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灰白天空   更新时间: 2018-11-23 08:11:31   字数:2025字

三桌人加起来也就十五六个,这些人对于东皇恨天来说并不是问题,只不过是费些时间罢了。

但是冰云和克里多也不甘寂寞,两人的身手和东皇恨天也是不相上下,所以这一场看起来以多打少的围殴战只不过是单方面的虐杀而已。

没过几分钟所有人都已经躺地上哀嚎呻吟,哪个拿勺子的家伙本来想用勺子敲克里多的脑袋,没想到被克里多把勺子给塞嘴里了,别人还能哀嚎,他连哀嚎都做不到。

东皇恨天缓步走到小山面前,此刻小山被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看着俯视自己的东皇恨天眼神中充满了惊骇。

他根本没有想到东皇恨天这么厉害,当初东皇恨天被绑的时候可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他并不认为东皇恨天会敢报复自己。

东皇恨天抓住小山的衣领拎了起来:“打死我负责,好狂的口气。小山,什么时候你已经到了掌控别人生死的地步了?”

身体的疼痛让小山想要哀嚎,但来自心灵的惧却让他忍不住地颤抖,此刻东皇恨天身上散发出的是森森寒意。

小山说话都是哆哆嗦嗦:“我…不是,你…你听我解释,我也是被逼无奈…”

东皇恨天直接打断了小山的话:“你不用解释,因为这都不重要了。”

说着东皇恨天将小山扔到了地上,朝着冰云一伸手,冰云和克里多已经从战斗人员变成了吃瓜群众,看这情况一挥手,一根冰锥便飞落到东皇恨天手里。

东皇恨天毫不客气,直接拿着冰锥穿透了小山的一只手掌钉在了地面,接着是另一只。

很快,小山的四肢就被成大字型钉在了地面,而诡异的是这些冰锥并没有将伤口冻住,反而流血不止跟被割了大动脉一样。

小山痛苦的惨叫吓得其他人面色惨白,本来还哼哼,现在一个都不敢出声了。

东皇恨天看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放心吧,以你这个状态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而且我向你保证一定能流干你体内的百分之九十八的血液。”

说到这,东皇恨天走到另外一人旁边:“我记得你,当初你也有份。”

这人马上惊恐地求饶:“东皇恨天,求求你,当初是我鬼迷心窍,是小山让我这么做的…”

东皇恨天并不在意他到底说些什么,自顾自地说道:“当初王文想断我四肢再杀了我,很可惜我只断了一手一脚就被人救了,多的我也不计较,只向你们讨回一手一脚就行。”

“冰云,交给你了。”

“没问题。”

冰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走到这人面前,不管他满脸的惊恐和哀声求饶抓住一只手臂,马上这只手臂便被厚厚地一层冰层给包住了,然后冰云把手按在一条腿上,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

极度的寒冷让他忍不住颤抖,牙齿撞在一起咯咯直响,仿佛在诉说着他的哀嚎和悔过,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接下来就是另外几个当时的参与者,他们都得到了同样的待遇,区别只在于左右之间。

冰云看了几人微微一笑:“不用担心,你们死不了的。”

这句话让痛苦的几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安心,然而下一刻他们再次变得绝望。

“这种温度只会让你们截个肢,如果你们嫌手术又费钱又麻烦,只要等个十几分钟让人给你们踢一脚就能自己截肢。我保证无痛觉不流血,童叟无欺,欢迎下次订购。”

自上次被重明打伤已经过了很久,涛子的伤势也已经恢复,而作为回报他成了小山的靠山。不得不说溜须拍马小山还是挺有一套,时不常就给涛子上点好处,这让涛子很满意。

今天闲来无事,涛子知道小山又在外面大吃大喝,于是准备过去捞点油水。

远远地涛子就看到躺了一地人,还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在说些什么,很快涛子就认出来地上正是小山一伙,站着的三人却认不出来。

“你们干什么的!”

一声厉喝,涛子狂奔而来。

这一声喊让东皇恨天觉得很耳熟,定目一看就认了出来。

东皇恨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挥手:“走!”

三人转身就走,转身的同时冰云递给东皇恨天一块小冰晶,东皇恨天接过一甩手就打进了小山的脖颈。

就在涛子来到小山身边的时候冰云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小山的脖颈瞬间爆炸,顿时血肉横飞溅了涛子一身。

涛子根本就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吓了一跳,同时感觉小腿疼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裤腿上有一个小洞,应该是爆炸的时候有什么动西飞溅过来打到的。

本来涛子想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但是一看三人跑远了就没顾得上,拔腿就追。

虽然上次是偷袭被擒,但是东皇恨天对于涛子的实力还是有所了解的,以自己的修为是打不过的,不过这次不一样。

经过一番思索,东皇恨天下定了决心:“这家伙的实力很强,我们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把他往偏僻的地方引,三打一我就不信弄不死他。”

“好——”

冰云和克里多也都感觉到来者不善,但是对于挑战强者也是趋之若鹜,这就是修炼者的通病之一,同时也是成为强者的必须性格。

为了不让涛子改变主意半路折返,冰云边跑边甩冰锥向后攻击,冰云这种程度的攻击显然没多少杀伤力,但是效果却很明显。

涛子的心中已然是愤怒无比,同时还有些憋屈,自己有着绝对的实力,但修的却是近身打斗,只要能沾点边保证把玩冰的这小子骨头一根根敲碎。

现在远距离挨打,但又不疼不痒,简直就是耻辱。愤怒让涛子双眼发红,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追上去,把他们都撕碎。”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经过十多分钟的狂奔几人已经离开了喧闹的街市,荒郊野外地没有灯火照明,不过天上的月亮足够给力,杀人放火绝对看得清。

灰白天空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