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紫菜包子   更新时间: 2018-04-12 23:56:10   字数:2998字

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自己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就连师傅也不知道。因为她怕,怕若是知道了就能牵扯出她是个不详的人。

唉,多想也无益,自己呆在这里也挺久了。今天石室所发生的事情,要赶快告诉师傅才行。而且也不知道师傅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算了,回去看看吧。

“赤月哥哥,我要回去了。”说着正想踏步离去,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看了看棺材那悬浮半空的九黎壶。

“说好了不拿神器的,说好了哦!”看着赤月寻求他的答应。

“去吧,去吧,既然说了不拿,便不拿。”向着她挥了挥手,脸上装着不耐烦,示意她快些离开。

“那凝儿走了,赤月哥哥也早些离开。”说着脚步,轻快的跑离了这个石室。

看着箫凝儿离开后,转过身走向九黎壶,勾起一抹妖娆的笑。

“九黎壶啊,九黎壶,我想她可能回来了,如果回来了那我也就不需要琼华派的陪葬了,我只要洛璃。”

是啊,她可能回来了,而那玉佩,就是最好的证明更何况这小妮子和小时候的她又这般相像。

不过……她现在好像是那旭墨的徒弟,呵呵,就算是他的徒弟,我也会把这小妮子带回自己的身边。

可是,如果她不是洛璃,又该怎么办?想到这里他的脸色苍白了下来,眼神闪过一股恨意。

“如果不是!我会让你的好徒弟,亲手将你送上西天!”他的手握成拳头,骨骼随着力度,咔咔响。

相对于赤月的思绪千万转,不同的是箫凝儿此时的脚软和恐惧。

通道处,显得极为潮湿,通道的四周挂满着白条和白蜡烛。蜡烛的火光随着风摇摆着。

箫凝儿走在这通道里,双脚有些颤,她猛吞了吞口水,嘴里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呀,沫流得罪了。”

念了一会儿又想到,自己已是仙了何须怕这些,更何况沫流想来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不过即使这样,她心里还是有些怕的,不禁有些怨自己:“真笨哪。早知道就叫赤月哥哥一起出来了,也不用惹得这般害怕呀!”

通道的对面渐渐有了亮光,一步,两步,几步下去越来越受不了后背的阴风。

突然箫凝儿浑身一颤,像是被鬼追似的,匆匆的向着那亮光跑去。

看着那亮光离自己越来越近,加快了步伐,终于只差几步,便走了出去。

来到了外面,深吸了一口空气,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着。

那时清楚地记得极其虚弱的声音呼唤着:“救,救我……”

自然是因为这个声音所以这才浑身一颤,见了鬼似的拼命向外面跑。

平复一阵后,心有余悸的回头,向后方看去,那依旧是一道通道。

漆黑如墨的通道,但却有一点点白,想来是那办丧的白条与那白蜡烛。

蜡烛的烛光,依旧随着风,轻轻摆动着像是对箫凝儿招手般。

心里一阵恶寒,转过头,不再回头撒丫子,便跑出了祖师殿。

一路上,箫凝儿小跑地向着永景殿去,待她进门前,就听到了刀剑的声音。

心里有些害怕,希望师傅没什么事的好。加快她的步伐,一盏茶的功夫,来到了门前。

此时的师傅,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个所谓的鬼阎,执起他手中一把暗红色,很是锋利的剑,剑锋向着师傅刺去。

箫凝儿的心里一阵心惊肉跳,脚步自然而然的上前挡在了旭墨的前面。

鬼阎见到对手身前的竟然是他的小徒弟,他心里冷笑一声道:他这一剑本来就没有指望能够杀得了旭墨,可是他的徒弟就不同了,好死不死挡在他的前面。

这可谓是正如了他的意,手中的剑加大力度,比原先的速度更快。

那把剑距离箫凝儿的胸口只有一公分而已,突然“叮。”的一声,鬼阎的剑,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打落在地。

旭墨见到自己的小徒弟挡在自己身前,眼瞳猛地收缩。他看到那把剑掉落在地,不停顿一秒,马上将自己的徒弟抱在了怀里。

“神器,本尊不要了,我们走。”一个声音突然间响起,惊醒了原本在师傅怀里,还脸红着,心里幸福着的箫凝儿。

旭墨放开了怀里的小徒弟,有些责怪的看着箫凝儿:“怎可如此鲁莽!下次莫要再如此!”

