丹田缓缓流出,大义凛然,无可畏惧。

洞里的嘶吼声,依然声如九天之雷,只是多了一份惨烈,多了一份惊人魂魄。或许是激烈的打斗,或许是火麒麟的嘶吼声,蓝色的火焰更加大了起来,形成旋风,烧的云都变成了蓝色,连天上的月亮都变成蓝色,发出蓝辉色的光芒。

古翎羽潜入洞中,这个洞太大,太长,大概几十千米,直下去几千米后平走,再左拐再右拐。出现一片几十平方千米的圆圆的地方。上面燃烧蓝蓝得得火焰,这种火更加蓝,更加纯。在圆的中间有一段桥,桥中间的小圆上生长着一朵蓝色的莲花。

蓝色莲花开的很旺盛,中间蓝色的火焰跳跃,熠熠生辉,三位冰族的仙子围绕在莲花四周,其他的人包括冷凝玉在三个人后边,他们用一种阵法在收服这朵蓝色莲花。

蓝色的火焰,映照在她们玉一样的脸上,他们的身体在抖动,好像对待这朵蓝莲花用尽了他们所有的灵力。

丹塔家族都坐在地上疗伤,显然这是一场惨烈的争斗,几位老者身体上多了寒光的冰锥,冰气在他们的血液里冻的他们直发抖。只有一位老者,精神焕发,给年轻人祛除寒气。刚劲的灵气,表现出他内心的不甘。

丹塔家族以炼丹出名,他们本姓木,居住的房子大多数是塔,大家都喜欢喊他们丹塔家族,他们炼丹最需要的就是火种了,然而这次却失手了。

天剑山庄的人和百晓堂的人却失去了影踪,好像在这里蒸发掉了,不过这里看的出是一场激烈的大战。

剑的划痕,暗器的踪迹,可以看出有天剑山庄的剑痕,百晓堂的阵法,冰族的寒气,丹塔家族的火痕。

蓝色莲花旁边的火麒麟,吼叫声,撕心裂肺,眼角流出蓝色的泪,颗颗落在地上,发出青色的烟。它被寒冰锁链深深的绑着,身体上剑的划伤,流出蓝色的液体,还有冰锥刺透了它的身体,奇怪的字符贴在它的身上,还有毛发被烧焦的创伤。显然是四个家族一起联手干的。

火麒麟或许看到潜进来的古翎羽,眼睛死死盯着他,闪烁着求救的表情,这种眼神是怠泄的,是迷茫的,是期待的。就像自玉儿被落入万蛇谷,求救的表情,这表情深深刺透了他的心,他能感觉到火麒麟的痛,就像一枚一枚针扎在自己的心里。

救火麒麟,救火麒麟,一种声音在脑中回响,自己无法抗拒,更没有拒绝的理由,或许这就是天命,自己的归宿,即使死在冷酷的冰族手中也无怨无悔。

古翎羽暗运灵气,把自己初灵四级的灵力全部用在,再借加上戒指上的一点灵力,或许能驱使诛天剑,能够斩断冰锁链,恢复火麒麟的自由。

可是王者,三个王者凝结成的锁链,怎么可能是一个初灵四级的人够斩断的,那是不可能,别说是王者凝结成的锁链,就算是高一个级别,差距都是非常的大,非常的不可能,或许只有传说中高技能,或者神器法宝。

古翎羽,集的结自己所有的灵气,包括那微小一缕龙气,积蓄所有的力量启动诛天剑。诛天剑闪烁出七色的光芒,七色的光芒不断的凝结合成一把巨大的无色的灵气形成剑。

古翎羽使用灵气的同时,承受着巨大的疼痛,越级使用灵气的反蚀,是致命的危险,有些人因为越级的使用灵气催动神器,几乎停顿在某个阶段,不再向前,这是个致命的危机。

这股气息惊扰到了征服圣火的种的冰族,然而他们也无能为力,在他们眼中火种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灵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谁都不敢抽身而出。他们也没有人敢相信一个初灵四级的人能够把三个王者凝结成的锁链砍断。

苏梦琪,李黛江,朱红雪是何等的高贵,何等的自负,打死也不会相信古翎羽能够把锁链斩断,只睥睨一下,收回目光,聚精会神的看着火种,火种是他们的全部。

破!一声长啸,几十丈的巨龙卷起诛天剑凝结的成的白色剑,狠狠砸在白色的锁链之上。洞在不断的摇晃,岩浆不停的汹涌,只听见咔嚓的一声,剑锋与冰锁链争锋相对,冒出了三丈来高的星火,冰锁链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古翎羽心魂一阵震动,差点晕倒,这可是灵气凝结成的剑,他自己的灵气被抽干了,用剑支撑着自己,才没有倒下,大口大口的吸气。

锁链虽然被打破了一个口子,但是还没有被打开,阵法还在,火麒麟只能干巴巴的看着他,不停的吼叫,就像自己无法摆脱这命运的枷锁。

“废物,废物,古族都是废物···”这几个词语像一枚枚针再次在脑中回旋。古翎羽用剑割开自己的静脉让血液不断的流淌在诛天剑上,诛天剑一会就被血液染红了。

古族的血液是拥有一种古老传承的的血液,如果碰上迫不得已的危险,可以用血液与拥有灵性的剑与敌人拼命一搏,同归于尽。也只是传说,并没有人真正的看见过。

起!!!金红色的大龙卷起哀嚎的诛天剑,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剑的忧伤,呻吟。古翎羽在燃烧自己生命力,或许他会爆体而亡,或许他会心魂俱散。

“不!不!不!”一甜美的声音在耳边袅绕,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冷凝玉,他儿时的玩伴,一滴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深深的扎在古翎羽的心中。

来世再见吧,玉儿,这辈子我古翎羽欠你的,下辈子一定还给你的。

他强颜欢笑,用尽生命的所有大吼,破!!!诛天剑被两条然绕两条金色的龙,缠绕,嘶吼,岩洞向上被冲开了巨大的一个大洞,还能望见火焰岭外面蓝色的火焰,被烧的变色的月亮和闪着眼泪的星辰。

卡嚓嚓,冰冷的锁链被斩断了,裂成了粉末,消失了,金红色两条大龙化成飞雪一样的小龙,飘飘洒洒落了下来,是生命的葬礼。

诛天剑飘飘而下,落在古翎羽的手上,就像守候坟墓的亡灵,找不到归宿,又恋恋不舍,不肯离去,帷幕已经落下,没有疼痛,没有忧伤的葬歌。

火麒麟仰天长啸,身上的符咒燃烧而去,冰锥顷刻消散,只有剑痕还流淌点点血迹。吼!吼!吼!蓝色的火焰形成旋风席卷过来,洞里所有人都被蓝色火焰卷了起来。冰族,丹塔家族,再也无能为力和火麒麟抵抗了。

火麒麟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吞下圣火,带着古翎羽,钻入红色的岩浆而去。

南极仙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