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南极仙翁   更新时间: 2017-12-17 18:51:18   字数:2231字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静静的没有有说话,只有风吹动头发的声音。

红色女子喜上眉梢,轻轻的叹息,得意洋洋。愁眉稍稍舒展。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喂——谢谢你救了大壮,大壮快过来感谢你的救命恩人”

“喂是谁,我是古翎羽。”

大壮的巨人,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向古翎羽行礼。

古翎羽点了点头,摸了摸大壮壮实的身材笑了,笑的很真切。

大壮好像以前就见过古翎羽般,抱住古翎羽,抱的紧紧的喊古哥哥。

古翎羽被大壮抱的喘不上来气,心想这种感谢要不要都行。

“大壮快放古哥哥下来,你太大了,把古哥哥都抱的喘不过气了。”

大壮放开古翎羽摸摸头微笑,“好像是这样的。”

“喂——古翎羽你抢我功劳,这次也有我一半功劳。”

“玉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的还不是你的。”古翎羽调戏道。

红衣女子看了看古翎羽,又看了看冷凝玉,彼此相互认识后。才知道这红衣女子名字叫萧凤,巨人是萧大壮,出来打猎,迷失了方向,来到了这里,碰见了这些事。

“昊天大陆的萧族,我听姐姐说过,遥远的的昊天大陆。”冷凝玉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说道。

萧凤笑道:“说这些做什么,我们还希望和你们同路,找些吃的。”

“如果不嫌弃在下,和我们回碧玉大陆小住几天,离这里很近,穿越这片树林就是天月国的边境了。”古翎羽说道。

说到吃大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呵呵的盯着古翎羽。

“古族多么伟大的氏族,可惜落寞了,古家再没有出现骨绝世天才,古龙戒也不知道零落在哪里,在古界,敢提自己是古族的人都没有几个了,大多数古家都被灭了。”红衣女子惋惜的说道。

“是啊,古族正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所以我要更加努力让古族站起来。”一股浩然正气在他的眸子里回荡。

四人是一道光速穿越重重古木,终于望见了天月国,纷纷白雪把天月国带入一片粉妆玉砌的世界,阳光中晶莹剔透,像一颗美丽的明珠,屹立咋群山之中,湖泊之北。

天月国,兽族压境,黑压压的兽族潮水般涌入天月国的边界,旌旗蔽空,乌鸦齐鸣,飘飘大雪,一小丘躺满陵横七竖八的尸体,有兽族的,也有战士的尸体。红色的血液把整个山体涂红了,远远看去是一幅刻意描绘的水彩画。

显然是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争,金色的战甲军队整整齐齐的罗列在大雪里面,北风呼啸,吹的战袍丝丝作响,像一把锋利的剑,随时取敌军的首级。中间一穿着金色盔甲的将军,威风凛凛,精神抖擞。充满寒光的的眼睛,紧紧地远方的兽族,眼中的锐气像一把刀,恨不得用眼神把他们杀死。

然兽族并没有退去,密麻麻的兽族继续往他们的军队靠拢,兽族中隐隐出现了两个王者的气息。杀意直冲古凌云而来,古凌云灵初十级,一步之差进入灵王级别。但是始终是一步之差,很多修灵者因为这一步之差,瓶颈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一辈子。

古凌云,并没有一丝害怕,青色的大刀,割麦子般,一刀下去一把片兽族热直冒,血肉淋漓。金甲部队是地狱走出的魔鬼,不断的收取兽族的命,兽群不断的被冲散,被杀倒。兽族太多了,两个王者的兽族首领一声吼叫,金甲部队再也没有优势了,一群修为高的兽族杀出。金甲军士不断的倒戈,两王者气息的兽首领,直掠古凌云而来。

庞大的气息硬深深的小丘压成了一个大洞进去,古凌云在气息下还是不停的厮杀,一群冲上来的兽族,一刀砍的飞了出去。

“丑恶的人类,束手投降,留你一个全尸,不然就活吃了你。”

两穿着布满老虎花纹首领,一男子高傲的说道,手里拿着一把青灰色的剑,口里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古凌云被围在一种印记里面不能动弹,只能抖动。青灰色的剑,一剑就刺透了他的胸膛,然而他并没有倒下,狂叫一身,用尽最后的力量,反手一刀,一男子虎纹既然被他划来了一道伤痕,流出了血迹。

“好好好,我让你在你的士兵面前,毫无挣扎,慢慢地折磨死去,让你的铁血将军的形象流传后世。”一男子说道,并不断的哈哈哈哈大笑。

古凌云嘴被塞住,一刀下去金色的战甲飞散而去,一枚枚银针,直插在他的身体之上,胸膛上,腿上,脸上,胳膊上。数不清的针扎满了他的身体,他像长满针的刺猬,血液不断的从针上渗出。

他一身不吭,甚至没有动弹,或许是麻木了,或者是强硬的意志支撑他还在活着。血液从他的各个部位流出,变成一赤裸裸的血人,躺在北风呼啸雪中。

士兵没有一个投降,也没有一个后退,眼睁睁的看着,要是王者之下还能奋力一博,可是王者,那是神圣的不能再神圣的级别。

雪花在飘扬,北风在哭泣,只有那个人,无能为力,承受时间的折磨慢慢的死去,慢慢的消亡。

军人的尊严,军人威武,军人的坚韧,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始终表里如一,没有一句求饶,没有喊一声痛。

就在他快要放弃生命的时候,天空一七色的光,渐渐亮了起来,金色的龙在空中狂嚎,天空中变成了金色的世界,连雪花都变成了金色。

一把古朴的剑一剑就刺穿了咒语合成的印记,两灵王的兽首领,一个被红色剑刺伤,一个被震飞了出去。

大壮看到古翎羽的眼神,发疯一样,兽群在他古朴的剑气下,血流成河。诛天剑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剑把一个穿着虎纹的男子刺死了,并一刀一刀的补,古翎羽疯子般,直到把尸体剁成肉酱。

还有一个在红衣女子的剑穿透下死去,古翎羽接着剁成肉酱,冰雪掩盖住了,尘土飞扬起来,地面被砍下去十几米的大洞。

大哥大哥,冷凝玉哭在古凌云的身边,古翎羽才记起大哥来,跪在古凌云的身边,泪水淌了下来,他不想哭泣,不想流泪,可是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或许是他太累了,或许是他太过自责了,然而这些都无法掩盖迟来的痛苦,眼看古凌云脉搏慢慢的弱了下去。

古翎羽狠狠咬着嘴唇,血液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没有一点点疼痛,在他身上最痛的是心痛,无边无际的心痛,无孔不入,占有了这时刻他的全部。

南极仙翁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