箫凝儿撇了撇嘴,点了点头,心里却是这样想着,师傅如果死了,她也了无活着的意念,就算还有下次,她还会这样做。

“魔尊,为什么?”鬼阎见是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赤月,向着他询问。

这次的计划,他们计划了很久,到底为了什么不要神器了?原本不是好好的吗?不是说要琼华陪葬吗?

赤月走了进去,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旭墨:“你便是小妮子的师傅?看你这样子也应该是,不过以后你要是敢欺负她,我定会加以报复在琼华。”

赤月哥哥,竟然是魔尊!怎…怎么会这样呢?早就想过他的身份很高,可是没想到,竟然是魔界的魔尊。

为什么是赤月哥哥会要求师傅别是欺负我呢,师傅根本就没有欺负自己啊。

刚想为师傅解说,师傅却早她一步惹得她只说出了一半“没…没有的事,师傅―”

“他是我的徒弟,我只会对她好,照料好她,无需你挂心。”不带一丝表情,用着平淡的声音回应赤月。

“那就好。”说着给鬼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撤退。

“可…是”鬼阎还想说什么,赤月的一个冷冽的眼神,让他住了嘴。

心有不甘地带着所有人和魔尊一同离开了,离开之前,让逍遥派所有人从一个虚空里放了出来。

“师傅,刚刚那鬼阎关着逍遥派那些人的地方是一个空间吗?”困惑的看着旭墨。

点了点头,又想起了自己的小徒弟竟然跟魔界的魔尊相识。

他不禁皱了皱眉,想询问自己的小徒弟可又看见这里的一众逍遥派子弟,也只能压下这个询问,如果现在问出来,肯定少不了一些人多嘴杂。

“老夫,多谢琼华天尊!”老者的样貌与那鬼阎刚刚幻化出来的老者一样。

“吴督教,无需如此,此事也应是我的责任。”旭墨礼貌性的回应着。

“即使如此,还应是要感谢的。”说着双膝下跪,而他身后的一些子弟也随着他跪了下去。

“唉……罢了,起来吧!”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示意他们站起来。

吴督教站起身,看到旭墨身旁还有一个少女,面露慈祥,笑着道:“这便是天尊的徒弟吧,老夫今日也谢谢你了。”

箫凝儿一愣,连忙摆了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吴督教的笑意更甚,这小丫头也懂事,懂得谦虚。不愧为天尊教导的徒弟,刚刚虽然是在空间里,但外面的事情他也听到了大概的。

他记得天尊,让他徒弟是去保护神器的,只是不知道这神器可有保到啊。

不过,若是这神器被夺也怪不了的人家,想来那魔界的人,既然想要夺得神器自然是派法力高强的人去,而天尊的一个小徒弟又怎能阻挡得了。

“不知我派的九黎壶可有被夺?”眼里有着期待,即使认为她未必阻挡得了,但是还是希望有奇迹的。

箫凝儿展开一个笑靥,体现了她那甜甜的酒窝。

“请吴督教放心,神器还好好的。”想起了赤月哥哥,神器这个事情,也多谢了他,以赤殇哥哥的能力,如果他想要带走神器的话,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吴督教惊讶了,这,这事她能办到的事情吗?如他刚刚所想的魔界即然想要抢夺神器肯定是派能力很强的人,而这小丫头能办得到?

转念又一想,只剩下一叹,心中已明了。唉,这也不无可能。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不过这小丫头这般厉害,多少想来也归功于琼华天尊的。因为毕竟小丫头的师傅,可是六界内少有的强者啊,不得不说她拜了个好师傅。

“那老夫便再此谢过了。”说着,向箫凝儿微微颔首。

“不过,沫掌门又为何死的呢?”想起,沫流这个恩人死了,心里有些难过。不过心里有一个困惑,他是怎么死的?是因为九尾狐?

“唉……这也算是一场孽缘。”当箫凝儿的询问,当吴督教的回答,逍遥派的一众子弟,都议论了起来了。

“你说这掌门人怎么爱上一只妖呢!”

“死了活该呀!”

“对呀,愧对我们了!”

“不能这么说啊,掌门爱妖还是爱人也不是我们能管的。”

“也是哦……”

吴督教听到越来越不像话的议论,怒喝:“不得喧闹,要修炼的修炼去!”

他的话,让那些扎堆的子弟散开,就像他说的那样,该修炼的去修炼了,该忙的都忙了。

“不知是怎样的一场孽缘?”一旁只是静静听着的旭墨也来了兴趣,便询问道。

紫菜包子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